崑崙山玉珠峰瑤池城,負責生產能量的天兵監測到龍脈有異,知道地上有大事發生。不過時值夜深,一眾天兵害怕打擾老人的夜生活,不知如何是好,竟然沒有人敢向上級匯報。
 
結果直至第二天清早,元老院才得悉龍脈出了問題。
 
「豈有此理!」元老院上,一向脾氣極差的老人昭大發雷霆,當場一刀砍斷該名負責人的頭顱,再傳召負責鎮壓地上人的常陳宮主上來興師問罪。
 
「常陳費氏!」老人昭拍桌問話:「告訴我們到底地上什麼狀況!」
 
「這、這個……」剛才血淋淋的頭顱慢慢滾到腳下,嚇得常陳宮主口齒不清,「小人也是今早才收到消息──」
 




「咳咳,」老人韓搭話說:「你今早不是報告給我,說洛陽地底隱藏了天兵的機關嗎?」
 
常陳宮主終歸是自己手下,老人韓不得不出手相助,把一疊資料丟給常陳宮主看。
 
於是常陳宮主照著唸:「洛陽地底有天兵機關,企圖破壞黃河一帶的龍脈……這太瘋狂了!地上朝延打算跟天兵玉石俱焚嗎?」
 
老人昭大怒,「我叫你來不是聽你的感想!而且洛陽龍脈受損還要你告訴我?我是問為何你掌管地上事務多日,難道事前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地上人不可能一朝一夕把如此規模的機關建成,他們更加沒有這種技術!」
 
老人智便說:「我早就警告你們別看輕對手,果然他們是有備而來。至於洛陽的機關,想必是夏氏那叛徒吧。如今她依舊下落不明,這才是我們天兵的心腹大患。」
 




老人昭繼續高聲道:「誰要管那個女人!當務之急要把洛陽地底的機關停下來,保住龍脈!」老人昭又回頭說:「韓弟我看你的手下難勝大任,要不要考慮另覓人選,免得傷害你的名聲?」
 
「昭兄不用擔心,以現時龍脈的損毀程度推算,至少還需一個月時間龍脈才會完全摧毀。況且常陳宮主早已集結西王教眾在關外,加上蚩尤兵隊,不出十天便可將洛陽夷為平地。」
 
「哈哈!」忽然老人趙不屑地大笑,好像事不關己的,「夷為平地沒有用啊,都說機關在地底。」
 
老人韓冷冷回應:「地底又好,地面都好,總之十天時間,常陳宮主必定會把機關停下。」老人韓故意望向常陳宮主尋求同意:「對吧?」
 
「當、當然了!」常陳宮主直冒冷汗,要不是天兵不老不死,他早已經折壽了好幾年。
 




 
另一邊廂,雲台山茱萸峰,八月初一的正午。由於昨晚的大地震對八八門影響輕微,很快游同塵就靠著武林的情報網,掌握了中原各地的第一手消息,然後召集眾人在正殿上商討現況。
 
「昨晚子夜的大地震,以洛陽、弘農、長安一帶的黃河流域損毀最嚴重。」司馬幽如擔當了會議的解說員,「這三個城鎮都有大量房屋倒塌,死傷者眾,可以說大地震的威力相當驚人。」
 
水清瑤說:「往好的方向想,換言之撼斷龍脈的機關湊效了呢。」
 
「沒錯。天兵也一定察覺到異樣,這個只要問一下就知道了。」
 
「問?問誰呢?」游同塵不明白。
 
「相公你忘記家中有三位天兵婢女嗎?」司馬幽如又說:「但是不用特意再問她們了,今早她們三人同感頭痛正在房內休息。我猜這就是龍脈對天兵的影響吧。」
 
「原來如此。」
 




「還不只這樣,剛剛從朝延傳來消息,說在長安城外殺死了一隻暴走中的蚩尤。」
 
司馬幽如輕輕帶過看似很厲害的話,令游同塵感到十分驚訝。因為游同塵正是在盟主大會上殺死蚩尤,才一戰成名的;如今朝延派兵同樣能殺夠死蚩尤,游同塵覺得自己的身價降低了許多。
 
司馬幽如解釋:「不要看輕現在長安的軍隊。我們地上人平均只有15等級左右,官兵亦是差不多;可是長安的薛家軍旗下過千士兵通通等級20以上,整體實力比起任何組織都要厲害得多。」
 
但司馬幽如看見游同塵一副沮喪的樣子,又安慰他說:「當然論個人能力,相公是一騎當千,不能跟他們相比啦!」
 
游同塵抱怨回應:「要是朝延那麼厲害,早就這樣派兵消滅西王教就好嘛,用不著現在這麼麻煩。」
 
「皇上這樣做其實這是兵行險著。」司馬幽如續說:「因為等級20以上的人並不多,朝延要結集精英軍隊只能從全國各地抽調士兵。但這樣做有兩大風險,一是如果精英軍隊造反的話,就連皇上都難以制止。」
 
水清瑤說:「所以才交給一直對朝延忠心耿耿的薛將軍領兵吧。」
 
「對,薛將軍出了名忠心報國,亦十分看重名聲,交給薛家軍的話應該不用怕他們造反。可是這裡又產生另一個大問題。試想想皇上把你的得力手下全部調走,你也不會感到高興吧?我只怕其他被削權的將軍都不滿意朝延這個做法,皇上的地位就有所動搖。」




 
「我要回去見父皇!」邑陽公主突然站起來拉著游同塵,「哥你陪我回去!」看得出邑陽公主十分擔心父親的狀況。
 
游同塵也拿公主沒辦法,於是司馬幽如便提議:
 
「只有相公跟公主去的話太過危險……咳咳,從不同的意思上來說也是。不如讓南宮姐姐沿途保護你們二人吧。」
 
南宮青青便說:「沒問題,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游大哥和游妹子。」
 
「本公主不是姓游啊!」邑陽公主沒好氣,「算了,妳要好好護送本公主。」
 
游同塵說:「公主妳怎可以對妳哥哥的夫人呼呼喝喝呢?」
 
「好啦好啦,拜託姐姐你護送妹子好嗎?」邑陽公主嬌聲問道。
 




「嗯。」南宮青青一副放心交給我的表情回答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