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郎,出門萬事小心,不要逞強,如果有什麼危險記得先回來找家人商量。」
 
俗語說小別勝新婚,水清瑤千言萬語送別游同塵。而游同塵連同南宮青青和邑陽公主暫別八八門後,便在山下租了兩匹馬起程前往洛陽。
 
原本雲台山下是萬里無雲,風光明媚;可是越接近黃河河岸,除了天空烏雲密佈,就連路旁樹林亦好像是暴風過後的,一片殘花敗柳。
 
之後一行人渡河走到洛陽城外百餘里,天空已變得像夜晚一樣昏暗。於是眾人策馬希望在日落前趕往洛陽,豈料途中忽然傾盆大雨,地上泥濘難以前行,游同塵便建議在林中避雨,等天氣好轉再繼續上路。
 
「哥,我們躲在樹下避雨也不是辦法,你看我全身都濕透了。」下馬避雨時,邑陽公主跟游同塵抱怨──「笨蛋,你在看什麼!」因為大雨沾濕了公主的白色羅衣,可以隱約看見裡面抹胸,公主就不知從哪裡拿來墨硯拍打游同塵。
 




「游大哥,不如讓我去探路,看看附近山頭有沒有洞穴可以避雨。」
 
游同塵掩著剛剛被打腫的臉頰,回答說:「青青妳留在這裡陪公主吧,幽如說得對,只有我和公主二人實在太危險。」接著游同塵便施展輕功往山邊打探。十分幸運,在不遠處就找到了一個可以容納十人左右的小山洞,便帶二女一同前往。
 
「這裡還差不多。」邑陽公主和南宮青青牽馬來到洞中休息,同時間洞外的樹林又刮起大風,吹得森林樹木左搖右擺。
 
「天氣怎麼變得這樣惡劣……」南宮青青邊說邊脫衣,嚇得旁邊公主大叫:
 
「妳在做什麼不知廉恥的事!」
 




「游妹子,濕著身子會風邪入體,倒不如脫下外衣。現在處暑剛過,衣服很快乾的。」南宮青青又說:「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妳也不用害羞。」
 
「一、一家人……話是這樣說!但一家人也有不能做的──」公主說著又打噴嚏,用手掩嘴發出嬌聲。
 
游同塵便說:「看來今晚我們要在山洞內過夜,我到外面劈些木頭,過一陣再回來吧。」
 
「笨蛋,外面可是下著大雨你出去做什麼?就算拾到濕柴枝也無法生火啊。」邑陽公主大叫。
 
「嘛,妳哥哥我自然有辦法。」
 




說畢游同塵就冒雨走出山洞,剩下公主和南宮青青二人。於是公主也脫下外衣掠起來風乾,又坐近南宮青青互相取暖。
 
沉默良久,邑陽公主便問:
 
「南宮姐,為何妳會喜歡我哥的呢?」
 
「嗯?」南宮青青像不明白似的,於是邑陽公主又問另一個問題:
 
「妳是怎樣跟我哥走在一起的?」
 
南宮青青想了一想,便說:「妳這樣問我也不清楚,我不知為何被你哥看見了裸體,然後不知為何跟你哥睡在同一張床,最後我們在崖底共處了一段時間,就變成這樣了。」
 
邑陽公主冷眼說:「妳肯定妳不是被我哥騙回來的嗎?」
 
「沒有這回事,全靠游大哥才有今天的我。」




 
「是嗎。」
 
又再一陣子的沉默,這次南宮青青主動發問:
 
「游妹子妳不喜歡游大哥嗎?」
 
「不想答,」邑陽公主站了起來,「趕快穿回衣服吧,哥快要回來了。」
 
果然,就像安排好似的,過了不久游同塵就攬著幾根粗木頭回來山洞,放在地上,「框框」聲作響。
 
「就是說濕了的木頭透不到火嘛。」邑陽公主皺眉說。
 
於是游同塵就用劍把粗木頭劈開兩半,說:「先放置一會,再用樹幹裡比較乾爽的部分來取火,順便生火烘乾濕掉的木頭就好。」
 




「嗯。」邑陽公主撅著嘴,沒趣地走開了。
 
──沙沙沙,洞外忽然雨勢加劇,雨水差不多要吹進洞內;又有震耳欲聾的雷聲,兩匹馬踢蹄鳴叫顯得不安。眾人望向外面彩色天空,風雲變色,更加下起冰雹;眨眼間一道雷從天降下,劈斷了林中一棵大樹,使得雨中帶著一陣燒焦的氣味。
 
結果詭異的天氣一直持續到夜深,整晚山洞外面吵吵鬧鬧的,眾人好不容易才睡著過夜。
 
 
翌日早上,一覺醒來竟聽見鳥兒歌聲。游同塵走到洞外,看見晴空萬里,彷彿昨晚的冰雹暴雨都只是一場夢。雖然泥地還是濕淋淋,但無礙游同塵三人繼續上路,策馬再走兩個時辰,到中午便抵達了洛陽近郊。
 
圍在洛陽城外的村鎮到處都是坍塌的房子,游同塵等人騎馬走在農地旁邊,看見一幅幅龜裂的白菜田,所有白菜都被大雨地震摧殘了,農民對著爛田地,一片愁雲慘霧。然後游同塵身後的邑陽公主穿得光鮮,又騎在馬背上,老年農民看著公主的眼神都帶點仇恨。
 
「哥,我們走吧。」邑陽公主感到不好受,便催促游同塵趕快入城。
 
離開農村後再走十里路,就能看見遠方的洛陽城。不過很奇怪,乍看城外圍著數百人,待走近時才發現原來城牆裂出一個大崩口,工人們正在趕緊搬石維修。
 




南宮青青有感而發:「昨晚的冰雹、之前的地震,京城確實多災多難。」
 
游同塵低聲說:「大概沒有龍脈保佑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三人在城外一間旅店放下馬匹,然後入城先找官衙拜訪。事實上自從游同塵跟皇上協議共抗天兵後,朝廷就重新在洛陽成立武林局,專門處理武林事務。因此游同塵三人被帶到京中武林局,然後接見他們的官員居然是似曾相識的臉孔。
 
「哈,你這黃毛小子就是什麼武林盟主嗎?看來武林已經人才凋零了。」一位穿著紅色官服的鬍鬚漢諷刺道。
 
南宮青青認得出眼前主事官,便拉著游同塵在耳邊說:「他就是當日帶兵圍剿八八門的李姓將軍,最後落荒而逃的那個。」
 
游同塵心想:「不怪得他的態度這麼差。」然後擺出大人的笑容,跟李將軍表明來意,說想進宮面聖。
 
李將軍搖頭擺手,冷嘲道:「皇上近日為了各地天災和動亂,終日跟群臣研究對策,哪有空接見你們這等閒人?」
 
「無禮!你敢說本公主是閒人嗎?」邑陽公主站前厲聲道,把李將軍嚇住了。




 
「妳是……邑陽公主殿下嗎?」李將軍在官場打滾多年,知道皇上特別寵愛邑陽公主,於是立即擠出笑臉說:「為何公主殿下會跟此等莽夫一起?是有什麼苦衷嗎?」又對游同塵指罵:「還是說你為了要脅朝廷所以拐走公主?綠林中人果然不能盡信!」
 
「你別亂說話,這兩位可是本公主的朋友。」邑陽公主又說:「我只是想探望一下父皇,你能替本公主傳話嗎?」
 
李將軍無奈地繼續裝出笑容,「當然沒有問題,我現在就幫忙通知公主和她的朋友來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