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關自古以來均為關中抵抗塞外侵略之要塞,如今則成為朝廷抵禦西北叛亂的緩衝。因為關中地區皆由驃騎大將軍薛謀遠督導,現在蕭關就由薛謀遠的長子薛伯仁領兵一萬鎮守。
 
在昨夜游同塵避雨之時,西北叛軍於常陳宮主指示下在深夜進攻蕭關。叛軍雖為烏合之眾,但人數跟自己旗鼓相當;加上現時薛家軍同樣臨時召集、兵不識將,薛伯仁不敢輕視敵人。
 
薛伯仁身為長子,不辱父親英名,三十餘歲就已經被封為征西將軍,戰績顯赫。即是在昏暗的晚上,他看準了叛軍排陣凌亂不堪,於是以家傳八陣法之虎翼陣出兵迎戰。此陣兩翼至為重要,中央士兵練度不高亦無傷大雅,很適合此夜決戰之用。
 
號角聲響起,薛家軍兩翼鐵騎衝鋒陷陣,快速拆散了叛軍陣型,然後再從兩翼側擊三面包圍叛軍。果然是雜牌軍,叛軍在蕭關前緩緩瓦解,讓薛伯仁露出得意的笑容──
 
忽然,薛軍鐵騎人仰馬翻。薛伯仁在蕭關樓上看見叛軍當中夾雜著數十個八尺巨人,原來全部都隱藏在叛軍軍旗之中!
 




薛伯仁有見及此,只好馬上轉陣撤兵退守蕭關,並點起烽燧,請求長安軍隊增援。
 
 
時間回到現在,於洛陽乾陽殿上,皇上從朝早就與朝中重臣商討政務直到中午。太尉李寒洪,內史令蕭明普,納言柳弘,尚書令王羽,殿上每一位都是當朝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不過皇上龍顏憔悴,看來朝中重臣並不能減輕皇上的憂慮。
 
「皇上,各地天災頻繁,此時實在不宜繼續派兵前往關中,應該讓百姓休養生息方為上策。」李寒洪恭敬地勸告著。
 
「李卿之意朕明白,可是朕意已決,無論任何代價都要剷除天兵,以保先祖江山。」




 
殿上的人每位都是中樞要員,全部人都知道天兵與朝延的關係。
 
柳弘道:「恕微臣直言,在失去龍脈保佑後,到處各地已經民不聊生。臣亦同意太尉大人的意思,當務之急應該重視民生,好讓百姓恢復元氣。至於西北動亂,以現在薛大將軍的兵力應該足夠應付。」
 
「笑話。朕坐在這裡,朕的江山就由朕保護。眾卿無需再提龍脈之事。」皇上續道:「蕭卿,朕命你立即草擬詔令,繼續召集各地精兵前往關中助陣。」
 
李太尉又不滿地說:「啟稟皇上,各地太守均對調動府兵一事頗有微詞,長此下去實在不感樂觀。」
 
「報效國家也有微言的太守,是什麼名字朕就立即替換此人。」




 
蕭明普轉換話題道:「啟稟皇上,關於各地天災之事,本來秋收漸近,但百姓遭逢巨變大多都損失慘重。臣建議開放官倉派糧以穩民心。」
 
「朕准。」皇上續問:「還有沒有其他要稟告的事情?」
 
蕭明普又說:「洛陽北面有幾條村落一夜之間荒廢,村內無人生還,聽說死狀恐佈……」
 
李太尉插口道:「蕭大人,此事有什麼價值要在朝中討論?」
 
「李大人,因為此事很有可疑。前天薛大將軍在長安城外殺死一隻蚩尤,我怕洛陽附近也有蚩尤潛藏。現在京城兵力薄弱,不能不防。」
 
此時,乾陽殿的門外有一李太尉的部下求見,原來李太尉是武林局主事官李笑笑的叔父,於是該部下就把公主拜訪的話轉告給殿上的李太尉。
 
皇上見狀問道:「李卿有要事處理嗎?」
 




「回皇上,邑陽公主到訪了京中武林局,希望議事結束後可以探望皇上。」
 
「喔……武林局?武林的游卿也在公主身邊嗎?快傳游卿上殿,他來得正合時候。」
 
游同塵沒想過自己會被皇上召喚,於是戰戰兢兢地跟隨公主,與南宮青青三人一同上殿面聖。
 
「邑陽公主一片孝心,朕十分欣慰。可是最近政務繁忙,無暇天倫之樂,要令公主擔心了。」皇上續道:「其實朕傳幾位上殿,是希望游卿能處理潛藏於洛陽一帶的危機。」
 
接著皇上吩咐蕭明普說明一遍洛陽村落的事情。不過李太尉和王尚書同樣看不起游同塵此等草莽,對他沒什麼期望。而這樣反而激起了游同塵的鬥志,便一口氣答應負責解決此事。
 
其實本來朝廷與武林協議也是希望游同塵領頭保護洛陽安全,所以也沒什麼拒絕的理由。不過如果水清瑤或者司馬幽如在場的話,或者會更加謹慎一點吧。畢竟現時游同塵手上的資料實在不多。
 
無論如何,游同塵就是這樣在殿上答應了解決洛陽的蚩尤,皇上也很滿足地請了他們三人退下。
 
離開皇宮,一位意外的人物竟在外面等候游同塵。




 
「游大人。」珂雪向游同塵躬身道。
 
「珂雪姑娘?妳不是身體不舒服正在休養嗎?」
 
「多謝游大人擔心,奴婢休養一天己經無恙。而且是水小姐吩咐奴婢前來游大人身旁的。」
 
「此話怎說?」
 
「這要從龍脈受損開始說起。現時奴婢在地上的移動受到了限制,每天只能瞬移一次。於是水小姐就吩咐奴婢和另外兩位妹妹分別留在游大人旁邊、八八門內、臨湘劍門內,借此在三地建立聯絡網。」
 
珂雪解釋,在這樣的佈置下,假如游同塵有事要告知水清瑤,就能派珂雪分身前往,然後水清瑤亦可以派霞月分身回話。當然這種通訊每天只能用一次,但比起飛雁傳書方便得多。
 
「可惜今天傳話的限額已經用完了呢。」因為珂雪今天已分身前往自己身旁,游同塵便無奈說著。
 




「是的,待子時過後,奴婢便能再次分身傳話。」
 
「嗯,謝謝妳。」
 
然而,縱使珂雪與生俱來一副正經模樣,心裡卻一直盤算著如何趁此機會替游同塵突破等級上限。
 
與此同時,邑陽公主離開皇宮後一直愁眉不展,於是游同塵就問公主:「看見皇上這麼積極應付朝政,公主妳應該不用擔心才對?」
 
「你沒看見父皇他面色蒼白嗎?整個人好像老了很多……」邑陽公主說:「哥你要替父皇分憂,把洛陽的壞人趕走,好嗎?」
 
「嗯。」游同塵摸摸公主的頭,說:「不過蚩尤並非我們幾人能夠輕易解決,要先回去八八門跟夫人們商量一下。」
 
「這麼早就回去了嗎?我還想繼續一個人獨佔游大哥呢。」南宮青青凝望著游同塵說著。
 
「青青妳太可愛了,其實時候已經不早,我們今晚先在旅店休息一下,明天再上路吧。」




 
「好。」南宮青青微笑著,默默地走近游同塵身旁。
 
然後四人就在洛陽渡過了一個夜晚。
 
 
──距離撼斷龍脈還有28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