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子夜過後,也是元老院給予常陳宮主十日之限的第三天,西北叛軍再次夜襲蕭關。因為十天的限期太過緊逼,常陳宮主沒有時間重整軍勢,所以他只能派兵狂攻,同時間又繼續在西北地區招募信眾反抗朝廷。
 
幸運的是近日接二連三的天災,在第一天豫州的大地震之後,全國各地亦相繼出現較小規模的地震和冰雹暴雨。改朝換代的謠言紛起,在朝廷民心漸遠,過了一天蕭關外的叛軍人數就翻了一倍。
 
面對叛軍不惜一切胡亂向蕭關進攻,薛伯仁心中十分掙扎。原因是他也沒有預期對方的地兵會有接近四十人,另一方面自己超過20等級的精兵也只有四千左右,其餘皆為原本的駐兵。以一百精兵抵擋一隻地兵,理論上是可行的,但對方將領也不是蠢材,因為地兵太過珍貴,叛軍就用死士跟隨地兵一同行動。現時叛軍人數眾多,兩軍對壘誰勝誰負難以估計。
 
「薛將軍,該戰還是撤?」薛伯仁身旁的副官在城樓問道。
 
「戰。」薛伯仁手執長戟,開始對蕭關士兵下達命令。
 




該夜蕭關之戰,雙方傷亡過萬,關城到處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直至天亮時蕭關終告失守,薛伯仁被迫帶著數百親兵撤回長安。
 
 
翌日早上,另一邊廂游同塵等人從洛陽起程回去八八門。或許平日天兵都在地上自由移動無需騎馬,所以珂雪只能抱著南宮青青同乘一匹馬,與游同塵和邑陽公主的另一匹馬一起上路。
 
除了沿途折返,游同塵也刻意避開了洛陽北面疑為蚩尤出沒的村落。豈料走到一半,竟看見有一位中年父親抱著嬰兒跌跌撞撞的,從老遠跑向自己呼救:
 
「大俠救命!請救救我的兒子盡快離開這裡!」
 
「發生什麼事情?」游同塵拉韁停馬,問道。




 
「村裡有怪物殺人!再不走就要死人啦!我一把年紀死也沒所謂,但小孩無辜的,求求大俠做好心,把我的兒子帶走吧!」衣衫襤褸的男子說得激動,弄得手抱的嬰兒哇哇大哭。
 
「這個……」游同塵非常同情村民,但無奈現時他也沒有把握跟蚩尤對打。於是男子又說:
 
「那怪物一直在屠村,只要村內所有村民都被怪物所殺,它就要追出來繼續殺人!沒時間再想那麼多!」
 
同乘的邑陽公主看見嬰孩大哭,神情哀傷,抓著游同塵衣服背後說:「在我們考慮的時候,村民卻被困在水深火熱當中。哥,你不是大英雄嗎?不如我們去救那些人吧。」
 
珂雪則冷靜道:「太危險,等級相距30以上,游大人不能在蚩尤面前發揮全力,三皇五神劍的威力會大打折扣。」




 
果然天兵是什麼都知道嗎?游同塵內心的確非常掙扎,可是在這裡逃走的話自己真的配得上武林盟主這稱號?回想一下習武的初衷,這不正是最需要自己的時刻?
 
游同塵緊握雙拳,道:「青青,我們一起纏住蚩尤的話,至少可以爭取時間讓其他村民逃走。妳能助我一臂之力嗎?」
 
「當然沒有問題,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游大哥的。」
 
游同塵便對抱著嬰兒的村民說:「抱歉我不能救走你的孩子,但我會去制止那頭怪物的,告訴我村落怎樣走。」
 
村民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會自告奮勇,為自己的村去冒險。於是他哭著為游同塵指路,又拜託游同塵救他被困在屋內的妻子。游同塵聽後,便策馬飛奔前往出事的村落去。
 
 
周圍飛逝的樹木和農田,游同塵在烈日下騎馬極速奔馳,沙塵滾滾,轉眼間就來到村民所指的地方。
 
「游大哥,看看那!」




 
在緩緩冒煙、殘破不堪的草廬前,一個凶神惡煞、全身沾滿鮮血的散髮巨人手執雙刀,站在泥路上。濃烈刺鼻的血腥味從巨人身上傳來,眾人都不禁掩著鼻子,十分噁心。
 
珂雪看見蚩尤地兵,便道:「那地兵的雙目變色,似乎已經不再受天兵控制,只會遵從本能不停地狩獵地上人。」
 
游同塵看見蚩尤殘殺老弱婦孺,心生怒火,卻忽然胸口劇痛,「哇啊──」大叫就從馬背掉了下來。
 
南宮青青立即跳下馬,跑過來慰問:「游大哥,很辛苦嗎?」
 
「不,對比起以前痛楚好像減輕了。」
 
事實上游同塵之前與八八門上下切磋對練,已經升回上限的16等級。不過他與蚩尤差了30等級以上,於是被「玄黃九律」限制了力量。只是現在龍脈減弱,游同塵受到「系統」的懲罰亦相對地減輕了。
 
珂雪亦下馬道:「游大人,你身上的真身舍利能助你在短時間內突破界限──」
 




游同塵感到訝異,說:「連這事情妳也知道嗎?」
 
「奉主子之命,奴婢們一直有暗中監視游大人。」珂雪補充說:「說回真身舍利,它必需在游大人禁慾之後才能發揮功效。敢問游大人昨晚有否跟女子接觸?」
 
「呃……那算了吧。」
 
南宮青青羞愧地說:「抱歉游大哥,都是我不好。」
 
游同塵就捉著南宮青青的雙手說:「如果這是妳的錯,我願意每晚都替妳承擔過錯。」
 
──砰!
 
忽然蚩尤在在二人中間重劈裂地!游同塵眾人四散躲避,差點忘記了蚩尤的存在。
 
「你們這對笨夫婦連蚩尤都看不過眼啦!」邑陽公主大喊,但沒有人理會她。




 
南宮青青與游同塵互相對望,馬上拔劍斬向蚩尤──
 
蚩尤以疊浪刀法應戰,向橫一揮,與食鐵劍互相對砍,火花閃起!游同塵緊接補上一劍,直刺向蚩尤剛才挪開的手腕,割出了一道小血痕。
 
這一劍的時機配合得天衣無縫,雖然游同塵破了色戒不能使出無色無相,但每次夫妻之禮後他和南宮青青的感情大增,換成這套湘君湘夫人劍的威力更勝從前。
 
「公主、珂雪姑娘,妳們先幫忙村民離開吧!這裡由我和青青暫時頂住。」
 
「哥!你要小心點,死了的話我不會原諒你的!」邑陽公主大叫後走開,剩下游同塵站二人在十字路口,苦纏眼前這頭殺人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