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青青與游同塵斜線站著,一前一後的面對蚩尤。如今游同塵的能力所限,所以由南宮青青領頭出招──
 
一手刺來一串「木末芙蓉」,南宮青青劍劍生花,游同塵劍招則如枝頭綠葉扶持;二人劍氣交織是連理枝,連綿不斷地從左右兩側牽制蚩尤的雙刀。
 
雖然蚩尤失去思考能力,但本能上尤其痛恨游同塵這個等級不足的小子。於是蚩尤左右拉弓,「霍霍」聲響猶如連空氣都劈斷,左右各自半月型揮刀斬往游同塵的腰間!
 
雖說龍脈減弱,但若要游同塵正面跟蚩尤交鋒是必死無疑。可是游同塵與青青雙劍交叉,各自劍尖擋下一刀,而且游同塵悠然自得的。自古有夫唱婦隨,原來游同塵此刻則正好相反,只是配合著南宮青青而避免與蚩尤直接過招,因此等級相距的懲罰又減輕不少。
 
南宮青青心想:「沒錯,不用著急,我們的目的只是拖時間讓村民離開,不能讓游大哥冒險。」
 




游同塵亦心領神會:「湘君湘夫人劍的神韻是『情意』,分別是『互相扶持』、『心有靈犀』、『託付終身』、『為情殉愛』。除了第四層的『情意』,其餘三層劍招皆旨在互補不足,形影相隨,用以捍衛二人之間的牽絆。此種守勢的劍法確實沒有機會擊敗蚩尤,但拖延時間倒是不錯。」
 
可是蚩尤怎會輕易放過游同塵夫婦?一聲仰天長哮,蚩尤頓然入魔;玄色真氣從腳底緩緩升起,果然與西王教的魔功同出一轍。
 
南宮青青直覺感到不妥,於是雙手立劍,屏息靜氣,嚴陣以待對方的出刀──
 
「鏘」!蚩尤右手落刀猶如力拔山河,是純粹的蠻力,卻極盡乾淨俐落。斜砍在南宮青青的上身,令她無法躲避,只能以食鐵劍垂直迎之──
 
即使南宮青青的功體能夠免疫內傷,蚩尤的氣勁卻化成凶猛的利爪襲向自己,在她的衣裳上劃出幾道裂縫。南宮青青力有不逮,於是右腳踹後,與右手形成一直線卸力於地,地面猛然下沉半寸。
 




游同塵看見南宮青青表情痛苦,知道這一擊已經超越了她所能承受的力量,便馬上躍前從另一則截斷蚩尤的刀。
 
不過,這是單純等級的差距,再加上游同塵誤向蚩尤正面交鋒,蚩尤忽然抬腿重踢──游同塵的眼睛完全追不上蚩尤的出腳,一下子被蹬飛數丈遠!
 
「游大哥!」南宮青青大怒,「可惡,我定要把你殺死!」
 
南宮青青以右足為圓心一轉,伏羲八門心法全開,馬上以劍推開蚩尤大刀進攻。但與蚩尤對攻並不是良策,以南宮青青的實力來說是毫無勝算的。不過青青被怒火衝昏又豈能顧得了這麼多?她不是水清瑤或司馬幽如一類的人,而是按自己的情緒領劍先行。
 
「青青危險!」游同塵奮力大喊,亦連忙衝前助陣,但數丈的距離足以讓蚩尤連發三招──
 




一招「群魔驚禪」、二招「天魔破道」、三招「眾魔膜拜」,每一招皆是刀刃未到,魔氣先來,帶給南宮青青前所未有的恐懼──因為只是一個差錯,足以人頭落地,就興最愛的人陰陽相隔!
 
南宮青青一想到這裡,心生半點猶豫,起劍亦慢了半式,「噼啪」一響,手中劍已被刀脊重拍落地,同時蚩尤又迴轉大刀向南宮青青心臟一揮──
 
「嗯!」蚩尤頓然瞪眼退後,南宮青青亦楞住半秒;雙方四目交投,沒有人敢輕舉妄動。兩人之間的地上,不知何時插下一枝白色箭。無色、無音、無影、無蹤,正是二人不寒而慄的原因。
 
世間高手無論武功再高,出手亦絕不可能無跡可尋。可是眼前一箭從二人死角射出,隨風而落,用於暗殺實屬第一流。游同塵馬上從箭羽方向找出射手,卻只在視線的盡頭看見一頭白色老虎。
 
蚩尤深吸口氣,高聲怒吼;而白虎亦毫不退讓,同樣發出野性的咆哮。兩頭猛獸的吼聲震耳欲聾,反而把飆來的紅箭掩藏,轉眼間直插進蚩尤的左背!
 
游同塵心想:「到底何方神聖如此神出鬼沒?」
 
但至少此用箭高手不是敵人,游同塵便回到戰場,繼續配合南宮青青的劍招牽制。
 
縱然蚩尤以一敵二,又同時提防冷箭,仍絲毫無損他的霸氣。相反游同塵冒著胸口的痛楚迎戰,此消彼長,漸漸感到力不從心。




 
南宮青青看見游同塵的劍招變慢,作為妻子她是處處遷就,但亦無損湘君湘夫人劍無瑕的防守。
 
南宮青青心想:「創立此套劍法的,一定是相敬如賓的恩愛夫妻。但這種關係跟自己和游大哥的愛又好像有些許差別。」
 
愛有很多種類,南宮青青和游同塵之間的愛大概是互相佔有的。於是南宮青青又想:「如果是我和游大哥的話,會是一套怎樣的劍法?」
 
不過話說回來,這也是一個相當奇怪的念頭。以往的南宮青青從來都沒有這種疑問。
 
「哥!能救走的村民都已經救走了!我們也離開此地吧!」邑陽公主帶著珂雪走出草廬外大叫,打斷了南宮青青的思緒。
 
「不過……」游同塵望向遠方的白虎,牠卻回頭溜走了,似乎同樣選擇退出戰場。於是游同塵跟南宮青青說:「既然目的已經達成,就按原定計劃撤退,日後再聯合其他人一同收拾蚩尤──」
 
然而,此時南宮青青卻臉頰潮紅,耳朵紅潤,全身冒汗,呼吸急促;緊握著劍柄顫抖,而且胸口起伏不停。
 




「青青……怎麼了?」
 
「游大哥……再給我些許時間,我一定把蚩尤宰給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