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妳怎麼了?」
 
「我想到方法可以把蚩尤宰了!」南宮青青臉紅耳赤地說:「只要把第四層的『情意』換成只屬於我們二人的,便能發揮第四層最兇猛的劍招而不用犧牲任何人。」
 
「嗯?妳的意思是另創一套新的劍法?」
 
「可以這樣說。湘君湘夫人劍素來以『情意』先行,但我們既不是臨湘劍門的開山祖師夫婦,更不是帝舜和娥皇女英,為什麼要重覆其他人的『情意』呢?」南宮青青又說:「只要把屬於我和游大哥的『情意』換入,便能從另一角度創出相同威力的劍法。」
 
「那麼青青,我該怎樣做?」
 




「麻煩游大哥再忍耐一下,先行使出第四層的劍招,我會在後面配合……務求一招就把蚩尤殺死!」
 
游同塵微笑說:「好,我相信青青。」
 
珂雪站在旁邊道:「可是游大人,這樣太危險了。」
 
南宮青青冷冷道:「游大哥要聽我的,還是聽珂雪的話?」
 
「當然是青青。」游同塵苦笑著,並重新架起劍勢指向蚩尤。
 




曾幾何時,游同塵和南宮青青二人就是以湘君湘夫人劍的第四層劍招殺死凶臉人。不過第四層劍招的重點就是一個「錯」字,招式非但不能殺死對手,合擊起來更是錯漏百出,反倒陷自己於絕境。不過透過「為情殉愛」,正好把劣勢逆轉,以錯為餌擊殺對方。
 
南宮青青說要把當中情意換走,究竟要以什麼來取代「為情殉愛」?游同塵沒有多想,因為他信任南宮青青,便使出當日殺死凶臉人的「飛龍北徵」──
 
祝融劍橫空亮出,宛如空中騰龍,劍身左右飄蕩刺往蚩尤的右眼。但無論如何的掩眼法,也絕對騙不過蚩尤的雙眼。只見蚩尤高舉前後雙刀,一對白瞳緊盯著游同塵的右手,從力度、角度、速度,準確地計算出祝融劍下一秒的軌跡──
 
「鏗」聲,祝融劍的飄蕩忽被打偏!而且擊向祝融劍脊的不是別人,而是南宮青青。不過兩劍輕碰,產生的軌跡倒是蚩尤無法預測的;游同塵急忙把劍尖修正,卻又被南宮青青的食鐵劍輕輕彈開,一下子砍在蚩尤的手臂上!
 
「青青,難道追著我來打,就是妳對我的『情意』嗎?」游同塵無奈問著。
 




「誰叫游大哥剛才跟珂雪姑娘眉來眼去,害我終日擔心你到外面拈花惹草,自自然然就變成這樣了。」
 
「這……我哪裡有跟珂雪姑娘眉來眼去呢?」游同塵邊說邊退後避開蚩尤一刀,接著南宮青青又向蚩尤從下而上,反手斬擊──
 
清脆「砰」音,這一回食鐵劍反被祝融劍插手打偏,蚩尤面對倆口子耍花槍變得無所適從,便用雙刀護頭,卻在小腹捱了南宮青青莫名其妙的一劍。
 
看見游同塵與南宮青青二人出招的同時,又互相用劍敲打對方。邑陽公主白眼道:「這哪裡是新的劍法,根本是在打情罵俏。」
 
可是南宮青青所謂新的劍法縱然稚嫩,卻收到意外的效果;不按常理的出劍反而讓蚩尤不懂應對。同時間,蚩尤看見吃力不討好,居然轉身逃跑了。
 
游同塵拉著南宮青青說:「別追了,我們只是一時三刻嚇退了蚩尤,真正打起上來還不是他的對手。」
 
「嗯……還是沒有成功呢。」
 
看見南宮青青沮喪的樣子,游同塵便摟她安慰著,看得身後的邑陽公主打冷顫。




 
「對了……」游同塵看見地上留下的白色箭,便把它拾起來,並望向四周,但已經找不到箭的主人。
 
南宮青青道:「此箭外形奇特,帶回去給八八門的前輩看看,或者會知道出自什麼高人之手。」
 
「嗯。」游同塵又問:「公主,村民都逃到安全地方了嗎?」
 
「村民已經送給洛陽的官兵保護,應該沒有問題吧。」
 
「這樣就好,那我們先回去茱萸峰吧。」
 
 
「這枝箭,箭杆以白樺樹皮壓制而成,極其輕巧,但難以受力。若以平凡弓弦射出必定會折斷。」
 
夜晚戌時,在八八門玄女殿上,司馬幽如細心檢視游同塵等人帶來的白色箭。




 
司馬幽如續道:「但正因為箭杆輕盈、箭頭扁銳、箭羽呈十字,使箭能夠隨風而走,與自然之氣融為一體,不易被人察覺。」
 
游同塵問:「八八門對此種奇怪弓箭可有紀錄?」
 
「沒有紀錄。」司馬幽如搖搖頭,又說:「比起這個,更讓我在意的是你和南宮姐二人決戰蚩尤的過程。」
 
水清瑤打岔道:「雖然游郎為了救人挺身而出是一件美事,但救出村民之後仍選擇跟蚩尤糾纏可是太過冒險了。」
 
「抱歉。」南宮青青爭著道歉:「只是我以為有機會用新的劍法來擊敗蚩尤。」
 
司馬幽如道:「自創劍法不是妳想像中那麼簡單。要是人人都可以自創招式,那八八門管理武功等級有何意義?」
 
游同塵不滿地說:「可是敖維大師兄能夠自創劍招與心法啊。」
 




「那個人是天才,之前一直被魔教監視;而你和南宮姐則是名副其實的笨蛋,不能夠比較」司馬幽如閉眼,又道:「但奇怪的是,即使這樣你們還是亂碰亂撞創出了一套古怪的劍法呢……」
 
水清瑤對司馬幽如說:「果然是因為龍脈變弱了的緣故嗎?」
 
「嗯,這個可能性很高。」
 
「妳們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明白。」游同塵問。
 
「游郎,自從朝廷開始撼動龍脈,除了天災連連之外,你有否留意近日所發生的異變有何共通點?」
 
「異變?」游同塵回答說:「是珂雪姑娘她們三人的能力減弱之事?」
 
「這是其一,還有蚩尤失控也是天兵力量減弱的證明。」水清瑤續說:「另一方面,游郎跟蚩尤面對等級差距時較以往輕鬆,同時間青青又有創新劍法的念頭。這些同樣都是地上人脫離天兵控制的跡象。」
 
司馬幽如則感嘆說:「現在的情況實在是耐人尋味。在天地異變當中,天兵和地上人的關係亦開始產生變化。假如龍脈一斷,到底之後的世界會變成怎樣,沒有人能夠預料到。」




 
「說不定,連地上人身上最大的限制也會消失。」水清瑤說著,游同塵也記起了水清瑤最初反抗天兵的原因,便道:
 
「創造一個沒有等級標籤的自由世界呢……」
 
 
──距離撼斷龍脈還有26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