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換作是普通老虎,守城士兵早就已經先下手為強,把牠殺死免除後患。但眼前居然是一頭罕見的白虎,根據傳說就是活了五百年以上的神獸!途人見到血淋淋的神獸都害怕會是什麼災兆,自然沒有人敢對白虎出手,呆站在城門前面。
 
「這是!」在場圍觀的還有南宮青青和小珣。南宮青青看見白虎全身浴血,馬上推開人群,衝上前替白虎塗藥止血。
 
「南宮姐姐,有什麼小珣可以幫忙的嗎?」小珣跟上來問。
 
「小珣,妳回客棧通知司馬妹子等人,這頭白虎曾經救了我和游大哥,我不能讓牠死。」
 
「明白了!」
 




於是小珣便跑離人堆,而南宮青青就繼續在白虎的傷口敷上金創藥;她又不顧途人的目光,撕破自己衣袖來為白虎包紮,總算暫時止了血。儘管如此,白虎氣息依然非常虛弱,猶如風中殘燭。南宮青青雖然不懂醫術,亦不能夠眼睜睜讓牠死去,便嘗試傳功幫助白虎運行血氣。
 
──啊!南宮青青的手掌碰上白虎毛皮時,忽有被跳蚤咬的感覺,十分怪異。
 
「內力反噬?」幸好南宮青青擁有特殊功體,才不致於被殘留在白虎體內的氣勁所傷。但為何白虎會身受如此惡毒的內傷?這種內力反噬的感覺南宮青青是似曾相識。猶記起自己跟凶臉人交手過兩次,對方就是使出這種奇怪的內勁傷害自己。
 
就在南宮青青幫助白虎化去毒功的時候,天意弄人,洛陽居然下起雨來。南宮青青不能拋下白虎而去,只好在雨中繼續照顧白虎;而途人看見沒什麼事情發生,則陸續散開。
 
守門的士兵不想惹到麻煩,亦只是一直監視南宮青青和白虎,直至「游同塵一家人」都趕到現場。
 




小珣看見南宮青青全身都被雨水淋濕,便舉傘跑到她和白虎那裡。而游同塵看見白虎,同樣感到十分意外,說:
 
「這白虎不就是當日在蚩尤手中助我們脫險的?」
 
水清瑤道:「那更加不能袖手旁觀。」
 
游同塵一家八口,再加上兩位天兵婢女,十人當中就是矜兒對醫術較有心得。於是水清瑤又問矜兒有什麼意見,矜兒就回答:
 
「白虎失血過多,體溫也開始下降,不能繼續讓牠被雨淋。」矜兒看見雨越下越大,便說:「我們要把白虎搬往屋內,方能讓牠安心養傷。」
 




「這就包在我的身上。」游同塵自告奮勇,南宮青青也附和說:「我也幫游大哥一起抬白虎回家。」
 
矜兒說:「木頭,這頭白虎可是重得很。況且搬抬時若不小心弄傷牠,反而弄巧成拙。」
 
「我去驛站準備馬車。」水清瑤說。
 
司馬幽如接著道:「洛陽城外有八八門相熟的村落,可以把牠暫時搬往那兒。」
 
然後矜兒跟姬藻說:「我打算去準備一些益氣補血的藥膳,姬小姐妳可以陪我一起到城內採購嗎?」
 
姬藻最近的存在感越來越薄弱,看見終於有自己擅長的領域,便自信滿滿的說:「洛陽城內亦有藥材店受過神農宮的照顧,只要本小姐出手,一定能讓白虎吃得起死回生!」
 
就這樣各自分配好工作,游同塵一家就把白虎運到城外療傷。至於老胡,則留在洛陽跟其他武林人士聯絡,處理晉陽起兵之應對。
 
 




在洛陽二十里外的村落,村長把空置的茅屋借給司馬幽如和游同塵等人,好讓他們替白虎治療。之後在眾人悉心照料下,白虎的體溫漸漸回升,雖然呼吸仍然薄弱,但暫時應該沒有生命危險。
 
「事情就是這樣。」南宮青青作為首先為白虎急救的人,便將她所知的事和感想告訴給其他人。
 
水清瑤聽見,也親自確認白虎體內內傷,確實跟白鹿派的仙人三疊功有幾分相似。
 
「這樣就麻煩了。」司馬幽如說:「白虎曾跟蚩尤作對,看起來不像是我們的敵人,可是白鹿派卻出手傷害了白虎……」
 
司馬幽如咬著手指,續道:「而且白鹿派之前拒絕了替朝廷共抗天兵,那他們又為了什麼原因留在京城?」
 
「這個問題,雖然白虎不能回答,但牠的同伴應該知道。」水清瑤說:「當日游郎是被白虎和一名神秘弓箭手所救,只要我們能夠找出和牠同行的弓箭手就能了解整件事。」
 
「說得沒錯,我去跟老胡打聽一下,看看關於白虎受傷有沒有目擊情報。」司馬幽如坐言起行,立即出門備馬,離開了村落。
 
 




到了酉時,開始接近黃昏,矜兒和姬藻就帶著各種名貴藥材回來,甚至有鱷魚的心和肝,這些不是姬藻出面的話恐怕難以取得。另外還有黃鱔、玉桂、紅棗、雞肉,通通都是偏向味甘性溫的養血食材。它們來到矜兒手上,經過慢火調烹,便成為一道益氣養血、補精生津的滋潤湯羹。
 
──嗚嗚……
 
白虎未知是否被香氣吸引,突然甦醒過來,伏在屋內。牠望見這麼多人圍在身邊,自己又受了傷,便嘗試發出微弱的吼聲希望嚇退游同塵等人。
 
「虎先生不用怕,我們都是來幫你的。」小珣沒有畏懼,雙手抱著大湯碗,慢慢走近白虎,再把大湯碗放在白虎面前。
 
白虎感到小珣沒有惡意,便低頭看著大湯碗,然後伸出舌頭輕舐碗中的紅色湯羹。因為湯羹放了不少雞肉魚肉,白虎嚐了幾口感到鮮甜味美,就一頭栽進大湯碗猛喝。
 
「牠好像很喜歡呢。」游同塵說。
 
「這樣就好了。」邑陽公主同樣鬆了一口氣。即使只是一頭老虎,我佛慈悲,公主也希望看見牠健健康康的。
 
如是者白虎將一整鍋矜兒特製的「龍鳳紅玉羹」喝掉,亦把羹裡的肉碎吞下,就勉強地站了起來,全身發抖猶如初生的小貓一般。




 
「怎麼──」小珣溫柔地問,可是白虎卻跌跌碰碰地撞開了小珣,奪門而去。
 
「小珣沒受傷嘛?」游同塵扶著小珣問候。只是小珣不但沒有介意,還告訴游同塵:
 
「游哥哥,虎先生好像有心事呢,我們跟出去看看吧。」
 
游同塵輕撫小珣的頭,接著就和其他人走到屋外,碰巧看見司馬幽如回來。
 
「哇!」
 
白虎繼續跌跌碰碰的跑,差點又撞倒司馬幽如。司馬幽如看見白虎如此焦急,心裡也大概知道原因。
 
「相公,我們一起跟白虎走吧。我打聽到一些事情,路上再慢慢跟各位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