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站起,猛然躍跑,游同塵就馬上伸手抓住白虎背上的毛,免得被牠拋到地上。
 
「好快!」兩側景色在眼簾裡面飛逝,白虎四足交叉狂奔,比起任何駿馬都要跑得更快。
 
──吼!
 
白虎繞著五個道士的外圍旋轉,忽然四足同時撐地,奮力一跳!本來鬼牙子只不過是遠方的小人,卻突然放大在游同塵眼前,雙方距離一下子就被拉至最近──
 
「喝!」游同塵長劍一劈,一招「爻變乾坤」,劍影重重。配合白虎的神速,鬼牙子慢了半招,就被祝融劍在左腿劈出一道血水!
 




「嘖!」鬼牙子半跪地上,配合其餘四人一起運勁連環追擊游同塵,卻只在白虎周圍打出坑洞,沒有一招擊中游同塵和白虎。
 
白虎得勢不饒人,虎不停蹄繞了一個大圈,不知不覺就跑向落單的仙空子,直線加速──背上游同塵又亮劍出招,以「天綱八魁」一劍垂直掃往仙空子任脈的八個穴道!論個人,仙空子是白鹿派五人當中最弱,勉強擋下其中五劍就已經很不錯,於是又「砰」聲跌在地上。
 
「可惡,你們幾個飯桶,快助我出招!」長白道長大喊,於是大地又再次風起雲湧,看來五人又準備來一次五方五老神功。
 
白虎見狀,不敢怠慢,便加速圍著白鹿派五人繞圈跑。可是這一次五人所凝聚的天上真氣比起之前更加厲害,四周空氣變得異常沉重,又捲起狂沙暴風,整個空間都在顫抖!
 
「這一次要你們避無可避,」長白道長怒喊:「看我一招將人畜送上西天!」
 




沉重的空氣拖慢了白虎的腳步,如今白虎好比在浮沙上原地奔跑,怎樣使勁都無法跑離開──
 
「啊啊啊啊!」
 
一聲悲嘆,四周氣勁沉澱下來,連聲音也掉進地底裡面,月夜恢復一片寂靜。
 
「鬼牙子?」長白道長急急回頭,看見鬼牙子倒在地上,眼中還插了一枝白色箭。
 
「啊啊啊啊!」
 




第一次慘叫是痛的本能反應,第二次慘叫是驚覺自己被射瞎眼睛的事後反應。鬼牙子倒在地上,右手停在箭杆旁邊劇震,不知應否替自己拔箭抑或折箭。
 
而游同塵原本以為這一次自己是死定的,卻被背後遠處的薛初鶯射箭所救。不提起的話他也沒有察覺,原來自從游同塵與白鹿派五人交戰時,薛初鶯就稍稍地躲在遠處樹上,屏息靜氣,把自己隱身在黑夜之中。
 
就這樣薛初鶯一直觀察著白鹿派的五人,亦與游同塵所見的相同,薛初鶯發現白鹿派五人分別集氣的時候盡是破綻。於是她靜靜地拿出白色箭,瞄準機會一箭射穿鬼牙子的右眼。
 
游同塵看見白色箭,想起當初司馬幽如對白色箭的評價:
 
「箭杆輕盈、箭頭扁銳、箭羽呈十字,使箭能夠隨風而走,與自然之氣融為一體,不易被人察覺。」
 
游同塵不禁暗自佩服著薛初鶯。他回想起來,剛才面對五方五老真氣之際,一道白影在暴風中載浮載沉,順著氣勁起伏穿梭其中;正如古人所說,以無厚入有間,遊刃必有餘地。
 
「上!」隨著游同塵大喝,白虎衝往仙空子奔跑,而游同塵就躍在長白道長面前揮出數劍,來一個「下虎威」。
 
長白道長退後數步,卻被游同塵早著先機,連環起手封死退路。緊接游同塵運勁於掌,左手一揚,右手刺劍!長白道長連擋兩招,卻沒有察覺下一招已從死角飄出,迎面劈來──




 
「卑鄙!」長白道長往後閃躲,卻又再一次中了游同塵的圈套。
 
「臭道士,沒有氣功你什麼都不是!」
 
先是橫掃長白道長的下盤,緊接旋身重劈!雖然長白道長以仙人三疊功打偏祝融劍,卻見游同塵一轉手腕就是下一套劍招,劍招連綿不斷,而且每一劍都打斷了自己的後著。
 
最終游同塵往下點劍,劍刃刺穿長白道長的小腿,長白道長掩腳喊痛之際不其然游同塵提劍一挑──竟是連環兩劍刺瞎了長白道長雙眼!
 
「瞎眼之後跟你的弟子挺像的,不是嗎?」游同塵得意道。
 
「啊啊啊啊!你這個賤人,我要殺死你這個臭小子!」長白道長發狂撲向游同塵,卻反被游同塵出劍斬在他的手腳。但長白道長沒有停下來,又衝前,又被斬,直至游同塵斬得長白道長血肉橫飛,再走不動的時候,二人才停了下來。
 
至於其餘白鹿四子看見自己掌門已被斬得體無完膚,同感絕望,開始跪地求饒:
 




「游大俠,不,游盟主饒命啊!游盟主武功蓋世,仁德照天!懇放過小人的性命,他日小人定必為盟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吼!
 
白虎張開大口在仙空子耳邊咆哮,像要把仙空子的頭吞下一般,嚇得仙空子仆前四足爬走。
 
「虎兄,你覺得要怎樣處置他們?」
 
但白虎卻沒有要糾纏的意思,而是跑到另一邊的薛初鶯腳下,讓她坐上自己背上。薛初鶯說:「塵哥,要走了。」
 
「對呢,清瑤她們還在等著我。」
 
於是游同塵亦騎在白虎背上,二人一虎絕塵而去。
 
 




良久,待游同塵等人遠去,卻忽然在黑暗中傳來一道男聲。
 
「哼,難得的神功,卻被你們糟蹋了。」
 
「是誰!」長白道長瞎了雙眼,他聽到陌生的聲音,卻看不見其人。
 
「你是……!」其餘白鹿四子看見眼前人,驚訝道:「你想怎樣?」
 
「正是你們五人分途練功,才給游同塵有機可乘。」男子冷漠地命令道:「將五方五老功交出來,只有我才配得這如此神功。」
 
「門都沒有,五方五老功可是我們──啊!」
 
真陽子說到一半,就被男子一劍封喉而死。
 
「我只是說對五方五老功有興趣,對你們這群弱者沒有興趣。」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瞎眼的長白道長抓狂地問。
 
「別浪費我的時間。」
 
「啊啊啊啊──!」長白道長被一劍穿心,緩緩地倒下來,然後一本秘笈從他的懷內掉出。
 
「哦,居然如此害怕要隨身攜帶。」男子一手將秘笈搶來,翻了幾頁,又對其餘三人道:「聽說你們在晉城內也是恃強凌弱,無惡不作吧?」
 
「沒有這回事啊!」
 
「通通下去跟閻王解釋。」
 
一陣劍光,腳下三人身首異處。男子抖劍把刃上鮮血灑在草地,接著背後有兩女子出來迎接。
 
「恭喜敖大人獲得神功。」烏洛蘭嫣然道。
 
「嗯。」敖維把劍收回劍鞘,默默地望向游同塵離開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