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虎怒吼之下,北門雖然倒下一堆騎兵,但接連又有一堆步兵湧上來。於是游同塵在虎背上挪移身體,讓背後的薛初鶯取出三枝黃箭,一口氣同發三響!
 
三枝黃箭皆命中敵兵胸口,而且不單刺破皮甲,更加穿透了士兵的身體,再射往身後數人,將幾個人用同一箭釘在一起!旁邊士兵見狀均嚇破膽子,爭先恐地往後退,在斜台上人踏人的逃跑。
 
至於游同塵,他轉身從虎背一躍而下,就跳到關城親兵中間,直指向李太尉的首級──
 
「斗膽!」竟單槍匹馬闖入兵陣,陳良馬上橫揮長柄刀把游同塵攔下來,同時張超又用長槍刺向游同塵的胸膛!
 
「太慢啦!」游同塵的祝融劍在空中飄盪,一道劍光閃過,就輕易地把張超的長槍劈斷!
 




「怎可能!」張超馬上拔出腰間長劍上前連環砍刺,但游同塵卻不把他放在眼內,側身閃躲後反向陳良出劍,簡單三招就打下陳良手上的長柄刀!
 
此時游同塵因為以一敵二,剛好背對著李太尉;李太尉身旁的李笑笑看見良機,就馬上衝前補刀──
 
豈料一切盡在游同塵的掌握之內。三皇五神劍揉合了伏羲總訣,前後左右八個方位都是游同塵支配的領域,又怎會輕易露出破綻?游同塵反手往後刺劍,劍尖比起李笑笑的刀先著一步,就一劍插進李笑笑心臟,李笑笑當場吐血而亡。
 
李太尉看見,心中驚惶不已,「居然把朝中兩大高手玩弄於掌上,又嚇退千軍萬馬……此小子今日不除,他朝必成後患!」
 
但見游同塵劍氣縱橫,硬生生把陳良張超彈開,使二人狼狽地跌進親兵人群當中。游同塵五步之內皆無人影,而他與李太尉中間更沒有任何障礙;於是游同塵提劍進步,先在李太尉的左臉斬下一道血痕,然後劍鋒迴轉,劍尖直逼李太尉的首級──
 




「住手!」
 
不知為何,只是某人大聲斥喝,現場居然都停下了手。游同塵回頭察看,找到聲音從南面毀壞的城樓傳來,心裡正猜想是什麼人之際,又有兩把女聲左右傳來。
 
「父親大人!」「父皇!」
 
游同塵再看一遍,站在城樓上的竟然是當今皇上!而皇上身邊,薛初鶯喊叫父親大人的,大概就是驃騎大將軍薛謀遠。
 
「皇上命令眾人停手!」薛謀遠高舉薛家軍旗大喝道。
 




游同塵垂下劍,薛初鶯放下弓,司馬幽如呆愣著,水清瑤也沒有反抗;陳良張超二人同樣原地站著,李太尉驚魂未定,其餘士兵亦同樣定了身不知所措。
 
「這裡發生的所有事情全是一場誤會,皇上命令大家立即停手!」薛謀遠繼續站在城樓喊道:「另外,皇上有旨,請李太尉大人回京商議禪讓之儀。」
 
邑陽公主在一旁驚愕道:「禪讓?父皇……那是怎麼回事……!」
 
至於李太尉,則顯得十分高興,馬上答應皇上的請求,一眾親兵亦振臂高呼。一場山中激戰竟突如其來以這種方式終結。
 
明明不久之前,太行關連場激戰;如今李太尉的軍隊則重整旗鼓,跟隨皇上與薛家軍下山。現場只剩下游同塵和水清瑤帶領的一眾武林中人,和一堆頹垣敗瓦。
 
水清瑤無可奈何,唯有帶領武林人士走下城牆撲滅關內火勢;至於其他人,有的忙著救援地上傷者,有的就好像失去了目標,呆呆地坐在空地上。
 
眾人漸漸齊集在關內廣場,邑陽公主看見游同塵,便馬上捉住游同塵的手不斷追問:「哥!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父皇為何要讓位給那壞人呢!」
 
水清瑤回答:「大概京城已經快要失守,皇上別無他法,要依靠李太尉的勢力去對抗天兵吧……這也是以大局為重的抉擇。」




 
邑陽公主整個人像虛脫一樣,跪在地上,哭泣起來。而游同塵亦跪在她的身旁,把公主抱入懷中安慰。
 
老胡看見氣氛沉重,便說:「至少打完仗,大家都保得住性命,這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司馬幽如不能釋懷。她心想:「這一次武林中人幫助朝廷打擊李太尉,相公還差點兒殺死太尉大人……他日李太尉登上皇位,第一個定必要剷除相公……」
 
司馬幽如憂心忡忡,卻又不能說出來,怕害得邑陽公主更加擔心。
 
水清瑤道:「無論如何,我們先下山回山陽,之後再從長計議吧。」
 
「嗯。」眾人點頭同意,唯獨小珣水靈靈的大眼珠不斷察看游同塵,覺得游同塵哪裡不太對勁。
 
「喔!」小珣終於找到奇怪的地方,便天真無邪地笑著說:「游哥哥升級啦!」
 




接著其餘五位夫人、十對眼睛盯緊游同塵;游同塵連忙揮手解釋:
 
「我、我只是照清瑤的意思,與鶯妹她雙修升等罷了!」
 
水清瑤一臉不悅,說:「游郎,你若然跟其他女子情投意合我也不會過問,可是為什麼要把責任推到我身上呢?」
 
「欸?不是嗎?清瑤妳給我的信──」
 
「信上只有寫著關於白鹿派武功之事,你又扯到哪裡去了?」
 
「不對啊!還有另一封──」
 
「游郎,你這樣編謊話令我太失望了。」
 
「等等,清瑤妳聽我解釋──」




 
水清瑤一邊遠去,游同塵想追上前,卻又被薛初鶯拉著衣袖:
 
「塵哥,原來你已經有其他妻子了嗎?」
 
矜兒在旁冷冷道:「是喔,而且不止一個,有六個。不過那是之前的事,之後怎樣我也不知道。」說罷矜兒就追上了水清瑤。
 
「塵哥,那個人的眼神好像好凶。」薛初鶯指著南宮青青說。
 
游同塵立刻按下薛初鶯的手指,強笑道:「嘛……她是南宮青青,妳們二人以後要好好相處……呵呵……」
 
「游大哥,」南宮青青拔劍說:「不抵抗會死得較痛快,之後我也會下來陰曹地府陪你,所以游大哥你不是孤單一人!」
 
劍光一閃,游同塵靠著本能反應剛好橫劍擋下,驚道:「青青妳是認真的嗎?」
 




不過南宮青青卻只用劍招回答,招招奪命。認真起來的南宮青青劍法非常可怕,而且游同塵又不能傷害青青,擋了幾下又怕青青劈斷小珣的祝融劍,就索性往城牆上逃跑。
 
「游大哥別逃!」南宮青青又舉劍追上城牆。老胡不忍心看下去,於是清一清喉嚨,跟在場其他人說:
 
「我們先行下山吧,待游盟主處理好他的家事,就自然會回來跟我們會合……如果有命的話。」
 
語音未落,姬藻又加入了追捕游同塵的行列,不斷往游同塵丟毒針。薛初鶯看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哥……」
 
另一邊廂,樹陰之下,邑陽公主看著游同塵又另結新歡,心裡面不知為何,一陣酸澀。
 
 
──距離撼斷龍脈還有12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