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農的地兵全數被殺,元老院馬上就召回武曲宮主來興師問罪。雖然這位武曲宮主曾經立下過不少汗馬功勞,但他沒有哪位元老做靠山,理所當然地又成為代罪羔羊被處死。
 
這場元老會的氣氛比起上一次討論常陳宮主更加熾烈,九大元老各自表述立場、處處針鋒相對。
 
「這是怎樣搞的!」老人昭脾氣依舊,「弘農龍脈已經奄奄一息,這時候失去蚩尤兵隊,還有什麼方法阻止地上人破壞龍脈?」
 
老人趙不以為然,懶洋洋地回答:「若然舊的龍脈被斷,不就找一條新龍脈便可?」
 
思想守舊的老人智非常生氣,「龍脈是天兵和元老院威嚴的象徵!這下子元老院的臉都被你們丟光了!」
 




「啪!」老人國拍枱罵道:「這次失利就是我們問題?智老頭你又不用負責啊?」
 
「我一直都警告你們不可輕視對手,但元老院當中有誰人不理龍脈安否,只顧自己享樂,你們心知肚明!」老人智罵道。
 
老人景看見氣氛火爆,便婉轉地說:「我相信在座各位都不會願意見到元老院地位受動搖,畢竟元老院都是屬於我們的。但事到如今,弘農的龍脈確實無法挽救。趙兄弟說得對,不如我們開始尋找新的龍脈以穩定局勢吧?」
 
臉露不安的老人晉問:「龍脈一旦消失,不只瑤池城的防衛系統會失效,就連日常運作都會受影響。這樣地上人可能會趁機攻上崑崙山啊!」
 
老人昭駁斥道:「地上人又怎會知道防衛系統這事情?就算他們知道,來多少我就殺多少,反正崑崙山上天兵不受束縛可以大開殺戒!」
 




但老人智不太放心,「龍脈一斷,支配地上人的系統也會停止運作,這樣子地上人的潛能就會被解放……不好應付。」
 
老人晉十分驚訝,「果、果然要盡快找到新的龍脈來維持天地秩序吧?」
 
此時,一直沒有參與討論的老人熊笑了幾聲,說:「據我所知,元老院裡面早就有人開始挖掘新的龍脈,我說得沒錯吧?韓兄。」
 
老人韓淡然回應:「只是未雨綢繆而已。」
 
「原來是未雨綢繆,我還以為韓兄事先知道手下的費氏會敗在地上人手上,於是想捷足先登早日佔據新的龍脈呢?」老人熊語帶諷刺地說。
 




「韓弟,熊老人所言是否屬實?」老人昭瞪眼質問著。
 
「當然不是。」老人韓望向老人趙說:「而且知道新龍脈位置的不只我一人。我都還沒有出手,趙老人就派人先行搶佔新龍脈了。」
 
其他元老都盯著那個一直玩世不恭的老人趙,心裡驚嘆原來他才是最有野心的人。
 
「嘛,新的龍脈就在雍州的狄道。」老人趙看見瞞不到其他人,只好開誠佈公。
 
雍州狄道,位於金城郡的南部,天水郡的西北方;自古以來皆為狄人所居,亦是通往西域的其中一條主要通道,故名狄道。
 
「原來新的龍脈就在雍州,不也很接近崑崙山嗎?而且沒記錯的話西王教早就佔領該地。」老人智問:「那新龍脈的開發進度怎樣了?能夠為崑崙山提供新的能源嗎?」
 
「開發進度是零,之前所有派出去的天兵都死了。」老人趙輕佻地回答。
 
「天兵死了?怎麼可能!」老人昭不敢相信,「就算只是天兵裡面的賤人,只要稍有訓練,地上人也沒有能力殺死他們吧?」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老人趙不負責任地說:「反正我的手下死得都差不多,接下來就靠你們啦。」
 
老人智沉思一會,道:「換句話說,狄道藏有能夠天兵對抗的反勢力……嗎?」
 
老人熊一言不發,只是努力觀察在坐的八位元老。他心想:「果然在元老院裡面有內奸,但到底那個人是誰?」
 
不其然間,老人熊的視線停留在老人田身上。老人田在整個會議依舊沒有吭聲,大概也在隱藏什麼吧。但現今手頭上的線索太少,老人熊無法推斷究竟在元老院的枱底下有什麼陰謀正在進行中。
 
老人熊再次陷入沉思,元老會上亦恢復了大吵大鬧,沒完沒了的。
 
 
雖然老人熊百思不得其解,但其實有一人早就知道一切謎底。只是那個人正在王屋山洞內潛心修練,不理世事。
 
「敖公子,已經亥時了,要休息一下嗎?」烏洛蘭溫柔地問。




 
「不用。現在我的狀態很好,妳覺得累的話就跟芫花先去休息吧。」敖維在山洞之中打坐回答。
 
王屋山,位於冀州太行山的南端,臨黃河之北。相傳王屋山是軒轅黃帝祭天之所,令到王屋山成為道教的傳統聖地。
 
與游同塵所熟識的朱陵洞天相對,朱陵洞天是道教三十六小洞天之一,但王屋山洞卻是十大洞天之首。不過兩者亦有相同之處,就是一樣湮沒多年,敖維好不容易在芫花的幫助下才能夠找到此地。
 
而結果亦沒有辜負敖維的期望,他只不過在王屋山洞修練數天,五方五老神功已略有小成。
 
「敖公子,聽說游盟主在弘農大殺六十蚩尤,使他升級至等級50呢。」
 
「是嗎。」敖維冷冷回應。
 
烏洛蘭續問:「你真的要這樣做嗎?游盟主已經今非昔比,這一戰可是十分凶險。」
 




「你以為我會輸?」敖維道:「游同塵的弱點我看得一清二楚。而且等級不代表一切,這一點他比任何人還要清楚。」
 
「唉,那要奴家替你誘惑一下游盟主嗎?只要他破了精氣,第二天就不能用到釋家的武功。」
 
「不用,我會堂堂正正的擊倒游同塵。」
 
「好吧,那奴家也不勸阻你。」烏洛蘭搖頭道:「只是為了那個原因而要跟游盟主決戰,敖公子你比想像中愚蠢得多呢。」
 
 
──距離撼斷龍脈還有6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