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皇上最信賴的臣子,薛謀遠在朝廷失勢後便帶同六位兒子解甲歸田,回到兗州白馬城的老家。同一時間,薛初鶯亦從山陽返回白馬城,打算把自己的人生大事交待清楚。
 
不過還沒有踏進薛府大宅,薛初鶯就在正門前遇上六哥薛季忠。多日沒有見面,薛季忠立即上前問道:
 
「七妹妳終於回家了嗎?妳知不知道我們都好擔心妳啊!」
 
「嗯。」
 
「無論如何,妳回來以後就別亂走了。父親大人已經十分勞累,七妹妳這段時間就留在家中好好服侍父親大人吧。」
 




「嗯。」
 
「父親大人說他暫時不會再逼妳嫁人,婚嫁之事可以慢慢來。這樣妳也不用離家出走說什麼尋找自己人生之類的話嘛?」
 
「嗯……」
 
「七妹妳怎麼沒精打采的,難道有人在外面欺負妳?」薛季忠看一下薛初鶯周圍,並好奇地問:「咦,白虎不是跟妳一起走的嗎?為何看不見牠呢?」
 
「借給別人了。」
 




「怎可以隨便將白虎借給別人啊!而且白虎又不會隨便跟陌生人走。」
 
「那不是陌生人。」
 
「不是陌生人?那個人是誰?家族背景好嗎?是不是壞人?」
 
薛初鶯顯得不耐煩,淡淡地說:「我將小白借給了我要嫁的郎。」
 
「什麼!」薛季忠整個人彈起來,馬上抓著薛初鶯的肩膀,「七妹妳說的男人是什麼人!妳小心被壞人騙了啊!不對,可能妳已經被壞人騙了,快點跟哥哥來,我們找父親大人主持公道!」
 




說畢,薛季忠就拖著目無表情的薛初鶯一直走到薛府前庭,然後遇見到五哥薛叔信,並道:
 
「五哥,七妹說她在外面被壞男人纏住。快跟我一起來找父親大人問清楚吧!」
 
「什麼!」薛叔信睜大雙眼,並與六哥各自拉著薛初鶯的左右手,把她強行拖入內園。
 
無言的薛初鶯被兩位兄長拖到客殿門口,又在不幸的時機碰到四哥薛叔智。於是五哥薛叔信大叫:
 
「四哥,七妹說她要跟別人私奔,快跟我一起來找父親問清楚!」
 
薛叔智聽見大驚,便捉著薛初鶯的手臂把她拉到客殿,並看見三哥薛叔禮正在殿上。
 
「三哥,七妹說她被人威脅要成親,就連白虎都被捉走了當人質。快跟我一起來找父親說清楚!」
 
薛叔禮得悉後顯得十分緊張。如是者,薛初鶯在稍後路上接連遇上二哥薛仲義、大哥薛伯仁;六位兄長同仇敵愾,把她抬到後花園處,並找到了他們的父母──




 
「你們幾個大男人這樣抬著自己妹妹也不知醜嗎!」薛謀遠原本坐在花園涼庭正與夫人品茶,卻被自己六個粗魯的兒子掃了雅典。他心想難怪鶯兒一點都不像女兒家,大概是被六個兄長害成現在這樣。
 
「爹、娘!」薛伯仁驚惶道:「七妹說她在外面誤交損友,還被流氓欺負。當中有黑山寨主派了一百人將白虎捉走,並要脅七妹要當山寨夫人呢!」
 
薛初鶯低聲道:「我沒有說過那些話。」
 
「好啦,你們都胡鬧夠了。」薛謀遠嘆息道:「鶯兒,剛才妳說過什麼,就再在這兒解釋一遍吧。」
 
「嗯……」薛初鶯沉默良久,說:「我找到了合適的夫婿,父親你不用再替我找其他人。」
 
「什麼!」薛謀遠連忙站著來,猛烈追問道:「對方是什麼人!武功好能夠保護到妳嗎?家境富裕可以照顧妳嗎?人品好嗎?妳了解對方多少了?」
 
「老爺,」薛夫人緩緩地說:「連你都不冷靜的話怎麼辦了?就是老爺對夫婿的要求太高,能夠介紹的夫婿全都年過三十,才逼得鶯兒要離家出走啊。」
 




「可是……不這樣的話我怎放心把女兒交給別人呢!」
 
眼見父親越講越激動,薛初鶯便告訴父親:「我選的郎武藝高強,又在危險關頭救了我和小白,不用擔心。」
 
「那家境呢?能夠給妳溫飽不用捱苦嗎」薛謀遠問。
 
「他居住的地方比起薛府還要大。」
 
薛謀遠感到錯愕,續問:「人品如何?不會是無惡不作的暴發戶吧?」
 
「他是受人敬仰的英雄。」
 
「這個世界哪有英雄?」薛謀遠半信半疑問道:「鶯兒,那個人沒對妳做過什麼吧?」
 
薛初鶯緩緩地抬頭望天,迴避了問題。




 
「太可惡!是哪家的男丁,趕快告訴給父親知道!」
 
於是薛初鶯便平淡地道出游同塵的名字,讓薛謀遠感到十分意外。
 
「就是那個不久前在弘農諸殺了六十蚩尤的那位少年嗎……」薛謀遠心想,雖然不知鶯兒怎樣認識游同塵,但自己曾在太行關目睹他單槍匹馬闖入敵陣,確實有值得欣賞的地方。
 
薛初鶯說:「塵哥的話,他會在處理完手上事情後上門提親。」
 
「手上事情嗎?」薛謀遠皺著眉頭,一想到游同塵不只周旋在皇上與李太尉之間,還要挑戰天兵地兵,就不知道該喜還是憂。
 
「爹、娘親,」長兄薛伯仁道:「聽說姓游的小子剛從弘農回到山陽,還在接受什麼武林人士慶祝之類的。不如就讓孩兒趕赴山陽,看看那小子是否匹配當七妹的夫君吧!」
 
事實上白馬城也只是在山陽東面三百餘里,快的只需大半天的路程。因此薛謀遠說:「要不是我被李太尉的人監視,不便離開,我也想親自見一下游同塵這個人。」
 




「爹,不用擔心。」次兄薛仲義說:「我也會代爹你去會一下那個叫游同塵的人!」
 
隨後其餘四位兄長亦爭著要去山陽審問游同塵。
 
明明已經說過塵哥會親自來訪白馬城,薛初鶯不明白眼前這些人為何那麼緊張;她依舊一臉呆愣,心想:「就是這樣我才不想待在家中。」
 
 
──距離撼斷龍脈還有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