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薛初鶯在六位兄長的護送之下,從白馬城坐馬車返回山陽。說起來她六位兄長的武功都比薛初鶯厲害,因此有他們護送的話比起跟白虎旅行還要安全得多,沿途亦是無驚無險。
 
薛家的馬車從早上出發,到抵達山陽城外就是黃昏。不過他們不急於進城,而是在西郊找了一間茶館歇腳休息。如是者七個人圍著一張長桌,叫了幾壺龍井和一些小吃,就開始閒話家常起來。
 
說是閒話家常,薛初鶯始終不懂得如何融入六位兄長的沉悶話題,於是東張西望看著夕陽的山景。
 
不經意間,她看見有幾個長影朝這邊來。他們一同在茶館前下馬,並將馬匹牽在附近的樹下;店小二見到當然是馬上招呼那幾位客人,共一男二女,但他們叫了一壺茶之後都一言不發,氣氛有點奇怪的。
 
「二哥,」六弟薛季忠跟旁邊的薛仲義說:「你看後面桌的那位婢女……」
 




薛仲義偷偷往背後看,結果嚇了一跳,就小聲說:「沒有等級的,難不成是天兵的人?」
 
「有這個可能呢,要不要上前查探一下?」
 
於是大哥薛伯仁說:「距離八月之限還有數天,在此時出現天兵也太過不尋常。二弟,你我二人先上前去查問看看。」
 
說畢,薛伯仁就帶著薛仲義一起走往那桌子。只不過薛仲義習慣了軍中生活,不懂禮節,一見面就直接對那桌唯一的男人問話:
 
「喂,你身旁的女子沒有等級,非常可疑,是什麼來歷?」
 




男子淡然道:「別多管閒事。」
 
男子在話中散發濃厚的殺意,藉以警告薛仲義退下。至於薛仲義身旁的薛伯仁,他始終也是一個久經戰陣的將領,對於生死關頭尤其敏感;他察覺到自己不是眼前人的對手,於是拉著二弟往後退。
 
「大哥,為何不再追問下去呢?」回頭離開後,薛仲義低聲地問。
 
「那個人武功非常高,恐怕就算我們六人一起上也不是他的對手。而且七妹在場,我們還是別惹麻煩比較好。」
 
「他有那麼厲害?」薛仲義神色凝重,「大哥的意思是他的武功比起爹還要高得多?」
 




「嗯,那男人雖然只有等級27,但我看他的武功修為非比尋常。」薛伯仁續道:「而且他那種目空一切的眼神我在戰場上看得多了,那是將要赴死的眼神,這種對手最難應付。」
 
薛伯仁說完之後,才驚覺自己原來心有餘悸。只不過是一句話居然有如此威力,實在可怕。
 
不過當兩兄弟返回坐位之後,該桌的男子和兩位女伴就已經結了帳,草草離開。
 
 
「敖大人,」在城外的官道上,芫花愧疚地抱歉著:「都是奴婢的錯,害大人剛才被別人問話。」
 
烏洛蘭安慰說:「不能完全怪上妳。剛剛問話的那位先生,其實在我們還沒有走進茶館時就一直有留意我們。那個人的洞察力還真不簡單。」
 
「嗯,但都不礙事,忘記它吧。」敖維說:「我們先進城找游同塵打個招呼。」
 
之後敖維便帶兩位女伴進入山陽城,並來到山陽宮前拜訪。剛好守門的侍衛當中有認得敖維的,於是就通知了游同塵和水清瑤,然後眾人就在客殿之上重遇。
 




「敖師兄,」水清瑤道:「聽說你把門內事務交給了家母之後就下山消失了,這讓我很擔心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要讓水掌門操心我也過意不去。」敖維回答:「只不過是有些個人事情要處理,微不足道便沒有向師母交待。」
 
「不過看見敖師兄你回來,我也放心了。」
 
「不敢當,我回來也是想為武林盡一分力,在最後關頭保護洛陽機關的安全,並準備之後跟天兵的決戰。」敖維又說:「當然,也順道要恭賀游盟主在弘農立下大功的事跡。」
 
原本游同塵在旁邊看著敖維和水清瑤對話,其實心中不是味兒。但現在聽見敖維這樣稱讚自己,心裡又飄飄然起來,笑道:
 
「嘛,這是大家努力的成果,只不過碰巧給我當上劊子手而已。」
 
敖維冷笑一聲,又讓立即游同塵感到羞愧。
 
事實上敖維是唯一一個對手依舊令到游同塵耿耿於懷的。游同塵曾與敖維兩次交手,第一次是對方讓自己勝,第二次則是把自己玩弄於股掌之上。因此在敖維面前,游同塵始終有一點不甘心的感覺。




 
「好了,」水清瑤打破二人的沉默,「我先吩咐下人為敖師兄和烏洛蘭姑娘準備房間,你們這幾天就留在山陽宮內休息吧。」
 
「感謝游夫人。」烏洛蘭就代敖維報以微笑,至於身旁的芫花亦回歸三婢的行列,與珂雪霞月一同生活。
 
 
在烏洛蘭回來之後,山陽宮的氣氛比起之前更為熱鬧和愉快。然後直至該晚的三更天,一個本應是所有人都正在熟睡的時間,卻有一人悶悶不樂獨自坐在山陽宮的花園賞月。
 
縱使說是賞月,不過已經是八月下旬,夜空的一輪彎月暗淡無光,一點都不好看。而且夜裡的夏蟬唧唧鳴叫,也吵得邑陽公主心煩意亂,只是一味在哀聲嘆氣。
 
「公主殿下。」
 
一陣幽香從背後傳來,邑陽公主回眸一看,「原來是烏洛蘭姑娘。」
 
「呵呵,公主還記得奴家,讓奴家很高興呢。」




 
其實她們二人只在芙蓉峰上,六花大婚之日見過面而已。
 
邑陽公主就低頭說:「記性比較好是我的唯一優點了。」
 
「怎麼這樣說呢?」烏洛蘭坐在公主旁邊,溫柔道:「公主殿下妳這麼可愛,單是這一點已經奴家羨慕不已。」
 
「妳別說笑了,我才羨慕烏洛蘭姑娘長得性感漂亮,十分有魅力……我想一定有很多男人都被烏洛蘭姑娘迷倒呢。」
 
烏洛蘭嫣然一笑,說:「這麼說起來,你的哥哥也曾經拜倒在奴家裙下喔。」
 
一說起游同塵,邑陽公主不敢正視烏洛蘭,只是默默望向園林蟬鳴的方向。
 
「公主殿下,妳果然愛上了游盟主吧?」
 




「才沒有。」
 
烏洛蘭沒有理會公主否認,續道:「想不想知道游盟主是否同樣喜歡妳?」
 
邑陽公主則站著大聲說:「為什麼我要知道啊!」
 
一時間吵鬧聲在深夜的花園裡迴響著,比起蟬鳴更加響亮。邑陽公主不禁滿臉通紅,便轉身急步離開花園。
 
「呵呵。」烏洛蘭暗自笑著,一方面笑邑陽公主那麼純情,另一方面其實很羨慕她還保有這種少女情懷。
 
「只不過為了敖公子的計劃,只能委屈一下公主了。」
 
 
──距離撼斷龍脈還有4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