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薛家兄妹來到山陽宮拜訪的時候,已經是八月二十七日的下午。起初游同塵聽說薛家的兄弟造訪,當然很恭敬地在客殿相迎;豈料六兄弟對游同塵毫不客氣,一見面就連環審問游同塵,尤其對他已經有六位妻子最為不滿。
 
而游同塵亦不甘示弱,在殿上山盟海誓,務求要說服六位兄長讓出薛初鶯。
 
不過男人很少會一直吵架,更何況游同塵與薛家兄弟都是武夫出身,性格率直;他們爭論不久就幾乎要動武起來,幸得在場的水清瑤壓制住眾人情緒,方才沒有大打出手。
 
但即使夾在游同塵和自己兄長之間,薛初鶯還是悠閒地蹲在後花園跟白虎玩耍,沒有理會那群男人。
 
在花園的另一角,邑陽看著薛初鶯,心裡面有點兒妒嫉著她。此時,烏洛蘭就走了過來,說:
 




「男人呢,一旦為了自己的心上人,就通通會變成笨蛋一樣。你看游盟主和薛家六兄弟,由二十歲到三十多歲都沒有例外。」
 
「真是愚蠢呢。」邑陽公主冷嘲道。
 
烏洛蘭就輕輕撫摸邑陽公主的頭,微笑說:「妳想不想知道游公子是否同樣緊張妳呢?」
 
這一次邑陽公主沒有否定,只是呆呆的望著烏洛蘭。於是烏洛蘭續說:「我有一個方法可以讓游公子為妳拼命而戰,那時候妳和游公子也會清楚自己的真正想法。」
 
「真的嗎?妳沒騙我嗎?」
 




「我們都是女兒家,妳的心情游公子不懂,但我就最懂的。」烏洛蘭道:「我一定會站在公主殿下那一邊喔,不用擔心。」
 
「嗯……」邑陽公主點點頭,於是烏洛蘭就對公主耳語,說出了她的計劃。
 
結果,當天晚上趁所有人都入睡之後,邑陽公主就跟烏洛蘭稍稍地離開了山陽宮,只餘下一張空床在廂房。
 
 
隔天朝早,負責服侍邑陽公主的婢女發現公主不見蹤影,就馬上通知了游同塵等人。
 
游同塵知道後非常擔心,便連忙召集眾人上殿,打算分派人手到城內城外搜索。可是殿上齊人之後,敖維亦走進了正殿,當著眾人面前承認自己帶走了邑陽公主。




 
「敖師兄!」水清瑤搶著說:「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場合,你是認真的嗎?」
 
「抱歉水掌門,我一向不喜歡說笑。」
 
游同塵則非常憤怒,問:「那你為什麼要帶走公主?」
 
「或者只是公主願意跟我走,你又知道什麼?」敖維冷冷回應。
 
「不可能!」
 
「門面話我不想說太多,」敖維反問:「游同塵,在龍脈破斷之後你打算怎樣做?你要跟天兵決戰嗎?」
 
「就是這樣!你有什麼意見?」游同塵回罵。
 




敖維冷笑道:「你的劍法確實進步了不少,而且習得三皇五神劍亦是你的緣份。不過跟天兵一戰事關重大,我不願意看見一個只靠福緣的人代替地上人與天兵決戰。」
 
「你這是什麼意思?」游同塵高聲問。
 
「假若我能夠打敗你,這就證明我才是跟天兵決戰的最合適人選吧?」
 
游同塵不屑地回應:「但你始終無法學會三皇五神劍,這就是不合適!」
 
「祝融八式我已在洞中參透清楚,伏羲總訣也只不過是口訣罷了;只要我有口訣和祝融劍,要領悟三皇五神劍又有何難度?」敖維續說:「最強的武功只配最強的人,但那個人我不認為是你。」
 
「你……」游同塵感到十分意外,他不知道敖維從哪裡得知三皇五神劍的秘密,卻又不敢繼續說下去。
 
「你是認為我無法習得神農藥體嗎?」敖維得意洋洋地說:「神農藥體可以互相傳授,這個你最清楚吧?你有六個夫人,我隨意搶一個來也可以。抑或是你跟公主已經有染我可以直接對她出手?」
 
游同塵上前捉住敖維衣襟,怒道:「你敢對我的家人出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而敖維則輕輕撥開游同塵的手,說:「明天午時,城外牧馬坡上我會等你來。在此之前我答應不會傷害邑陽公主半分。」
 
語畢,敖維就緩緩轉身離開。游同塵想阻止他,但敖維冷冷拋出一句話:「若然現在你就動手,我可不敢保證邑陽公主的安危。」
 
「敖師兄!」水清瑤十分悲傷,「你我相識多年,我知道你並非如此卑劣的人,更不會欺負一個手無寸鐵的女子。敖師兄你為何要執意去做一些令其他人誤會的事情呢?」
 
「水掌門,待一切完結之後,我自然會給妳一個交待。」
 
雖然敖維一向目中無人,但他的師父師母,還有水清瑤,三位都是敖維一生當中最敬重的。敖維也不想令到水清瑤對自己失望,但他心裡卻有另一種欲望驅使自己要這樣做。
 
「放心,我不會傷害邑陽公主。」
 
敖維沒有回頭,卻再三向水清瑤保證邑陽公主的安全,作為他最後的仁慈。至於游同塵和水清瑤則只能原地站著,目送敖維步出山陽宮。
 




 
冷靜過後,游同塵和六位夫人便在殿上重新整理剛才發生的事。不過在場的人都是心情低落,只有矜兒首先開口安撫人心。
 
「小姐,雖然敖師兄他武功很厲害,但游同塵已經等級50,就算要決鬥亦應該贏面很大吧。」
 
姬藻則表示懷疑,「那個人胸有成竹的,說不定會在牧馬坡設下陷阱來埋伏游同塵啊!」
 
「敖師兄不是這樣卑鄙的人……」水清瑤替敖維講好說話:「雖然不知道他有什麼意圖,但以敖師兄的性格,他只會光明正大地跟游郎決鬥。」
 
不過南宮青青亦感到奇怪:「現在可是敏感時刻,敖維這樣做會不會跟天兵有關係?」
 
「話說敖維很清楚相公的三皇五神劍法呢。」司馬幽如低頭沉思,慎重地說:「敖維相約明天決戰,說不定也是讓相公事前禁慾一天,以萬全的狀態公平對決。這就代表敖維還有其他我們不知道的殺手鐧。」
 
「我才不會輸給他!」捉走邑陽公主之事正好燃起了游同塵的鬥志,「我明天要徹徹底底的擊敗敖維,問清楚他到底有什麼意圖!」
 




「相公,有鬥志是好事,但切記明天決戰時需要冷靜。」司馬幽如說:「我有預感明天一戰將不會簡單。」
 
「幽如說得沒錯。游郎,距離撼斷龍脈還有三天,這段時間任何最壞的狀況都有可能會發生。」
 
「唉,」游同塵說:「我不曉得未來會發生何事,但眼前的問題我會遂一解決。」
 
「游哥哥,小珣雖然什麼都幫不上忙,但關於未來的事情小珣可以替游哥哥占卦看看。」小珣眼神堅定,很想替游同塵分憂。
 
游同塵接受小珣的好意,於是小珣就回房淋浴淨身,準備占卦的儀式。
 
 
──距離撼斷龍脈還有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