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午時,山陽城外十里的牧馬坡。敖維果然信守承諾,一個人站在這片空曠的草原上靜候游同塵,同時間他身後遠處就是烏洛蘭和被挾持的邑陽公主。
 
「公主殿下,」烏洛蘭輕聲說,「接下來妳就靜靜地看,什麼都不用做。」
 
邑陽公主雙目呆滯,四肢亦被草藥麻痺,只能無言地坐在烏洛蘭身旁,親眼見證游同塵和敖維的決戰。
 
「啊!」但即使全身無力,當邑陽公主看見游同塵一行人從遠方出現,仍然想掙扎發出聲音。於是烏洛蘭又輕撫公主的頭,道:
 
「公主不用心急,坐在這兒看到最後就好。」烏洛蘭雖然魔功盡失,但依然保有等級30和武學知識,要將等級1的邑陽公主制伏是易如反掌。如無必要,烏洛蘭也不想點公主的穴道,徒添痛苦。
 




「哥……」邑陽公主無力說話,唯有在心中為游同塵祈福。而遠處的游同塵亦好像有心靈感應,心中忽然有一絲暖意流過。
 
游同塵對他六位夫人說:「妳們就留在這兒等我。」而六位夫人旁邊亦有雪月花三婢、老胡、甚至還有薛家七兄妹。
 
「游郎。」水清瑤只是叫著游同塵的名字,但含情脈脈的眼神所給予的支持已經勝過千言萬語。
 
游同塵微笑著,就繼續向前走近敖維,再停下來,道:
 
「我隨時也可以開始。」
 




「嗯。請游盟主不用留情,以免任何有遺憾。」
 
「我亦有此意。自從兩年前擂台一戰,我早就想跟你光明正大地再較高下。」
 
「哼。」敖維冷笑,說:「我也是有相同的想法。只有這一點我們是沒有分別。」
 
天空戰雲密佈,卻非常悶熱;地上的草猶如一潭死水,跟游同塵和敖維二人一樣,動也不動,彷彿整個空間的時間都停止了一般。這是一種窒息的緊張感,連帶在遠處觀看的人都屏息靜氣,不敢亂動。
 
──鏘鏘,二人同時拔劍出鞘,並將劍鞘丟到草地上。游同塵和敖維互相緊盯對方,擺出作戰的架勢,虎視眈眈。突然間一群秋雁飛過二人頭頂,兩道劍光就呯聲交錯,連環摩擦碰撞擦出火花!
 




「來吧!游同塵!」
 
「啊啊啊!」
 
游同塵一開始就已經全力出劍,配合現有50等級的實力,把三皇五神劍施展出前所未有的力量!不過敖維的氣勢亦不輸給游同塵,他自創的一炁劍法已經完成,劍招來無影去無蹤,跟游同塵正面對招──
 
「敖維!你認為你的劍能夠追得上現在的我嗎?」
 
游同塵對於三皇五神劍的「乾卦用九」已經練得爐火純青,群龍無首的劍影不斷襲向敖維;而且劍速異常地快,平常人肉眼根本不能察看──就算能夠察看,到身體反應過來的時候亦是太遲。
 
游同塵的六道劍影幾乎同時衝向敖維全身死穴,是為「時乘六龍」;但敖維就算劍速及不上游同塵,依然以一炁劍法的劍氣把游同塵的攻擊完全封住,叫游同塵十分意外!
 
遠處的水清瑤看見,不禁擔心起來,「游郎最近的等級升得太快,沒有習慣過來,反而出招變得比以往累贅。」
 
司馬幽如附和說:「而且相公一直以來等級偏低,昔日面對高手不論劍速和力量亦比對手弱,只能處於被動。現在情況剛好相反,要他領頭主動攻擊反而顯得不自在呢。」




 
所謂當局者迷,游同塵不明白這些道理,只是不甘心自己等級高於敖維,卻傷不了敖維。於是游同塵繼續加速,使伏羲八門真氣運行全身,每一劍都如騰雲而出,氣勢磅礡!敖維擋了幾劍,手腕一酸,腳步被逼要往後退,方能避開游同塵的猛列進攻。
 
而游同塵當然得勢不饒人,一劍「火雷噬嗑」,有如雷電俱出;纏劍的內勁更像風暴呼嘯而過,勢要把眼前一切吞噬毀滅!
 
不過敖維一直在觀察游同塵全身每一關節的小動作,心中早就料到對方會來渾勁一刺。於是敖維稍稍躍後,使祝融劍尖只能停在胸前數寸,再趁機穿劍反擊從側斬向游同塵!
 
游同塵瞥見劍光橫掠,馬上接上另一招「天雷無妄」──意為絕處逄生且以攻代守,連消帶打劈向敖維的劍刃與手腕,並在敖維持劍的手背割下一劍!
 
敖維回劍收手,舐一下手背的淺傷,又再次換了另一套劍法的架勢。
 
這個架勢雖然游同塵沒有見過,但水清瑤一看就十分驚訝:「這是青天芙蓉劍的架勢,卻又不完全相同……比起原來的更加沒有死角!」
 
因為水清瑤太過熟識七十二路青天芙蓉劍,所有該劍法的破綻她都牢記心中,不能讓自己出錯。但這刻她看見敖維的動作,彷彿心中謹記的那些破綻都一掃而空,就像在嘲笑自己一直以來使劍使得極之愚蠢一樣。
 




當然這一切游同塵都不知道。他只是繼續連環出劍,完全沒給敖維半點反擊的機會。而敖維亦全神灌注在防守上,把游同塵的出招通通擋下或者避開。
 
此時另一邊廂的司馬幽如又說:「太奇怪了。敖維無論武功有多高,但始終劍招和等級都及不上相公,現在平分秋色已經是他的極限了。如果只是這樣,敖維沒理由會跟相公約戰。」
 
「這可不妙,」水清瑤不安地說:「雖然游郎這兩年經歷了不少決鬥場面,但敖師兄自小就喜歡跟其他人比武,身經百戰。論經驗他們二人的可是差遠了。」
 
「相公他只以為武功好就好,卻不明白場上的智慧亦能夠左右大局。」司馬幽如說:「我猜敖維就是要引誘游同塵進入五蘊皆空的狀態──」
 
語音未落,游同塵已經沉不住氣,放空頭腦──召見五蘊皆空。
 
游同塵雙目矇矓,卻能用心眼透視敖維整個人,使敖維的虛位弱點都赤裸裸地暴露在游同塵心中。配合無色無相的出手,游同塵將乾為上卦的八招三皇五神劍重疊在一起,八條黃龍撲向敖維張牙舞爪,讓敖維無處可逃!
 
──啊啊啊!
 
八條黃龍往四方八面飛散,游同塵忽然整個人往後彈開,重重地跌了一跤。而敖維則用劍尖指向游同塵,並有灼熱的氣勁纏身護體。




 
「這是五方五老功!」游同塵原本失焦的雙目回神過來。
 
原來司馬幽如沒有說錯,敖維正是留著他的殺手鐧。但游同塵已進入五蘊皆空狀態,沒有退路,一定要在半柱香的時間之內擊倒敖維。
 
「喝!」游同塵馬上提劍衝向敖維,卻在十步之外被敖維護體的劍氣從不同方向劈往自己,瞬間被斬了幾道血痕!
 
「這是什麼鬼?」游同塵連靠近敖維的方法都沒有,又怎能向他出招?
 
但見敖維專心一致,舉劍指向游同塵。這就是敖維一直追求的最高境界──以氣御劍,以劍御炁。
 
知道氣和炁的分別嗎?氣只是人體內的後天之氣,實際上是非常非常的渺小;相反炁是構成天地萬物的自然之炁,灝瀚無邊。敖維藉著五方五老功,再配以一炁劍法,便能用自身之氣四兩撥千斤,隨意劍揮舞天地之炁。
 
此時敖維使的已不再是劍氣,而是劍炁。
 




至於游同塵,他面對敖維的劍炁圍牆,顯然束手無策,就眼睜睜讓半柱香的時間慢慢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