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同塵注視著五方五老真勁背後的敖維,卻發現敖維毫無破綻,與白鹿派五人分別運功時完全不同。
 
「游同塵,你不攻上來的話就換我出招了!」
 
敖維不等游同塵回應就虎步衝前,一劍牽動天地之炁,直刺向游同塵心臟──游同塵橫劍防禦,卻有如承受千斤重擔;雙腳下沉,頓然整個人失去平衡,往後翻滾數圈!
 
剛擋下一招,另一招又迎面撲來!游同塵縱然勉強抵住,但又被撞至半空中,再砰聲擲地,看得現場觀眾十分緊張。
 
「……!」邑陽公主看著心痛,想掙扎去救游同塵,代游同塵受苦,卻被烏洛蘭捉住了。
 




另一邊廂六位夫人和薛初鶯亦不忍心看著游同塵捱打,有衝動要上前阻止。但游同塵好像知道其他人擔心自己似的,就馬上爬了起來,稍為調息又再次跟敖維對招──
 
「啊啊!」
 
一陣肌肉撕裂的聲音,游同塵又再次被敖維的劍炁斬得遍體鱗傷。事實上敖維將五方五老內勁融入於一炁劍法,比起白鹿派以純氣功作為攻擊,出招變得更刁鑽、更具威力。
 
而且敖維的劍炁若隱若現,游同塵若要拆招,就好像在風中跟空氣對劍;接過數招,已是傷痕累累,三皇五神劍完全失效。
 
游同塵非常焦急,焦急除了是自己處於下風之外,還有五蘊皆空的狀態就快完結。要是這樣無所作為地結束的話,情況只會更惡劣,而且不會再有翻身的機會。
 




「可惡!」但游同塵心想,明明是五蘊皆空,如果自己還是心煩意亂那怎麼行?於是游同塵閉上雙眼,再次放鬆身體──整個人都變得輕飄飄,腦海再次回復一片平靜……
 
「游哥哥,你有聽過大衍之數嗎?」
 
眼前漆黑一片,但小珣的聲音卻清晰地在游同塵的腦海中傳來: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有五,地數三十,凡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
 
「這是什麼意思?」
 




「一、三、五、七、九,這是『天數』,合共二十五。『地數』亦是類同,合共三十。而五十五就是『天地之數』,能行鬼神。」
 
「陽數,天數,這是五方五老功的數字。所以清瑤說過五方五老功是世上至剛至陽的內功。」
 
「游哥哥,你還記得乾掛除了六爻之外,還多了一個爻辭叫做『用九』嗎?」
 
「記得。用九,見群龍無首,吉。這也是三皇五神劍能夠連綿出招的最高口訣。」
 
「可是凡事不能只追求最高。乾卦的乾象是天上的飛龍,但游哥哥也要看看地上奔跑的駿馬喔。」
 
游同塵的腦海中浮現一片草地,微風送爽,小珣的幻象正在替游同塵占卦,如昨晚一樣。
 
「昨晚的卦確實是『坤為地』。」
 
「游哥哥,坤卦就像乾卦,同樣多出了一個爻辭,叫做『用六』」。




 
用六,利永貞。是牝馬之貞。在狂風暴雨當中,若然要硬碰使飛龍在天,倒不如腳踏實地順地勢而走,如牝馬一般。
 
此時游同塵恍然大悟,原來他一直只顧三皇五神劍當中殺傷力最高的「用九」,卻忽略了三皇五神劍最不顯眼的「用六」。
 
「用九」著重搶佔先機,其招變幻莫測,招招制敵,乃三皇五神劍當中至為剛陽的狀態;「用六」反而是伺機後動,其招從一而終,招招順水推舟,乃三皇五神劍當中至為陰柔的狀態。
 
半柱香時間已過,敖維以一炁劍法刺向游同塵的喉嚨,但游同塵依然閉上眼睛沒有動作,直至劍尖逼至最近,游同塵便順著劍炁的炁勢而走,劍光一閃──打偏敖維劍招之餘,就連纏身的劍炁亦都馬上瓦解!
 
五方五老之氣至剛至陽,只能用至陰至柔的劍招才能破。當日薛初鶯的箭能射穿白鹿派道士的氣牆亦是同理,不能硬碰,只能順勢而走。
 
「游同塵……!」敖維雖然有所動搖,但時間不容許他停下來。只見敖維換上另一招以劍炁逼向游同塵,卻被游同塵緩緩一揮、迎刃而解。
 
這一劍代表了游同塵的三皇五神劍又到達另一境界,不再只是猛然進攻,而且兼具借勢防守,剛柔並重,可說是水火既濟。敖維的內勁雖然比游同塵強,但游同塵劍招路數遠勝敖維,兩人優劣漸漸現形。
 




「敖維!我要証明給你看我已經超越了你!」
 
游同塵猛然一刺,同時間敖維亦傾盡全力與游同塵對劍──
 
天意弄人,就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游同塵和敖維兩劍竟互相錯開,同時刺向對方的心臟!
 
游同塵不知道該怎麼辦,要是他收劍而敖維不收,就算自己能避開致命傷亦無法繼續戰鬥。於是游同塵閉起眼聽天由命,不敢想像下一秒發生的事情──
 
在漆黑中,游同塵感覺到自己的劍深深刺進了敖維,但自己卻安然無恙。他睜開眼,看見鮮血從敖維的腹部湧出。
 
熟識的場景又重演了一次,敖維在最後一刻選擇了收劍迴避,於是自己重傷,但游同塵卻毫髮未損。
 
「大師兄……」
 
敖維掩著傷口,說:「是你贏了……該說在劍炁破解之時已分出勝負……哼哼……」仰天冷笑數聲,敖維便如斷線木偶倒在地上。




 
「敖公子!」「敖師兄!」烏洛蘭和水清瑤立刻從不同方向跑上去,抱著敖維幫他止血。至於游同塵,則一臉茫然,呆愣站在敖維旁邊。
 
「讓開等我來!」矜兒亦馬上利用她的醫術嘗試為敖維急救,整個氣氛由一種緊張轉至另一種緊張。
 
「矜兒,敖師兄他會有事嗎?」水清瑤問。
 
矜兒熟練地替敖維穩定傷勢後,說:「幸好沒有傷及五臟六府,我看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太好了!」水清瑤放下心頭大石,並馬上吩咐雪月花三婢:「珂雪姑娘,妳立即趕回山陽宮命人準備急救物資和床舖,我們等會就送敖師兄回山陽宮療傷。」
 
「奴婢知道。」珂雪就依水清瑤的指示消失於眾人前。接下來水清瑤亦為了要保住敖維的性命而奔波努碌,到敖維脈絡回復正常之後已經是第二天的事情。
 
 
──距離撼斷龍脈還有2天。






-------------------

2月24日補充:
廣告時間,鑒於高登有正評加更活動,不過紙言的讀者未必有高登帳戶,所以黑貓現正舉辦 facebook 加更活動。黑貓 facebook 每 50 個 like 都會加更一回,替故事加速至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