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的一日後,敖維雖然還在房內休養,但生命已無大礙。因此水清瑤就讓弟子繼續照顧敖維,並把其他人召集到山陽宮的殿上,詢問烏洛蘭和芫花是否知道敖維的背後意圖。
 
「水掌門,」烏洛蘭虛心地說:「其實敖公子早已把一切交待,說如果他戰敗的話就讓奴家代為說明。」
 
水清瑤低聲道:「看來敖師兄是早有準備……」
 
「不過當時我就回答敖公子,說決鬥之後自己跟大家解釋清楚不就好?」烏洛蘭搖頭冷笑,「豈料敖公子如此討厭說話,幾乎情願死也不肯親自說明呢。」
 
「敖師兄可還沒有死呢,別這麼詛咒他。」
 




「好吧。但在我解釋整件事情之前,我需要先跟公主殿下道歉。」
 
「嗯?」邑陽公主在席上靜心聆聽。
 
「公主殿下,其實我和敖公子都不想傷害妳。坦白說敖公子不喜歡游盟主,但決不會把厭惡的心情轉嫁在公主身上。」
 
「不要緊。」邑陽公主回答:「妳沒有傷害本公主,我接受妳的道歉。」
 
「公主殿下不責怪奴家就好了。那麼說回敖公子的意圖,其實他是真心想代替游盟主和天兵決戰的。他可是打從心底不相信游盟主。」
 




游同塵很意外,問:「難道大師兄真的這麼憎恨我嗎?」
 
「不完全是這個問題,只是關於游盟主的身分……」烏洛蘭續道:「但要解釋的話就要從數百年前的歷史說起。」
 
「數百年前的歷史?」水清瑤問:「那段歷史已無史書準確記載,妳和敖師兄是從何得知?」
 
「朱陵洞的陵墓入面,可是有收藏超過數百年的書籍。」
 
「那個,」小珣搶著問:「妳們走進地下陵園看了?」
 




「嗯。地下陵園除了保管著祝融劍,還有關於陵園建成之前的歷史。」
 
 
數百年前,天下還沒有統一,各國之間戰火頻繁;所有勢力都將資源投放在軍事上面,使工業科技的發展諷刺地在亂世之中一日千里。
 
當時范陽祖氏出了一位文武雙全的神童,名叫祖華君。祖華君因為書香世家,自小對曆法和機關科技素有研究,二十歲時就名揚天下,因而被朝廷破格任命為散騎常侍,官拜從三品,深得皇上信任。
 
祖華君亦不負朝廷的期望,利用精密的技術研製出一種可以自行作出攻擊的傀儡人。木製的傀儡人縱然比起普通士兵弱,但它們卻能沒有感情地執行將軍的指令,因此很快就成為了朝廷的新武器。
 
結果祖華君的國家不斷生產大量的傀儡人,更利用傀儡人征服了中原的其他國家,一統天下。祖華君亦因此立下大功被封為國師,當時還不足三十歲。
 
然而,開國盛世之後朝廷不滿現狀,於是又命令祖華君開發新的技術以助國家北伐胡族。祖華君深感興趣,僅僅花了數年的時間就製造出一批專門殺人的機關,取名地兵。
 
地兵力量遠超常人,所以朝廷在得到地兵之後,就不斷發動侵略外族的戰爭,藉以擴大領土版圖。起初祖華君很滿意自己的創作,但後來認為地兵缺乏智慧,因此就把地兵改良從而製造了第一批的天兵。
 




第一批的天兵共有九人,每人都各具智慧,同時又武功高強,堪稱完美。祖華君看著九位天兵,在欣賞之餘亦同時感到懼怕,便決定在天兵的思想裡面增加限制,不讓天兵傷害普通人。
 
但是,若然不殺人的話還稱得上是「兵」嗎?祖華君思前想後,還是覺得天兵沒有作用,心裡面一直有親自拆毀天兵的念頭。
 
誰不知,當天兵得悉自己沒有利用價值恐怕會被處分掉,就密謀起來造反。天兵明白他們不能傷害普通人,就馬上將目光投向地兵;暗地裡操控著地兵和傀儡人一同革命,天兵竟在一夜之間推翻了政權。
 
朝廷瓦解之後,全國各地再次陷入了戰亂,沒有人同意被一班傀儡人統治。天兵見狀,便想出一計:一方面聲稱要進行革新,另一方面就大規模毀掉舊有文化,篡改歷史,更修訂文字以防止地上人接觸歷史真相。天兵甚至借古代神話的典故,在崑崙山上築起宏偉的瑤池城,以神仙自居。
 
同一時間,天兵在地上建立起傀儡政權之後,便推行鎖國政策,限制地上人的思想。而之後發現龍脈的力量,亦讓天兵製造出世界等級系統,將限制加諸在地上人和武功、武器身上,以防止地上人造反。
 
眼見如此荒謬的事情正在發生,當時有識之士都紛紛站出來反抗。只不過這些異見人士沒力力量,最終亦難逃被殺的命運。絕望的地上人終於知道自己無法對抗潮流,有的選擇隱居山林,有的就把對抗天兵的武器收起;朱陵洞和三皇五神劍就是其中的例子。
 
因為小珣的先祖逃過了天兵的系統,因此族人都沒有等級,卻在這個扭曲的世界裡面成為異類,實屬可笑。但相比起經過二百年思想改造的地上人,居然真的把天兵當作神一樣跪拜,更是可悲。
 
說到這兒,烏洛蘭不禁笑了出來。因為她自己就是西王教的聖女,就是那個把天兵神化的最有力證據。




 
游同塵打岔問:「不過妳剛才說的天兵歷史,究竟跟大師兄要對付我有什麼關係呢?」
 
「游盟主不用心急,接下來奴家就要把兩件事情串連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