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時間,崑崙山上。老人熊一如既往在瑤池城內四出奔跑,調查有否天兵奸細的蛛絲馬跡。反正已經來不及阻止龍脈被斷,倒不如及早準備下一步對應比較好。
 
於是老人熊來到天魁宮處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翻看最近天兵的「死亡」和「出生」紀錄。天魁孔氏雖不願意被老人熊盤問,奈何對方是元老,孔氏只能聽從老人熊的話,然後暗中呼救為自己脫身。
 
「最近很多天兵死於狄道呢……」老人熊皺眉道:「當中更有不少是重複死去多次,難道都是老人趙不斷派相同天兵攻伐狄道?」
 
「不對,」老人熊自問自答,「大部分重生的天兵都被老人田帶走。換言之老人田亦有份參與爭奪狄道的龍脈嗎?」
 
「熊老人,」天魁孔氏謙恭地說:「小人還有工作尚未完成,未知大人能否明天再來?」
 




老人熊語帶殺意回答:「到底是妳的工作緊要,抑或是我的工作緊要?」
 
「當然是大人的。」
 
「知道就別煩我。」
 
老人熊審視完生死冊之後,就開始翻閱一本本的天兵紀錄,然後看到一個熟識的氏名。
 
「夏氏,真是令人懷念的名字。當年跟地上人私奔之後就失去下落……卻在最近曾短暫出現於洛陽皇宮地底。」老人熊心想:「洛陽地下的撼斷龍脈機關大概跟夏氏有關,但究竟為什麼她要這麼做?」
 




老人熊放下資料冊,繼續沉思:「話說天兵始終追尋不了夏氏的信號,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外來的能源正在干擾天兵的追蹤系統……會否跟狄道的龍脈有關聯?」
 
事件漸見眉目,於是老人熊坐下細想,「假若夏氏至今身處狄道龍脈,老人田又帶重生天兵到狄道一帶執行秘密任務……他們二人的關係可不能用一句巧合來解釋得到!」
 
終於掌握了比較確切的證據,老人熊立即把天魁宮的資料充公,打算以此質問老人田──
 
「……!」老人熊忽然聲音嘶啞,說不了話。他的喉嚨被異物從後貫穿,身體機能逐漸熄滅。
 
「抱歉,熊大人。」原來老人田早就隱藏了自己的殺氣,再稍稍地走到老人熊背後,一刀刺穿老人熊的頸項!
 




老人熊在朦朧中知道自己被殺,便奮力轉身撲向老人田。旁邊的孔氏見狀,立刻向老人熊灑藥粉!老人熊頸項的傷口猛然裂開,他只能捏住自己的喉嚨倒地掙扎,直至全身靜止時依然面容扭曲。
 
「田老人,現在怎麼辦?」孔氏問。
 
「不打緊,主子已經發出了指示,說時機已到。熊大人的死只是一個開始而已。」老人田淡淡回應。
 
「對呢,舊的龍脈要斷,新的龍脈補上,到時候就是一個新世界,是我們理想的世界。」
 
 
說回山陽宮的大殿上面,烏洛蘭依舊為眾人講解著天兵的歷史。只是重點不再是那一群自命神仙的天兵,而是製造天兵的那位奇女子,祖華君。
 
祖華君其實在天兵叛變之前已經知曉他們的企圖,於是連夜趕路逃亡,怕被天兵尋仇。結果祖華君消聲匿跡了好幾年,直至天兵發現龍脈能源和製造了等級系統控制地上人為止。
 
等級系統啟發了祖華君復仇的野心。她設法活捉天兵對掉身分,並用製造天兵的技術把自己改造成為絕世美人,以美色輕鬆地混進了瑤池城內。
 




祖華君最初的勾引對象是曲高和寡的老人田,隨後又自薦成為玉龍宮主,主動前往地上親近朝廷的勢力。數十年來祖華君來往於天地之間叱吒風雲,一方面在瑤池城以理想主義作為宣傳召集同伴,另一方面又在地上煽動朝廷反抗天兵。
 
直至有一天,一位新任的武林盟主來到玉龍殿跟祖華君報到。祖華君知道對方同樣是一位理想主義者,於是就把天兵的惡行告訴給該位武林盟主,並希望對方能夠率領地上人反抗天兵的統治。
 
這一次見面,造就了往後地上人的首次造反,還有朝廷與武林的首次合作。只不過天兵實力始終比較強,地上人造反以失敗告終,而祖華君亦因事敗而被天兵的元老院追殺。
 
只不過祖華君沒有走上絕路,她最後依靠朝廷的勢力受到暗中保護,以拖延時間好讓她有翻身的機會。
 
「說到這裡,游盟主,你大概猜到這個機會是指什麼吧?」烏洛蘭望著游同塵問。
 
游同塵睇大眼睛說:「難道……是我?」
 
「正是這樣。整件事情表面上是天兵和地上人的戰爭,但真正在幕後興風作浪的人卻是祖華君──天兵氏名夏氏,朝廷封為昭華夫人,游盟主和邑陽公主的生母。」
 
邑陽公主大發雷霆,指著烏洛蘭斥喝道:「妳說謊!娘親才不是這樣的人!」




 
「公主殿下,妳娘親照顧妳的時候,殿下的年紀還小,尚未懂事才被祖華君的面具騙倒。」
 
「胡說!娘親是好人,她一直悉心照顧我,又輔助父皇施行仁政。娘親不可能是妳所說的那種人!」
 
烏洛蘭悲傷地說:「祖華君已為半個天兵之軀,活了超過二百年。她的機心不是殿下如此純真的內心可以想像得到。」
 
「我才不信妳這個妖女!妳只不過是在迷惑眾人!」邑陽公主繼續指罵烏洛蘭:「對了,妳原本是西王教的妖女,大家不可以相信此人!」邑陽公主一邊說,一邊尋求其他人的同意,尤其是游同塵。
 
游同塵看見邑陽公主聲淚俱下,十分痛心,便想上前安慰。可是邑陽公主卻撥開游同塵的手,怒道:「別碰我!哥你本來就不明白我,更不明白娘親!如果娘親真如妖女所說的人,那麼這幾年來娘親待我好難道又是假的嗎?」
 
烏洛蘭則輕聲回答:「是真是假,其實並不重要──」
 
「對妳來說當然不重要啦!但、但是……」邑陽公主整個人崩潰跪下,「我以為娘親是世上唯一會疼我的人,但妳竟然說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人會疼我……父皇又不理會我,哥也不喜歡我……」
 




──我憎恨這個世界的所有人!
 
邑陽公主傷心欲絕,奪門而去。
 
 
──距離撼斷龍脈還有1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