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瑤池城內的元老會議跟以往很大分別,平日的九大元老居然只有八人。看見老人熊的席上空空如也,老人智就問:有人知道熊弟發生什麼事嗎?」
 
老人昭亦感到意外,說:「每次元老會他都很熱心發言,從沒有試過缺席……很可疑呢,尤其在這個重要時刻。」
 
老人趙卻輕佻地問:「聽說老人熊那傢伙還失去了信號,不會是死了吧?」
 
「哪裡有人敢對元老院動手?」老人智說:「除了這裡元老院的人之外。」
 
「不、不會真的死人吧?」老人晉不自然地望向老人田,但老人田沒有理會他。
 




「慌什麼?」老人韓說:「就算死了,只要把遺體送回天魁宮重生就好。」
 
「韓弟你可說得輕鬆,」老人昭道:「別忘記重組身體需要大量地上人的屍骨和龍脈能量。可是你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弘農龍脈的最後一天……嗎。」
 
「就是這樣。假如在這個時候死掉,任何天兵都沒有方法重生。」老人昭挑釁地問:「你猜會不會有人趁這個時機要獨佔元老院的權力呢?」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老人韓淡然回答。
 




不過老人智亦有相同想法,於是說:「事到如今,這裡任何人都不值得相信;元老會議也變得毫無意義,倒不如立即散會,各自用自己的方法開掘新的龍脈吧?」
 
「看來智兄你是胸有成竹喔。」老人趙質問老人智:「已經快將失去龍脈無法重生,我們不是更應團結一起,善用餘下的珍貴資源嗎?」
 
「趙弟,要不是你偷步搶佔龍脈卻鎩羽而歸,你還會打算跟我們『合作』嗎?」老人智續道:「我們九位元老一向各自為政,這是一直以來的相處方式;不需要什麼團結,只要不互作對就已經很好。」
 
「嘖,那我也無話可說了。」老人趙知難而退,他可不想成為下一個失蹤的老人熊。
 
接著,老人韓突然站了起來,道:「既然元老會議沒有意義,我就先行離席好了。」
 




「我也是呢,」老人昭也舉手說:「我情願回房跟美女睡覺,也對新的龍脈沒有興趣。老人智,你喜歡的話就拿去吧。」
 
隨即老人景亦附和道:「對了昭兄,剛剛我的手下從地上帶來幾位美女,你有興趣一同享用嗎?」
 
「哈哈哈,還是和景弟最合得來!」老人昭拍拍老人景的肩膀,並跟在老人韓身後一同離開。
 
「好了,我也有要事要處理,失陪。」老人智亦離開座位,準備返回住所處理搶佔新龍脈的計劃。
 
如是者,這也是最後一次由一眾老人主持的元老會議。此時沒有人想到,下一次出席元老會議的人將會是面目全非。
 
 
八月三十日的晚上,還有半個時辰,八月便成過去。敖維雖然已經醒過來,但仍然身負重傷,需要留在山陽宮內休養。另外邑陽公主也是身體抱恙,臥病在床,暫由矜兒貼身照顧。至於其他人,則跟隨游同塵來到洛陽城內,準備見證龍脈撼斷的一刻。
 
「游郎,在擔心公主嗎?」水清瑤輕聲問。
 




「不,有矜兒照顧她,又有胡前輩和薛家兄妹留守在山陽宮,大概不用擔心……」游同塵與六位夫人和珂雪坐在洛陽南門的城樓上,靜候時間流逝。
 
洛陽的夜空昏暗無光,烏雲密佈。這一晚,朝廷還頒布了特別宵禁令──雖說平日同樣有夜禁,但只要青樓賭館等有給予「疏通費」,夜巡還是不會過問的。
 
可是今晚並不一樣,街上夜巡比平日多出數倍,家家戶戶都一早熄燈睡覺不敢外出,氣氛相當緊張。
 
「相當寧靜呢。」姬藻一副無聊的樣子說道。
 
「這裡耳功最厲害的就是藻兒,連藻兒都聽不出有異樣的話大概就是沒有異樣了。」游同塵說。
 
司馬幽如便回應道:「唉,如果整件事情都是昭華夫人在背後策劃的話,龍脈撼斷也是她的計劃其中一部分呢。」
 
司馬幽如想起昨天殿上的情景。就在邑陽公主憤然離場後,烏洛蘭還進一步解釋了祖華君的陰謀──透過新舊龍脈的交替,祖華君將會覆寫全新的「玄黃九律」,從而改變世界的規則,讓自己成為絕對存在的唯一神。
 
司馬幽如續說:「假如烏洛蘭姑娘所說屬實,那麼天兵同樣是昭華夫人的眼中釘。或許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昭華夫人早已收拾了瑤池城的天兵,因此這幾日天兵才沒有動靜呢。」




 
「真的是這樣嗎?」游同塵悲傷地嘆息。雖然他對母親沒有任何印象,但公主卻很喜歡母親,所以她才會在殿上那麼激動。游同塵問:「這樣的話,究竟一直以來我做的東西是否正確?」
 
「游郎,就算昭華夫人有什麼想法,但你是為了我們的共同目標而一直奮鬥到現在吧?」水清瑤溫柔的笑著說:「游郎的出發點是為了其他人好,這樣就一定沒有錯。」
 
南宮青青亦附和說:「對。現在胡思亂想也沒有辦法,待之後跟母親大人相見的時候自然會知道真相。」
 
「游哥哥,無論怎樣小珣都會支持你的喔。」小珣抱著游同塵的手臂說。
 
「嗯,謝謝妳們──」游同塵說到一半,洛陽的城牆忽然轟隆轟隆地左右劇震,游同塵馬上摟抱小珣和姬藻以備任何危機;同時間夜空不斷閃爍深紅色的光,又從四周八面傳來悲哀的鳴叫聲,像是居於天上的猛獸正在慟哭一般。
 
「游哥哥,你看那邊!」抱在懷中的小珣指著洛陽城內洛水,發現洛水同樣發出一陣陣紅光,恍如人體血脈。可是這條血脈越流越急,更不斷拍起大浪,朱紅的浪花慢慢升上半空然後消失!
 
不單止這樣,街上夜巡每個人的身體都放出各種淡光,一個一個的小光球從體內浮出,慢慢消散。一時間整個洛陽城甚至全國各地都被五光十色的光點照亮半空,那些光點從地上人身上散出,連游同塵等人亦沒有例外──
 




不對,唯獨小珣沒有放出淡光。因為一陣陣的淡光彷彿意味著地上人的枷鎖,過了今夜所有人都變成小珣一樣,再沒有等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