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同塵一行人途經孟津渡返回山陽時,已經是兩天後的黃昏。
 
「咦,小姐妳回來了。」眾人回來山陽宮,剛好碰見矜兒正在前園替姬藻打理花壇。
 
水清瑤回答說:「對啊,辛苦妳了。」
 
「不客氣。」
 
游同塵亦附和道:「矜兒,我也好想念妳喔。」
 




「笨蛋,不要臉!」矜兒面紅起來,於是連忙扯開話題,轉頭問水清瑤:「雖然機會不大,但話說小姐妳們回來山陽的時候有在外面遇到敖師兄嗎?」
 
「沒有呢,敖師兄又走了?」
 
「就是這樣。今早他和烏洛蘭小姐的睡房都空空如也,我猜他們二人又漏夜離開了山陽宮吧。」矜兒說:「我還真搞不懂敖師兄,難道這樣子神出鬼沒會比較酷嗎?而且他的傷口才癒合不久,又趕路的話很容易再受傷的。」
 
水清瑤嘆息道:「不過是敖師兄的事,我想他應該是返回臨湘劍門了吧……說起來,我也有一段日子沒有在門內露面呢。」
 
「抱歉,」游同塵說:「要清瑤妳一直陪我東奔西跑,以致無閒打理臨湘劍門事務。」
 




「游郎的事也是我的事,夫妻之間沒什麼好計較的。」水清瑤笑說:「不過臨湘劍門的事也是游郎的事,別忘了你還要替水家傳宗接代呢。」
 
「游哥哥是答應跟小珣生小孩在先喔!」小珣不滿地說。
 
矜兒望著游同塵,沒好氣道:「你就好啦,待所有事情結束之後,你就可以發揮你種馬的本領了。」
 
可是游同塵若有所思,喃喃自語:「事情結束嗎……其實現在我算不算已經完成了目標?」
 
回想一下,游同塵當初要做武林盟主,要消除地上人的等級,如今通通都已經實現了。那麼接下來游同塵應該要怎麼辦?
 




「對了,」矜兒打斷了游同塵的思緒,說:「說起回家的話,之前齊集中原的其他門派都陸續跟胡前輩請辭了。詳細的話可以到書房找胡前輩問問呢。」
 
水清瑤回答:「好,我和游郎先去找胡前輩。其他人如果累的話就留下來休息吧。」
 
「我也去看看老胡。」司馬幽如說著,然後跟游同塵和水清瑤一起走往書房去了。
 
 
「老胡啊,聽說其他門派都已經離開中原了?」一入書房,司馬幽如就走到書櫃旁邊,開門見山與老胡對話。
 
「是小司馬呢,嗯,妳說得沒錯。」老胡把手上書本放回架上,並坐了下來,說:「畢竟等級消失之後,很多地方衝突都多了。你們不是從洛陽那邊回來的嗎?當地城鎮有一間武館被鎮上的居民洗劫了,說因為武館師傅不肯教他們武功所以就把秘笈搶走。」
 
「咦?是這樣啊……」司馬幽如說:「現在沒有等級,大家都想試一下能否學到以前因為等級不足而無法學懂的武功吧?」
 
「這個就不用測試了。」老胡說:「以往也有弟子試過修練等級要求比自身高的武功。但當他們照著秘笈修練的時候,胸口會感到非常痛苦,經脈流動亦會閉塞,不可能繼續練下去。可是現在已經沒有這個問題了。」
 




「原來已經實驗過了嗎?果然之前的限制都是來自龍脈的力量。」
 
游同塵聽見之後,便想起一個主意:「你猜如果我跟其他女子雙修的話,會不會有等級的獎勵或者懲罰?」
 
「如果相公你想要試的話,」司馬幽如笑說:「我就要跟南宮姐報案了。」
 
「不!我只是說如果罷了!呵呵。」
 
「咳咳。」老胡打岔說:「總之剛才提及之事只不過是冰山一角。由於修練武功再沒有等級限制,聽聞有不少富商已經開出天價,對各門各派的秘笈虎視眈眈,因此其他掌門都離開中原返回自己門派了。」
 
游同塵好奇地問:「這樣也和商人扯上關係呢?」
 
司馬幽如回答:「做買賣就是看供求的關係。現在任何人都可以修練高等武功的話,對於此類秘笈的需求自然就會大增。商人的鼻子最靈敏了,不可能放過這個發達的機會呢。」
 
「真複雜,感覺問題怎樣都解決不完。」




 
「但是朝廷不會放任情況惡化下去吧。現在洛陽城內正在趕修受禪台,以準備即將舉行的禪讓大典。」司馬幽如續道:「到時候李太尉正式即帝位,一定會傾盡全力粉飾太平,所以近期的零聲混亂我也不太擔心。」不過司馬幽如沒有說,李太尉對於武林的態度又將會是另一個問題。
 
而游同塵聽見朝廷之事,又想起了邑陽公主,便問道:「胡前輩,最近公主可好?」
 
「公主殿下嘛,其實她身體沒大問題,只不過氣息不好,整天都沒精打采的。」老胡搖頭說:「這大概是心病,只怕就算是神農宮的藥方,亦無法醫治得到公主殿下呢。」
 
「看來母親的事情對公主打擊很大……」游同塵喃喃道。
 
「游郎,你是公主的家人,現在只有你才能替公主分憂了。」水清瑤輕聲說。
 
「但我也不知道母親真的是否如烏洛蘭姑娘所說一樣,只是利用我去推翻天兵的統治。」游同塵低頭說:「現在不知道母親怎樣想,我也不懂得如何去安慰公主了。」
 
水清瑤看見游同塵心情低落,便微笑道:「無論如何,我也是會支持游郎的。所以你也要同樣,永遠站在公主的一方,這樣就可以了。」
 




「對呢,我之後就去探望公主吧……畢竟回家了也沒有跟公主打聲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