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游同塵想探望邑陽公主,不過當晚邑陽公主以身體抱恙為由,沒有接見任何人。游同塵亦只好回房睡覺,然後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這裡是……」游同塵望向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非常寧靜。於是他走了幾步,卻聽見自己腳步的回音不斷在虛無之中飄盪。
 
「喂──!」游同塵大叫,半秒後相同的叫聲又傳回自己耳邊,彷彿置身於山間之中,但山上獨有自己一人。
 
「不用害怕喔。」忽然有一把親切的女聲直接浮現在游同塵的腦海裡。
 
「妳是誰?」
 




「怎麼了,塵兒,你不認得母親的聲音了嗎?」
 
在眼前黑暗的空間漸漸出現了一點光,還有一張木椅。接著昭華夫人走近木椅,坐了下來,微笑著對游同塵說:
 
「塵兒,好久沒見了。聽說你的武功已有大成,比起父親更是青出於藍。能夠看見兒子出人頭地,天下間沒有人比做娘親的更加高興呢。」
 
「娘親……」游同塵戰戰兢兢地說:「我已經完成了父親的遺願,跟朝廷一起把等級系統消滅了……這也是娘親妳願意見到的嗎?」
 
「當然了。我的好孩子,你做得很好。」
 




「可是西王教的聖女說,娘親妳只不過想借爹和朝廷之手推翻天兵,並不是真心為地上人解除等級限制……這是真的嗎?」
 
昭華夫人認真地回答:「天兵把地上人當作奴僕使喚,若然我們要推翻天兵的統治,破壞龍脈就是最佳的方法。這個當年你的父親也是同意的。」
 
「可是……」游同塵問:「母親你推翻了天兵之後,是想自己管理這個世界嗎?」
 
此時昭華夫人的臉容變得祥和,說:「塵兒,這幾天地上沒有了等級,你認為大家的生活有變好嗎?」
 
「我……我不知道。」
 




「沒有等級之後,所有人都互相猜忌;本來能力不足的人又妄想搶奪有能者的資源,造成了社會之間的矛盾和撕裂。」昭華夫人說:「相反如果所有人都有等級,大家就會有奮鬥的目標。他們可以專心學武,建設社稷,這樣國家才能安定繁榮。」
 
「但是這樣又跟天兵有什麼分別?」游同塵續問。
 
「當然不相同。天兵他們把自己當作神仙,在背後不斷壓榨地上人,用地上人的屍骨來製造天兵與地兵。他們只不過是一堆自私自利的人罷了。」昭華夫人嫣然道:「可是我不一樣,我會創造一個天兵與地上人能夠和睦共處的國家。雖然大家依然會有等級,但這是無可避免的。因為平民百姓需要有才能的人來管治,就像小孩需要母親來照顧一樣。」
 
昭華夫人走近游同塵,誠懇地望著他,說:「塵兒你跟娘親一樣,都是有能之士。你既然已經有等級50,留在擁有等級的世界才適合你。」
 
游同塵十分困惑,他實在不懂得自己應該選擇一條怎樣的路前進。於是游同塵問:
 
「我能夠升到等級50,也是娘親妳計劃的一部分?」
 
「沒錯。天下間所有母親都希望為子女選擇一條最好的路,我也不是例外。塵兒你過來幫娘親打理新的天下,這個選擇才是對你最好的。」
 
──我不同意!




 
從另一個黑暗角落裡面,水清瑤跑了出來,說:「游郎,你不可以走回頭路。我們不是約定好要一起創造一個自由、沒有等級限制的世界嗎?」
 
「妳一定是水清瑤姑娘了,塵兒能夠娶到妳這樣漂亮的妻子,我作為娘親也很高興。」昭華夫人續道:「但妳所追求的自由不一定對塵兒是最好的。只有母親才會無私地為子女的將來作出抉擇,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游郎已經是成年人,婆婆妳何必還要牽著游郎的手走呢?」
 
昭華夫人變得不耐煩,說:「可是水姑娘看不見沒有等級之後的世界有何問題嗎?限制是維護社會穩定的必要手段,過度的自由才是對百姓有害的。」
 
「事實正正相反,因為現在百姓沒有自由才會感到迷茫。」水清瑤說:「我們都被天兵的思想薰陶太久,認為每個人一出世就要習武,只有習武才能出人頭地。我不希望游郎成為武林盟主之後,反而變成了擁護權力的人。」
 
水清瑤抬頭道:「先父經常告誡我習武之人要懷著謙卑的心,要以武術幫助弱勢,決不能用武力去打壓其他比自己弱小的人。可是婆婆妳說的等級只不過是將武功用作階級的象徵,把武術視作鞏固勢力的手段。這不是習武之人應有的品行。」
 
「水姑娘妳振振有詞,難道妳又有其他方法可以解決沒有等級之後的紛爭嗎?」
 




「我已經想通了。」水清瑤堅定地說:「我會把所有臨湘劍門的武學秘笈公諸於世,任何人只要喜歡的話都可以學習本門武功。我想告訴大家其實五大派沒有什麼了不起,甚至武林盟主也只不過是普通人一個,我一直在游郎身邊我很清楚。」
 
水清瑤續道:「在我的人生裡,我遇見了很多比我有才華的人。他們不一定武功比我高,但他們可能很聰明、又或者醫術高明救了不少人。就算煮菜很好吃的人,他們可以為其他人帶來歡樂;我認為他們都很值得尊敬,並不是習武才會對社稷有貢獻的。因此我決定了,要將武術從至高無上的寶座拉下來,這樣百姓才能夠真正掌握到自己的未來,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自由。」
 
「妳瘋了嗎?水姑娘妳是臨湘劍門的掌門,可是卻打算拆臨湘劍門的招牌。」昭華夫人說:「我活了二百多年,人生閱歷比妳多得很。水姑娘妳所說的都只不過是紙上談兵,只是空洞的理想。」
 
「沒錯,我是臨湘劍門的掌門,但我的劍只會為弱者而揮。」
 
昭華夫人不再理會水清瑤,轉移向游同塵問:「塵兒,你是娘親聰明的兒子,你一定知道該如何選的。你要跟娘親走還是跟水姑娘走?」
 
「當然是清瑤!」游同塵心裡想著:「我的劍只會為清瑤而揮。」但不敢說出口。
 
「哈哈……竟然十月懷胎竟也及不上一個外人……」
 
隨著昭華夫幾聲冷笑,游同塵的意識亦開始模糊起來。之後再張開眼睛,游同塵發現自己只不過是睡在床上,窗外還是漆黑一片。




 
「游郎……」
 
游同塵望向枕邊一襲薄衣的水清瑤,原來她只是在做開口夢,還喊著自己的名字,十分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