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游同塵拒絕之後,昭華夫人坐在狄道官邸的機關室內,一臉不悅。
 
話說雖然西北雍州的狄道與山陽相距超過二千里,但如今昭華夫人控制住該地隴西群山以及洮水的新龍脈,因此她能夠使用天兵之術「千里魔音攝魂大法」與他人腦中對話。
 
窗外月黑風高,正是深宵時分;不過昭華夫人要與崑崙山上的心腹聯絡,這反而是最適合的時間。
 
「田大人,打擾你了。」昭華夫人很快就調整了心情和聲線,以千里魔音與老人田神交。
 
「是夏大人嗎?已經這麼晚了,有何吩咐?」縱使瑤池城沒有龍脈,老人田無法以千里魔音與昭華夫人交談,但是昭華夫人能夠聽見他在腦海裡的自問自答,就如剛才跟游同塵對話時一樣。
 




「田大人。地上的餘黨在經過地兵洗禮後,依然對於崑崙山存有異心,不肯歸順我們。」
 
「區區地上人居然如此囂張,夏大人認為該怎麼辦?」
 
「我希望盡快奪回瑤池城的控制權。」昭華夫人解釋:「雖說我已確保了新的龍脈,但天兵的機關始終藏於崑崙山中;崑崙山的機關與狄道的龍脈就像兩塊拼圖一樣,缺一不可。」
 
「那我有什麼能夠幫助得到夏大人的?」
 
「現在元老院八個人裡面,已經有三人棄暗投明支持我的理念。這當然有包括田大人在內。」
 




「原來還有其他同志嗎,連我都不知道呢。」老人田有點意外。
 
「不是我故意要隱瞞你,只是我擔心田大人知道太多反而不利於行動。」
 
「我當然不會懷疑夏大人,請夏大人繼續。」
 
昭華夫人續道:「在元老院內有人支持我的理念的同時,亦有相當頑固的傢伙存在……而最礙眼的那個就叫老人昭。」
 
「夏大人的意思,是想我去對付昭大人?」
 




「沒錯。我需要你在明天刺殺老人昭,到時候月氏會幫助你。」
 
「月氏……是前玉龍宮主,如今被貶為昭大人私娼的月氏嗎?」
 
「正確。月氏她雖然武功及不上老人,但在天兵之中亦算上乘。而且我亦安插了其他人在老人昭的身旁,明天只要聽從我的指示,你就能輕易潛入老人昭的大宅。」
 
「不愧是夏大人,原來早已部署妥當。」老人田恭敬地說。
 
「那些老人把其他天兵壓迫得太緊,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昭華夫人續道:「明天我會親自指揮你和月氏,這次行動事關重大,不容有失。」
 
「我明白。」
 
「很好,那田大人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祝我們的理想早日實現,夏大人晚安。」




 
對話結束後,昭華夫人張開眼睛,離開了座位,走到窗邊看著夜幕下的狄道城。她暗自發誓要奪取天下,她要證明給那個人看自己的方法並沒有錯。
 
 
翌日午時,老人昭果真如當日在元老院上的宣言,終日只顧在廂房裡跟私娼雲雨。在粉紅色的簾幕之中,除了赤條條的老人昭之外,還有十數俊男美女;當中月氏國色天香,且對房中之術頗有心得,服侍得老人昭得非常滿意。
 
「爽啊!」老人昭大字形的躺在大床上,與美人左擁右抱。
 
月氏則媚聲奉承道:「昭大人的功夫實在太棒了,在崑崙山上沒有男人可以比得上昭大人。就算在元老院內好像是智老人,那老頭子只懂權謀之事,根本不明白男女之間的好。」
 
「哈哈,對!那老頭要龍脈的話就送給他,我才不在乎。」老人昭把一絲不掛的月氏抱近,「那老頭把地上人管理好,然後我就搶他在地上的女人享樂,這樣才叫快活啊!」
 
「噢,昭大人你還要再來嗎?可是妾身快受不住了。可以讓其他妹妹來陪伴你嗎?」
 
「嘿,不可以呢。」老人昭馬上把月氏壓到床上,雙手粗暴地蹂躪月氏的嬌軀──




 
忽然從房外傳來了爭吵聲,內容大致是這樣:
 
「請大人留步,昭大人正在房內休息──啊啊!」
 
外面的侍從阻不了那個不速之客,於是吵鬧聲越來越接近,老人昭便推開月氏,下床發脾氣破口大罵:
 
「是哪個混蛋斗膽壞我興致?趕快滾出來,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老人昭光著身子走到廂房門前的屏風,一掌把屏風打爆,然後在木碎背後看見了老人田。
 
「田弟,你來幹什麼!你不懂禮貌嗎?」
 
「昭大人,」老人田沒有表情地說:「我是來取你的性命。」
 




老人昭聽見覺得有趣,反而冷靜下來,「哦?原來你就是那個殺死老人熊的凶手──」
 
語音未落,老人昭就一拳往老人田的臉轟過去!但老人田沒有閃避,而是同樣用拳頭迎擊──兩拳相撞,老人昭的拳骨竟然「砰」聲碎裂!
 
老人昭瞪眼驚道:「怎麼我的內力跟不上我的出手?」然後急忙回頭,但月氏已經亮出匕首刺向老人昭!
 
「你這婊子在床上封了我的穴道嗎?」老人昭一怒之下衝破被堵經脈,接著用沒有受傷的手連續向月氏擊出三掌,且全數命中!
 
月氏面色蒼白,按住胸口退後了幾步。但幸好她的內功底子不差,加上老人昭在中了自己媚術之後功力亦打了折扣,才沒有像常陳費氏那樣經脈爆裂而亡。
 
「姐姐!」其餘的私娼一湧而上,原來房內的所有人早已叛向昭華夫人。他們當中有數人上前攙扶月氏,其餘的人就在房內佈陣阻止老人昭逃離廂房。
 
此刻老人田警告說:「昭大人,好漢不吃眼前虧。只要你投降的話,我們會有方法將你重生,讓你繼續享樂。」
 
「別廢話,我老人昭從來都不會向別人低頭!」




 
「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老人田猛然撲向老人昭,與此同時,房內其他私娼亦列陣對老人田攻擊,一時間十數赤裸男女在房內展開了大混戰。
 
原本老人田與房內私娼素未謀面,但身處千里之外的昭華夫人透過「千里魔音攝魂大法」洞悉房內狀況,並即時指揮眾人;此刻老人田等人的出手配合得天衣無縫,很快就把老人昭迫至死角。
 
老人昭氣呼呼地問:「田弟,在幕後主使你們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恕我無可奉告。」老人田無目無神,他只是遵從昭華夫人的指揮行事,活像半個傀儡人。
 
而以上亦是他們二人最後的交談。語畢,老人昭的廂房被打鬥和叫喊聲充斥,但外人卻不以為然,以為又是老人昭正在虐打私娼的日常景象。直至老人昭頑強抵禦數百招後,廂房內才恢復了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