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崙山上醞釀巨變,而地上亦正步向改朝換代。
 
游同塵昨晚做了一場怪夢之後,在第二天便問水清瑤有沒有印象夢見昭華夫人。水清瑤回答有,顯然當晚他們二人與昭華夫人在夢境裡連在一起。
 
「可是夢中的內容要告訴給公主知道嗎?」游同塵在房外的走廊與水清瑤討論昨晚的話題。
 
「就算要告訴公主,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呢。」水清瑤說:「雖然游郎的娘親是利用我們推翻天兵,但公主最在意的不是這個問題吧。」
 
「公主最想知道是母親會否也在利用自己嗎……」游同塵喃喃自語,但一提起公主,公主就出現在二人眼前──
 




「哥,我要見娘親!」邑陽公主什麼開場白也沒有,一來就嚷著要見昭華夫人。
 
而游同塵就苦笑回答:「可惜我也不知道現在娘親身處何地呢……」
 
「但你們不是為了要開路上崑崙山才撼斷龍脈的嗎?我們就上崑崙山找啊!」
 
游同塵無奈地說:「之前的計劃確實如此。但如今情況有變,在李太尉掌權後朝廷大概不會再支援我們。現時單靠武林的力量恐怕無法與崑崙山上的天兵匹敵……」
 
「那哥你們打算就這樣罷手了嗎?」邑陽公主不滿地說:「難得我們花了這麼多功夫把天兵地兵趕回崑崙山,卻又不乘勝追擊,不就等同於放虎歸山?」
 




「雖然我也不想放虎歸山,但上一次我偷偷繞過李太尉把弘農的蚩尤殺死,他應該對我恨之入骨,很難再跟朝廷合作了。」
 
邑陽公主嘆氣道:「既然哥幫不上忙的話,我唯有回宮求父皇了。」
 
「等等。」司馬幽如走了過來,叫停邑陽公主,說:「之前我不明白皇上為何叫公主跟我們一起行動,但現在想來,或者皇上早就料到自己會有危險,所以才不留公主在宮中。如果妳現在回宮的話,這就是辜負了你父皇的一番心意。」
 
其實司馬幽如也不懂皇上意圖,她只不過穿鑿附會想公主留下來而已。而且動之以情對於邑陽公主來說最有效,所以公主也冷靜下來,然後不知所措。
 
就在這時候,忽然有八八門的弟子跑到游同塵等人前,緊張地說:「游盟主,剛才門外來了幾個自稱是李太尉的使者。現在那些人正在客殿上,並指定要見游盟主呢。」
 




「好的,我現在就去。」游同塵反應冷淡,但邑陽公主就大叫:
 
「哥,這是跟李太尉要求合作的好機會!」
 
「這個……好吧,但我要先聽聽李太尉的使者有什麼話要說。」
 
語畢,游同塵和其他人就走到殿上,連同老胡和其他八八門的弟子也有出席。數現時寄住在山陽宮裡的人,就唯獨欠缺薛家七兄妹不在殿上。只是考慮到薛家不願看見李家的人,不到場也是理所當然。
 
不過究竟薛家兄弟為何還留在山陽宮呢?游同塵覺得他們兄弟太麻煩,而且應該沒什麼好的理由,所以就沒有過問了。
 
 
之後在客殿上,李太尉的使者就把邀請函交給游同塵,並說:
 
「五日後在洛陽皇宮正門端門前會舉行禪讓大典,鑒於游盟主平定西王教有功,李太尉特意邀請游盟主親身出席典禮。而且在之前李太尉亦希望與游盟主一敘,共商天下大事。」使者把李太尉的話轉述一次後,又告訴游同塵:「李太尉已經為游盟主在城外準備了馬車,方便的話請游盟主現在立即起程。」
 




「一定要這麼急嗎?」游同塵問。
 
「禪讓大典乃國家大事,一刻都不能耽誤。請游盟主立即起行。」
 
「呃……我可以帶上其他人嗎?」游同塵總不放心只有自己一人上路。
 
「皇宮重地豈可輕易給其他人進來?李太尉只是邀請游盟主一人──」
 
「本公主也要去見你們的主子!」邑陽公主突然插口說:「我是公主,要進宮沒有問題吧?」
 
李太尉的使者亦聽聞游同塵身邊有一位公主,但為免惹麻煩,他們還是恭敬地想婉拒邑陽公主。豈料邑陽公主不肯退讓,續道:
 
「當今皇上還是姓楊的,你們要不把本公主放在眼內了?」
 
「小人不敢,可是……」




 
「有什麼事情本公主會親自跟你們主子解釋。你們快去準備馬車,聽到沒?」
 
邑陽公主發怒的時候有著公主的霸氣,而李太尉的使者亦不想弄壞了事情,唯有給邑陽公主讓步。
 
「小人明白了。但馬車只有一架,恐怕公主要跟游盟主共乘同一車廂。」
 
「知道啦,你們快去準備吧。」邑陽公主催促著,而在她身後的司馬幽如就低聲跟游同塵耳語:
 
「這一趟雖然我無法陪伴相公出行,但我和水姐會隨後暗中保護你們。只是相公也切勿掉以輕心,李太尉召見相公只有三個原因:一是招安,二是利用相公辦事,三是要除去相公這口眼中釘。」
 
「嗯,我會萬事小心。」
 
司馬幽如又微笑說:「不過以相公現在的武功,我也想不出有什麼人能夠對你出手。反而相公要好好看管公主不要讓李太尉有機可乘呢。」
 




「好的,我明白了。」游同塵輕輕吻在司馬幽如額上,之後便起程與邑陽公主一同出發前往洛陽,與李太尉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