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的四更天,身處狄道官邸的昭華夫人依舊選擇在深夜時分與老人田千里傳音。
 
一輪寒暄後,老人田說道:「恭喜夏大人。在收拾昭大人之後,元老院入面又少了一個障礙物了。」
 
雖然昭華夫人看不見老人田的容貌,但從聲音聽起來也會知道他非常傾慕自己。於是昭華夫人亦故意討好他說:
 
「這全是田大人的功勞。他朝當我執掌瑤池城的時候,定必會與你分享我們的成果──」
 
此時突然有人跑進機關室打斷了昭華夫人的話,喊道:
 




「報告夏大人,狄道城外出現了一隊人馬企圖深夜闖城!」
 
昭華夫人嘴角一揚,接著對老人田千里傳音:「抱歉,看來我這邊有客人來呢。我可是等了他十分久。」
 
「欸?是什麼人?」
 
「你也認識的,待我處理好之後再告訴你吧。」昭華夫人中斷了千里魔音的連結,之後又示意下屬打開城門迎接客人。
 
正在下跪報告的天兵慌張地回應:「可是來者不善,他們大概又是要來搶奪龍脈的!」
 




「呵呵,一切都在我的計劃之內,你們照我吩咐去辦就好。」昭華夫人忍不住大笑起來,意氣風發地離開了官邸的機關室,並走往客殿等候客人來訪。
 
因為夜深,客殿原本一片漆黑,於是下人連忙彎腰點燈,把殿上每一角落都點亮後,昭華夫人才坐在殿上中央的紅木主人椅,正面望向客殿大門。
 
──噠噠噠噠,一位部下匆匆跑到殿上,低頭報告:
 
「已經按照夏大人的指示開門迎接,客人很快就會來到,請大人稍候片刻。」
 
「好。」昭華夫人用手背托著面頰,斜身躺在椅上,一副滿心期待的樣子。
 




過了一刻鐘,傳聞中的客人終於現身在殿上。他和隨行數人一同走到昭華夫人的十步之前,沒有行禮,只是自信滿滿地站在客廳中間與昭華夫人對望。
 
「智大人,好久不見了。」昭華夫人首先吭聲,微笑道。
 
「我就知道只有天兵才能殺死其他天兵。」老人智亦笑著說:「果然是夏氏妳在隴西龍脈佔地為王了嗎?」
 
「佔地為王說得不好聽,我只是為天兵尋找新的未來而已。」
 
「原來如此,夏氏,元老院非常欣賞妳的心意。」老人智擺出高高在上的架子,高聲說:「我決定接收這裡的龍脈,而夏氏妳這次立了功,我亦代表元老院赦免妳過往的所有罪名,妳以後也不用再過著偷偷摸摸的生活了。」
 
「呵呵,智大人真是菩薩心腸。」昭華夫人不禁捧腹大笑,「的確我是厭倦了流亡的日子,但不見得要找男人依靠呢。」
 
老人智看見昭華夫人面不改色,便心生厭惡,「夏氏妳好像不把元老院放在眼內了?別以為妳得到龍脈的力量就可以忘記妳自己的身分。妳只不過是天兵的次貨,無論如何都不能夠跟天兵的元祖相提並論。」
 
「我看智大人不知道天外有天的道理。」昭華夫人說著的同時,周圍漸漸有一陣黃龍真氣纏身,氣勢凌人。老人智見狀亦不甘示弱,默默運勁使紫氣凝於眼睛,非常詭異。




 
昭華夫人挑釁說:「智大人,假若你能擊敗我的話,我雙手把龍脈獻上又有什麼問題?」
 
「哼,不知好歹!」
 
老人智盱衡厲色,馬上使出天兵絕學「天元咫步功」的第一式「崑崙磅礡」,原地擊出無數掌影,從左右兩側同時拍打昭華夫人!
 
可是昭華夫人同樣沒有離開椅子,而且依樣葫蘆使出「天元咫步功」,以第三式「龍出于中」滲出龍氣還擊──結果老人昭的掌影竟在嘯嘯聲中化為烏有,煙消雲散。
 
昭華夫人和老人智都沒有離開原地半步,可是二人中間的地板卻陷了一個大洞。老人智臉色一沉,問:
 
「妳到底在哪裡偷學了元老院的武功?」
 
「笑話,你以為自己真的那麼了不起嗎?」昭華夫人說:「我可是比起你們所謂的元老活得更久,懂得更多。不信你再試試看吧?」
 




「哼,我來不是跟妳比武,而是要妳交出龍脈。」老人智說畢,則拍手示意身旁天兵準備。轉眼間,官邸門外一陣慘叫聲,明顯老人智早在宅外埋下了伏兵。
 
「哈哈哈,」昭華夫人笑道:「我都開門請你進來,智大人又何必做這種鼠竊狗偷的行為?你帶了什麼人馬通通帶上殿就好,我一點都不在乎喔。」
 
「好大的口氣,我看妳還可以囂張到什麼時候。」
 
老人智語音未落,身後已有上百天兵地兵浩浩蕩蕩闖進殿上,把客殿門口的花瓶通通推倒,殺氣騰騰的。相反昭華夫人的部下看見敵眾我寡,都紛紛退後到昭華夫人的兩旁,拔刀與老人智的兵隊隔空對峙。
 
「喔,想不到智大人還收藏了四十六隻蚩尤作為私人兵隊呢。」在接近二百人裡面,昭華夫人依然氣定神閒,沒有把老人智放在眼內。
 
「夏氏啊,到了這地步妳還不認輸嗎?」
 
「的確,若要對付在場眾人,就連我也未必有這種本事。不過多謝智大人,你的地兵就歸我管了。」昭華夫人抿嘴一笑,在場全數蚩尤的眼睛頓然變得血紅,並一同望向老人智!
 
「妳、妳幹了什麼?」老人智大驚。




 
「當日我曾被自己的地兵背叛,使我明白只有天兵能夠控制地兵,所以我索性把自己變成天兵了。」
 
昭華夫人面目猙獰,又相當欣喜。相反老人智打算逃走,卻立刻被身旁的蚩尤逮住──
 
「夏氏,妳到底是什麼人!我不可以在這裡枉死,放我走!」
 
昭華夫人看見昔日背叛自己的九位元祖天兵有一人在此,憎惡之情把她逼得瘋狂,冷笑道:
 
「放心吧,你不會枉死,我會讓你死得很有價值的。你知道嗎?天兵的身體非常珍貴,我會命人將你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來;普通人能夠捱一千刀才死,你應該能夠捱上一萬刀。」
 
昭華夫人二話不說,瞬達老人智面前,手起刀落就把他的右邊耳朵剁下!此時老人智才驚覺,原來昭華夫人在得到龍脈後武功已遠在自己之上,然後心裡面只剩下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