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邊廂,昭華夫人正在遂一剷除崑崙山上的障礙;而這邊廂,游同塵則與邑陽公主一起跟隨李太尉的使者上京。
 
他們的馬車首先從山陽出發,第二天再渡河至孟津渡。至於現在,游同塵等人則剛從孟津渡換了馬車,起程前往洛陽。
 
「哥,抱歉呢。」在僅能容納二人的馬車內,邑陽公主靦腆的對游同塵說。
 
「嗯?為什麼好端端的要跟我道歉呢?」
 
「之前我對哥和烏洛蘭姑娘發脾氣,想起來是我太衝動了。雖然我不相信娘親是壞人,但我也不應該罵你們的……所以,對不起。」
 




游同塵就笑說:「我們之間不需要什麼對不起的。一來無論公主妳做了什麼錯事,我也會無條件的原諒妳,二來當日的事情太過突然,公主妳生氣亦是人之常情,沒有人會怪責妳。」
 
「嗯。」邑陽公主垂下頭來,小聲說:「果然很像哥哥呢。」
 
「什麼像嘛?我本來就是妳哥啊。」
 
「我的意思是,哥你很符合我心目中哥哥的形象。」邑陽公主望向馬車外面,說:「你也知道父皇身邊有很多女人,也有很多子女。不過在皇宮裡面我的皇兄全部都為了爭權而勾心鬥角,一點家的感覺也沒有。只是倒頭來天下被李家奪去,這結局也十分諷刺。」
 
游同塵同樣望向窗邊,還有邑陽公主的側臉。他本想好好享受這一刻的寧靜,可是從車外遠處忽然傳來嘈雜的馬蹄聲,原來竟有十數騎馬的強盜正從後方追上來!
 




李太尉的使者驚慌失措,立即命令車伕加速逃走,卻遺留下後面正在跑路的官兵。而且只不過逃了一會,官道兩旁又有十數強盜策馬一湧而上,將游同塵的馬車強行攔下。
 
這幾十個騎馬的強盜團機動性極強,就像是訓練有素的,身處在車廂內的游同塵便心知不妙,便抱著身旁的邑陽公主準備隨時二人逃走。
 
「哥,怎麼辦?」
 
結果馬車被強盜包圍,混戰一觸即發。一輪刀劍聲中游同塵回答說:
 
「襲擊我們的不是普通強盜,但李太尉車隊的侍衛裝備太差,大概敵不過這群強盜──」
 




語音未落,車外已傳來響箭的聲音。於是游同塵連忙探頭出車外,並發現馬車右側又有強盜前來增援!他們數十人一齊向天拉弓射箭,箭頭呈拋物線從高空準確地向游同塵的馬車落下。游同塵見狀,唯有跳出車廂,在空中使出三皇五神劍把數十枝箭全數斬斷。
 
斷箭之後游同塵在車頂著地,眼看腳下四周,沙塵滾滾,屍橫遍野。原來李太尉十數部下全部已被強盜所殺,然後強盜的弓箭手又換上了第二批箭,一同指天向著游同塵發射──
 
游同塵躍起橫揮祝融劍,一輪半月形的劍氣像漣漪一般散開,又在半空把所有弓箭攔了下來。可是一個不留神,原來腳下已有幾個馬賊衝到馬車旁邊,並把邑陽公主擄了上馬!
 
「哥!救我!」邑陽公主被強盜摟著腰,公主只能在馬背上揮動手腳掙扎。
 
「別怕,我馬上來救妳!」游同塵右腳在車頂著地,左腳一踏,便刺劍衝向擄掠邑陽公主的馬賊。可惜途中又衝出幾個強盜擋住去路,游同塵斬掉兩個的時候擄走公主的馬賊已經逃到百步之外,游同塵現在只能處於被動。
 
「可惡!」游同塵一邊跑,一邊把擋住自己的馬賊斬下馬。可是此時邑陽公主已被數十馬賊圍住,而馬賊的頭領則大聲呼喝:
 
「別走過來!不然的話這位小美人就要人頭落地!」
 
游同塵眼睜睜看著馬賊抱住邑陽公主,自己卻只能停下腳步,免得刺激到對方。




 
「你們想要什麼儘管說出來,只要不傷害那女孩就可以!」
 
「哼,臭小子你殺掉我們眾多兄弟,把你的那對手斬下來我就放過你吧,哈哈哈。」馬賊首領大笑著說。
 
游同塵聽見,心裡面明白對方根本不可能放過自己和邑陽公主。因為這群馬賊只是把李太尉的人殺死,又沒有搶劫錢財,他們的目標只不過是想殺死自己。
 
游同塵又急又怒,心想:「難道對方是李太尉派來想殺死我的人?可是他們事先沒有邀請公主,公主明明不在他們計劃之內!難道是臨時想出來的計劃嗎?」
 
可是無論游同塵怎樣想,他始終沒有方法解決眼前的問題。他曾經想寄望水清瑤和司馬幽如會出手相救,但是李太尉的車隊才剛渡河,水清瑤她們或許還需時間才能跟上來。
 
「可惡啊!為什麼我要被這群不知好歹的盜匪要脅到!」游同塵感到自己虎落平陽被犬欺,恨不得馬上終止這場鬧劇。
 
馬賊首領大喊:「臭小子,你還不把自己雙手斬斷嗎?」同時他又把刀架在邑陽公主的頸上。
 




游同塵不知所措,只好伸出手臂,把祝融劍放在臂上。邑陽公主看見了,哭著說:「哥!他們不會輕易放過你的,別這樣做!」
 
說罷,邑陽公主便把馬賊的刀刃拉到自己頸上,企圖自盡!
 
「不要!」游同塵伸手大叫,卻已經阻止不了遠方的邑陽公主──
 
忽然游同塵眼前的人影左搖右擺,馬匹亂竄;一眾馬賊和邑陽公主紛紛被拋到地上,而大地亦在搖晃不定。
 
「地震?」混亂聲中,在游同塵張開雙手站穩陣腳後,即刻怒目馬賊的首領,打算趁亂搶回公主──
 
「啊啊啊!」豈料一眾馬賊都掩頭慘叫,一個一個的縮作一團在地上掙扎,令到游同塵十分愕然。
 
但理不了這麼多,游同塵跨步到邑陽公主前把公主抱起,並搶了馬賊的馬,策馬逃走。
 
「哥,後面有人追來!」邑陽公主雙手從後抱住游同塵說著。游同塵回頭一看,卻發現對方又是另一路人馬,而且還有李家的軍旗。




 
「那個人很面熟……」游同塵減慢速度,打算觀察新來的是什麼人。誰不知那些打著李家軍旗的人,他們竟在馬背上用長槍逐一把倒地的強盜刺死,毫不留情。這時候游同塵終於記起了那面熟的人是誰。
 
「等級29……是李太尉身邊那個比較寡言的陳將軍。」
 
游同塵的記憶沒錯。左將軍陳良在斬殺路上數十強盜之後,便策馬來到游同塵面前跪下陪罪,道:
 
「臣來晚了,令到邑陽公主和游盟主受驚,實在有負李太尉所託。」
 
游同塵縱使不知道陳良是真心還是假意,但亦沒有其他選擇,只好接受陳良的道歉。可是剛才的地震和一眾強盜突然倒地是什麼回事?游同塵再瞄了一下陳良,終於發現了奇怪的地方。
 
「等級……恢復了……」游同塵十分訝異,他當時並不知道原來崑崙山上的政權已經先了一步更迭;昭華夫人在一個時辰之前就帶著手下天兵地兵裡應外合,聯手鎮壓了瑤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