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數天,朝廷從更加偏遠的沿海地區、主要是揚州一帶招募新兵上京;直到遠征大軍準備就緒的時候已經是九月下旬,冬天即將來臨。
 
冬天最大的問題就是崑崙山上的惡劣天氣。還好根據月氏從瑤池城帶來的情報顯示,瑤池城內的龍脈能量還不完整,所以崑崙山上的天然屏障亦相對比較薄弱。換言之,游同塵等人要趁這個時機,趕緊在嚴冬之前攻上天兵的瑤池城,否則便需要留等明年方能登山。
 
於是又再過了幾天,終於等到今天的來臨。
 
這一天,不是普通的一天,而是特別的大日子,而且還十分熱鬧。朝廷的百萬雄師正在烈日之下,步操走到龍門之地;軍團整齊的腳步每踏一步彷彿地動山搖,就連龍門旁邊的伊水亦浪花四濺。
 
所謂龍門,若然記得洛陽的「七天建築」,龍門天闕就是位於洛陽中軸線最南端的山谷盤地。此福地東西兩山互相對望,而且西邊的龍門山中還鑿有巨型佛雕;眾佛臨水遠眺遠征大軍,就像為軍隊送行一般。
 




而在佛像下的不遠處,游同塵披著一身華麗的軍袍,跨到馬背之上,策馬走到軍團裡面。他首先與左右監軍會合,再接過陳良為他準備的旗桿。
 
游同塵回望眼前的遠征軍隊,縱使號稱百萬雄師,但游同塵心裡明白大軍只有十餘萬人。只不過當一眾士兵整齊地列隊在草原之上,已經足以震懾天下,場面非常壯觀。
 
再加上龍門地上不止聚集了準備遠征的士兵,還有數千洛陽居民扶老攜幼,走到城外為軍隊打氣。這時候,游同塵揚手將廿尺長的旗桿指向天空──隨即數百面紅色軍旗亦在軍中陸續舉起高呼,並配合樂手擊鼓助威,令到現場氣氛相當熾烈。
 
繡有「游」字的軍旗在空中隨風飄揚,圍觀的民眾看見都紛紛喊著游同塵的大名,希望游同塵能夠打倒那群妖魔鬼怪,奏凱而歸。
 
而游同塵看見百姓的笑臉、興奮的臉、期待的臉,亦暗自下定決心,不能辜負眾人的期望。
 




「游將軍。」游同塵身邊的陳良恭敬地說:「可以出征了。」
 
「好。大軍就起行吧。」游同塵回答的同時,亦把軍旗交給部下,並把軍中其餘事情一併交由陳良和張超處理。
 
事實上,游同塵的職務,好聽一點就是遠征大軍的守護神。當然他的等級50將會是對抗天兵地兵的關鍵,不過軍中其他事情皆由左右監軍負責,游同塵無需要、亦沒有能力過問。
 
然而,往好的方向想,若果這趟遠征成功,一切功勞都會歸於游同塵所有;游同塵還將會成為人民英雄,名留青史,其實也是一件不錯的差事。
 
──噠噠噠、噠噠噠。龍門的軍隊在將領指揮之下,浩浩蕩蕩地從洛陽起程。不久後,待先頭部隊都離開龍門,游同塵的六花夫人、邑陽公主、還有天兵月氏亦策馬前來他的身邊,預備一同起行。
 




「游郎,要開始遠征了。感覺就像兩年前那樣呢。」
 
水清瑤說的是當日游同塵與自己前往崑崙山出席掌門大會的事。那一次雖然游同塵贏得武林盟主之位,但對他來說,最重要其實是贏得水清瑤的芳心。於是這一次游同塵也是爽快地笑說:
 
「這次也要凱旋而歸,然後將我的英勇事跡告訴給我們的孩子!」
 
游同塵開懷大笑,之後一行人亦隨著遠征大軍出發上路了。
 
 
根據行軍計劃,遠征軍會先沿黃河南岸一直往函谷走,並將會穿過弘農、長安,再從蕭關出征金城郡、西平郡、到最後由伏俟城登上崑崙山。值得留意的是,縱使西王教經已瓦解,但上述地方依然是無法地帶。因此游同塵這趟是名副其實「萬里長征」,需要一路上收服朝廷失去管治的雍州十數郡。
 
然而在出發後不久,游同塵的大軍卻忽然在函谷關前停下腳步。先頭部隊氣氛變得緊張,回報說是有一頭怪物在前方擋住去路。有見及此,游同塵便跟陳良一起詢問前方狀況,豈料該位負責報告的士兵說:
 
「擋路的是一個十分奇怪的組合……一頭白虎,還有一位穿著黑色斗篷的少女。難道這是什麼徵兆嗎?陳將軍、游將軍,我們該把她捉過來審問?」
 




陳良嘆氣道:「不必了,把少女接過來軍中吧。要對她禮貌一點,她是游將軍的客人。」
 
而游同塵亦是愕然。事實上這幾天薛初鶯沒有出現,完全是因為她被薛家的六位兄長纏住不放。他們反對薛初鶯下嫁游同塵,所以不讓她與游同塵見面。亦由於這個原因,游同塵沒想過薛初鶯會出現在自己眼前,看來她是做了什麼手腳吧?
 
「塵哥,我來了。」薛初鶯帶著白虎來到軍中,淡然道。
 
「鶯妹,我好想念妳啊!妳怎麼來到這裡呢?妳的兄長願意放行嗎?」游同塵下馬跑上前,與薛初鶯熱情擁抱。
 
至於薛初鶯則垂下雙手任由游同塵抱著,並輕聲說:「我把他們解決了。」
 
「解、解決?」
 
「就把他們打暈而已,反正這邊好像比較有趣。」
 
「呵呵,鶯妹真是女中豪傑。總之看見鶯妹前來相助,我是十分高興呢。」游同塵抱著薛初鶯的同時,心中又幻想自己與六位夫人和鶯妹共度春宵的情景,於是越想越興奮,臉上難掩喜悅之情。




 
薛初鶯看見游同塵見到自己這麼高興,也變得有點不好意思,低頭說:「嗯,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