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薛初鶯重逢之後,遠征軍用了三天穿越函谷,然後來到首個補給點,弘農城。
 
由於弘農是游同塵揚名之地,人們對於昔日斬殺六十蚩尤之事依然記憶猶新。因此,當地居民一知道游同塵的大軍駐紮城外,紛紛出迎送上食物酒水為遠征士兵打氣,甚至還有壯丁自告奮勇追隨游同塵出征。
 
就算只有寥寥數百人,但畢竟弘農之前受到西王教的摧殘而人口銳減,擁有這個數目已經相當不錯。
 
有見及此,在之後的路上,遠征軍每次逗留城鄉亦同樣積極招攬義士參軍;甚至去到關外金城郡這個無法地帶,在遠征軍佔領之後亦同樣有居民組成義軍加入。結果經過接近一個月的急行軍,在抵達崑崙山下的伏俟城時,遠征軍隊的數目居然超過了二十萬人。
 
雖然人數超出預期,還好就在遠征軍到達之前,朝廷早已準備了大批糧草運往當地;至於食水方面,伏俟城旁邊的西海湖區有不少淡水湖,所以亦不成問題。
 




 
「意外地一路上都風平浪靜呢。」司馬幽如說。
 
時間已經是十月中,過了小雪不久,伏俟城亦在當晚下了入冬之後的第一場雪。在寒冷的夜空下,游同塵一家與月氏合共九人,一同坐在營火旁邊取暖歇息。
 
此時水清瑤憂心忡忡,說:「縱然天兵沒有在路上騷擾遠征軍,但其他百姓卻沒有幸免於難。尤其朝廷對這次遠征幾乎精銳盡出,餘下的兵力不足以應付天兵的神出鬼沒;換言之我們背負了全國的期待,千萬不能因為一路平安而有所鬆懈。」
 
游同塵則點頭同意,「清瑤說得對,而幽如的話也值得思考。遠征軍已經出發超過一個月,期間還曾經在荒郊林地駐紮。縱使幽如也警告過監軍該地不宜紮營,只不過監軍為了爭取時間才冒那個險而已。就是這麼多的機會,天兵一次都沒有偷襲我們呢。」
 
司馬幽如便問月氏:「話說崑崙山當真是由於龍脈能量不足才失去天然屏障?」




 
「司馬姑娘,妳的意思是認為天兵別有意圖,故意讓我們上山?」月氏反問。
 
「沒錯。換作我是天兵的話,既然擁有瞬達千里之術,理應沿途突襲遠征軍才對。天兵不這麼做實在奇怪得很。」
 
月氏仔細想了一想,回答說:「確實如此。不過妾身對於天兵為何要引導大軍上山始終毫無頭緒……不對,或者我知道原因。」
 
圍著火堆的眾人一同望向月氏,而月氏就把天兵需要地上人遺體的事實說出來。
 
「這麼說起來,」游同塵附和道:「當日我在玉龍殿上,月姑娘也是要求地上盟主定期交出地上人的死體呢。」




 
司馬幽如便嘆氣道:「但就算知道原因,也只是滿足自己的好奇心罷了。崑崙山還是不得不攻,我們別無選擇。」
 
把事實道出後,游同塵等人都有一陣無力感。就像無論地上人如何掙扎,結果總是按照天兵所寫下的劇本進行一般。此時大家都靜了下來,然後聽見遠處營地正在工作的嘈雜聲。
 
姬藻聽見工人的聲音,便抱怨說:「都這麼晚了,那些士兵還不去休息,吵著本小姐睡覺呢。」
 
司馬幽如回答:「監軍其實已經分配好人手,這幾天士兵們都會不停地輪班工作。畢竟此地是我們最後一站,不作好準備不行呢。」
 
所指的準備,主要是維修還有組裝部分的鵝車、衝車。因為這次遠征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佔領和捉拿天兵的首領昭華夫人,所以攻城戰車絕對是非常重要。
 
小珣指著遠方兵器問道:「那些長頸狀的戰車就是鵝車嗎?」
 
「沒錯,鵝車是洞車和雲梯車的組合。鵝車長頸部分是雲梯,用以給攻城士兵登上城牆;至於身體部分就是洞車,就如洞屋一樣包有鐵皮裝甲,用以保護車內士兵的安全。」
 




薛初鶯因為父親的影響,自小就對軍中兵器非常熟識。於是她有感而發,說:「這次朝廷遠征的規模是前所未有。」
 
司馬幽如則回答:「正因為兵器太多,有部分要先在山下組裝,之後再跟士兵分批上山。雖然這樣會增加遇襲風險,同時卻比較省時。現在每分每秒天氣都在轉冷,時日無多,不得不這樣做。」
 
「對了,」游同塵說:「所以陳監軍才叫我們明早一同與先鋒部隊起程上山,在瑤池城外百里紮營。他的意思就是要我護送這批戰車吧。」
 
而矜兒就取笑游同塵說:「堂堂征戎大將軍,原來只是送鏢的鏢師喔。」
 
「其實如果天兵主動來犯還好,」司馬幽如解釋:「我們這裡有到過瑤池城的話,都會記得瑤池城牆十分牢固;而且城池位於山上有地理優勢,士兵要推戰車上山可說比平日辛苦百倍。坦白說,假若天兵死守在城池之內,我也沒有信心能夠在寒冬前攻陷瑤池城。」
 
「喂,幽如啊,妳別這麼說嘛。」游同塵笑道:「妳的相公可是一個將不可能變成可能的大英雄!」
 
「不曉得你哪裡來的自信……」但司馬幽如又微笑道:「不過這麼多年唯一能夠給我驚喜的人確實只有相公你。」
 
「哇──!」邑陽公主掩耳說:「你們曬恩愛就回房啦,看得我雞皮疙瘩了。」




 
最後水清瑤打圓場道:「嘛,公主說得對。晚上越來越冷,明天又要早起,我們還是回去營內休息吧。」
 
就這樣,游同塵一家人度過了大戰之前,最後一個寧靜的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