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後,兵臨城下,廿萬大軍整齊地在瑤池城外十里集結。
 
雖然玉珠峰的山路已佈滿積雪,但積雪不厚,無阻大軍進逼。就在正午時候,無數的戰車和士兵已將瑤池城三面包圍,與守城的天兵只有數百步的距離,氣氛如同箭在弦上。
 
一般攻城戰將敵人城池包圍起來,目的主要就是斷絕對方補給,藉以打擊城內守軍的士氣。可是天兵不一樣,天兵能任意隨處出沒,因此他們無懼圍城,只是站在城牆之上與攻城軍隊互相對峙。
 
既然無法打擊士氣,攻城軍隊包圍瑤池城又有何用意?
 
根據月氏的情報,天兵只有不足數千人罷了。而且就算月氏說的不是真話,瑤池城內亦難以想像能夠容納上萬居民。相反遠征軍隊坐擁廿萬兵馬,分開三路進攻就能有效地分散天兵的兵力。陳良、張超認為,只要有方法送廿萬士兵入城,到時要佔據瑤池城根本易如反掌。
 




「游將軍,」陳良說:「眾部隊已經準備就緒,請游將軍領頭出征。」
 
於是游同塵就騎上馬,並按照原定的計劃開戰。同時間水清瑤和南宮青青兩位夫人亦打算騎馬在戰場護送游同塵,至於留下的其他人包括左右監軍就在戰場後方負責支援和指揮。
 
「清瑤、青青,我們上吧!」
 
游同塵同時亦發施號令叫大軍進攻,於是遠征軍兵分三路,每路各有四波,誓要以人海戰術攻陷眼前的瑤池城!
 
這時候,天兵在城樓看見數百鵝車、衝車向瑤池城推進,同時戰車之間又有無數士兵舉盾護送。結果天兵終於有所回應,一同在城牆上放箭阻止遠征軍前進──
 




而且天兵不是普通的士兵,他們能夠運內功發箭,因此每一箭的威力都非常巨大!一輪「沙沙沙」的雜音後,箭如雨下;就算士兵舉起木盾亦被箭從頭頂插死,應聲倒地,頓然把雪地染成紅色!
 
幸好戰車有鐵皮保護,勉強還能夠擋住箭雨;推車士兵只好跨過同伴的屍體,拖著血痕車軌繼續向著城牆邁進。
 
此時,身在後方的薛初鶯就從斗篷內取出水玉球,放到眼睛前,觀看正在戰場之上的游同塵。只見他與水清瑤和南宮青青都在馬上揮劍擋箭,從容不迫,看來箭雨對他們完全沒有威脅。
 
「薛姑娘,妳這水玉球能借我看看嗎?」司馬幽如問道。
 
薛初鶯點點頭,然後把水玉球交到司馬幽如手上。於是司馬幽如立刻依樣葫蘆,把水玉球放到眼前觀看,並且一邊看一邊自言自語:
 




「天兵被分散人數後,守正門的好像不足二千,換言之每一輪的射箭最多亦只能殺到數百人……這樣根本阻止不了相公他們的進攻。」
 
至於同樣在後方負責指揮的陳良說:「面對如此兵力差距,就算天兵神通廣大亦無計可施。看來這場勝仗我們要拿下了。」
 
乍看之下確實如此。只要鵝車的雲梯攀到城牆上,或者衝車撞破城牆;無論任何一個方法能夠運送士兵入城,即使天兵地兵能以一敵百,相信亦難以守住城池。更何況天兵不是每個都像老人一樣厲害,也有如雪月花三婢武功不佳的。這樣想的話看來是之前太過高估天兵的戰力了?
 
「不可能,」司馬幽如否認道:「別忘記天兵之前沒有偷襲我們,這就代表天兵從不擔心我們會攻上崑崙山。」
 
另一監軍張超提出反論:「天兵偷偷摸摸、欺壓手無寸鐵的百姓就厲害。說到底他們只不過沒有勇氣跟我們百萬大軍正面交鋒!」
 
「可是我們軍中不乏等級低於20的士兵。只要地兵一出,那些士兵就失去戰力了。」
 
張超依然不認同司馬幽如的話,「關於此事我們早就有考慮,哪需要妳這個外行人多管閒事!那些等級不足的士兵主要負責推車和運送物資,攻城就交給其他人;這樣分配天衣無縫,天兵地兵又能耐我們怎樣?」
 
事實上在二人爭論的同時,數百戰車已逐漸迫近城牆,只差數十步就能運兵進城。游同塵更在軍中策馬,用縱橫劍氣攔下箭雨;正門的攻城部隊看見游同塵大顯身手,大家都士氣高昂,一同冒死舉盾前進。




 
「大家加油,城牆就在眼前!只要攀上城牆就是我們的勝利!」就在游同塵高聲鼓舞軍中士兵時,城樓上卻有一人走了出來。
 
老人韓站出城樓,看見城下戰車迫近至數十步的距離,便下令天兵預備反擊。
 
而這事亦逃不過司馬幽如的雙眼。她以水玉球察看城樓有異動,便警告陳良張超要小心防範。但張超就回應遠征軍早有準備,無論天兵投石也好、動用地兵廝殺也好,就算第一波全軍覆沒,第二波的士兵就立即補上;務求用一浪接一浪的攻勢不讓天兵有喘息的機會,直至攻破城牆為止。
 
突然,司馬幽如旁邊的姬藻自言自語說:「怎麼好像嗅到奇怪的氣味呢?」
 
司馬幽如知道姬藻鼻子靈敏,就問她:「那是什麼氣味?」
 
「嗯……」姬藻想了一想,說:「好像是令人肚子餓的氣味。」
 
「姬小姐妳不是才剛吃完早飯嗎?」司馬幽如對姬藻感到失望。
 




「我沒亂說啊!小賤人妳當我笨蛋嗎?」
 
看見姬藻和司馬幽如又吵起來,矜兒就說:「會不會是煮飯時候的麻油氣味?」
 
「對!果然是最會煮菜的水家丫鬟!」
 
但司馬幽如就表示懷疑,「在這冰天雪地的戰場上,要用油來火攻可說十分困難;而且戰車又有鐵皮保護,不易起火……」
 
只是語音未落,瑤池城牆之上的天兵竟然拿起數百個綁著石頭的繩網,並隨即向著圍城的戰車拋下來!
 
「這是……!」司馬幽如拿起了水玉球,除了看見戰車被繩網所困,還見到城牆之上竟有過百蚩尤!他們雙手拿著火炬,一躍而下──
 
正是蚩尤的出現,那些等級不足的士兵馬上痛苦倒地,場面突然混亂起來。但這只不過是地獄的開始,因為綑著戰車的繩網其實都沾滿了麻油,因此蚩尤一點火,包著戰車的繩網就整個燃燒起來,火勢一發不可收拾。
 
剎那間,雪地上數百鵝車即刻變成一隻一隻的燒鵝;鐵皮車身更化成熱鍋,只聽見車內士兵慘叫,卻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被活生生地烤死!




 
陳良驚見圍城的戰車起火,心知自己波狀攻擊的如意算盤已經敲不響。因為這一刻著火的戰車反為瑤池城外築起一道火牆,後續的士兵根本無法接力攻城,唯有立即下達撤退的指令以減少傷害。
 
然而,站在城牆上的老人韓察看對方打算逃離,就舉手示意反擊──
 
數千全身銅鏡的天兵忽然從攻城軍的後方出現,並將游同塵大軍的退路截斷!而且天兵配合蚩尤前後夾擊地上大軍,刀光劍影、哀鴻遍野、瑤池城下一片人間煉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