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光熊熊,雪地上一片火海;鵝車的鐵皮被燒得啪啪聲響,整個戰場灼熱非常。
 
「救命啊!放我們出來啊!」
 
游同塵聽見有人在其中一台鵝車內呼喊,於是他奮不顧身衝上前,打算斬破正在燃燒的繩網──
 
「游郎!太危險了,快回來吧!」
 
這時候其實後方已敲鑼表示撤兵回營,但游同塵不忍心見死不救,便沒有聽水清瑤的勸告,與正在逃跑的士兵反方向策馬奔馳,並大叫:
 




「不用害怕,我現在就救你們出來!」
 
越是走近火海,游同塵的皮膚就彷彿有快要被燒焦的感覺。他心想大概這些油和繩網都是特別製造吧,然後就揮劍斬網──
 
「啊啊!」
 
那邊廂,身後的水清瑤為了追上來保護游同塵,竟在混戰中被轟了下馬!原來蚩尤揮舞手上的火炬重擊,十斤重量再加上他深厚的內功,水清瑤中鎚後頓時吐血,暈厥趴下。
 
不過蚩尤天性就只有殺戮。只見他高舉火炬,勢要當頭劈下來之際,南宮青青居然衝在二人中間,猛然出掌接下火炬!
 




「霍」的一聲,火焰變成了白煙,南宮青青在硬接火炬的同時亦把蚩尤的內勁吸入體內,並以絡脈散功。不過,縱使南宮青青能夠免疫一般內傷,但這下重擊幾乎超過了她能夠承受的功力,胸口一陣悶痛,差點就昏倒在水清瑤旁邊。
 
至於被南宮青青擋下的蚩尤,他心有不甘,一味用低沉的聲音唸唸有詞,不斷重覆要殺死所有人、要殺死所有人。只是說到一半,龐然蚩尤突然倒下,激起滿地雪粉。
 
「游大哥!」
 
「抱歉,差點連累妳們了。」游同塵把祝融劍從蚩尤頭顱拔出,說:「青青妳扶清瑤回營吧,我會替妳們開路。」
 
說畢,游同塵馬上開起五蘊皆空並闖進後方的戰場與天兵決鬥。剎那間,祝融劍猶如水中蛟龍一樣在天兵頸項之間游走,劍痕所到之處皆落下鮮紅雪花,並在人海之中劃出一條出路讓其他人逃脫。
 




結果一輪激戰,最後雙方互有死傷,但第一天的攻城就已失敗告終。
 
 
「游將軍,為何當時鳴金收兵,你卻違反軍令帶兵上前?」
 
回到營中,原本應是一眾將領討論當前局勢的時候,但首先開口的張超則對游同塵非常不滿。
 
而游同塵就回答:「我只是想盡力救回被困鵝車的人──」
 
「別開玩笑了!你別以為自己真的是大將軍,可以不聽軍令行動嗎?」張超繼續責備道:「你的亂來只會對前線做成混亂,就算給你救到幾個被困的人,但有幾百人因為你的魯莽而白白送命你又知道嗎?」
 
游同塵無言以對,但身邊的司馬幽如則替他反駁:「要不是游將軍拼死衝入天兵堆中混戰,並取下數百天兵首級,我們這一天的進軍就空手而回了。這次敗戰明顯是我軍策略出錯,你們卻在小節上面斟酌,簡直是本末倒置!」
 
這時候陳良就出面總結道:「大家請稍安無躁,這次我軍雖然傷亡慘重,但對方天兵同樣亦有數百死傷。我們只要把今天一戰想成棋盤上面的兌子,以人海戰術來說,今天的敗仗並非毫無意義。」
 




事實上,經過戰後點算,遠征軍在首日的戰爭裡面死傷超過四萬人,同時又損失了數百台的戰車。但對比起來,遠征軍的兵力仍然遠超瑤池城內天兵數目,因此優勢依然存在。
 
陳良續道:「只不過是首日吃虧,用不著劍拔弩張的。我們今晚休息,明天作好準備,後天就再次攻上瑤池城。我心中早已有下一步的計劃,你們也沒空閒去互相指罵了。」
 
張超雖然不忿陳良所言,但一向軍事指揮皆由陳良負責,所以亦沒有追究。而最後陳良也警告了游同塵行軍打仗與當大俠不一樣,必須服從軍紀,顧全大局,決不能因小而失大。游同塵聽後其實也不太認同,卻只能無奈接受。
 
 
軍議完結後,游同塵與司馬幽如一同離開了軍議營帳,走到外面雪地,發覺原來晚上的玉珠峰已經下起了粉雪。游同塵看見司馬幽如口吐白霧,又磨擦雙手,於是他就牽著司馬幽如的手,以感謝剛才她替自己講好說話。
 
「回去吧。」司馬幽如微笑著對游同塵說。
 
之後二人手牽手的一同返回自己營帳,卻在帳外看見矜兒與姬藻正在燒水,便上前問道:
 
「都這麼晚了,矜兒藻兒妳們在做什麼?」
 




矜兒回答:「等會你回去營帳看看自然會知道。」
 
游同塵只好照矜兒的話走進營帳,便看見小珣正在悉心照料病人。而且這個病人不是下午在戰場上受傷的水清瑤,而是如今面色蒼白的邑陽公主。
 
「游哥哥,你回來就好了。」小珣說:「公主她正在發高燒,還一直半睡半醒的做著開口夢,說要見娘親呢。」
 
因為雪地上所紮的布營非常不耐寒,此時邑陽公主手腳冰冷,反而額頭就熱燙燙的。沒多久,矜兒和姬藻各自搬了一盆熱水和冰水來到帳中,然後就替邑陽公主用暖水抹身。
 
水清瑤在旁輕聲告訴游同塵:「公主風邪入體,現在暫時交由矜兒和藻兒照顧。不過如果病情惡化,我看還是盡快送她回城比較好……」
 
畢竟玉珠峰入冬之後,只會一天比一天寒冷,留在雪山上對病人的健康只是有害無益。但是游同塵看見公主這樣掛念昭華夫人,又不忍心就此帶她離開。
 
「清瑤妳也受了傷,先下去休息吧。我會負責照顧公主。」
 
接著游同塵就無言地走到邑陽公主身邊,拿起浸著冰水的毛布敷在公主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