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珠峰作為崑崙山的主峰,一直以來都受到當地人的崇拜。根據前人經驗,登上玉珠峰可取南道和北道二路。但是南坡平緩、北坡陡峭,因此在崑崙山攻城戰的第三天,遠征大軍一如以往,已經在瑤池城南數十里外駐紮,並隨時準備開戰。
 
在損失大量的鵝車之後,陳良這次改以衝車作為攻城的利器,並在每一台車旁邊都繫了一壺水。只是那些水並不是用來救火,而是別有用途。
 
「傳令叫士兵把壺內的水倒往衝車上。」
 
在開戰之前,一眾士兵按照陳良的命令把水倒在戰車,然後原本四方箱型的衝車表面都蓋了一層薄冰。
 
「可不能再被同一技倆擊倒。」陳良同時又對游同塵叮囑道:「游將軍,你也知道近日崑崙山的天氣變化很大,今天一仗就把它當成為我們最後一次機會,不容有失。」
 




事實上崑崙山昨天還下了一場大雪,直到今早才看得見陽光。但是邑陽公主依然臥病在床,高燒沒有退下。
 
「游郎,矜兒她們會好好照顧公主,現在先專注在戰場上吧。」水清瑤同樣在戰前安撫著游同塵的心情。
 
「嗯。」游同塵騎了上馬,表示已經準備就緒。
 
於是陳良傳令開始進軍──後方當場傳來震耳欲聾的鼓聲,連心臟都好像快要跳出來一樣;游同塵望向身後軍隊,看見軍旗舞動,大家又重拾了一開始的氣勢。
 
「好!大軍隨我出發!」游同塵舉劍拉韁,並用雙腳拍打坐駕起行。
 




──上啊!攻啊!
 
在隆隆鼓聲中,數以萬計的士兵掩護著衝車一同出發。也許因為雪坡經歷了第一天的戰爭,地上積雪明顯比之前堅實,甚至連腳步聲和車輪聲也能夠聽得見。游同塵看見部隊行軍比之前快,他與身旁的水清瑤和南宮青青亦變得更有信心,相信能夠拿下這場勝仗。
 
「目標是敵人的城牆!我們衝吧!」游同塵高聲鼓舞部下,同時又目測軍隊與瑤池城牆的距離。
 
一步一步在雪原上走著,原本朦朧的瑤池城漸見輪廓。而且在游同塵眼前還有數百個被燻黑的巨型物體遺留在亂箭堆中,並滲著淡淡的血腥氣味。
 
以上一切皆是遠征軍隊在首天戰敗的見證,水清瑤看見如此景象卻冷靜地說:「燒焦的車輪、木碎殘骸、彎曲的鐵皮、折斷的箭桿、血跡斑斑……雪地上就是沒有犧牲烈士的死體。」
 




進軍的聲勢浩大,差點就蓋過水清瑤的話。游同塵聽見後,便回答:「難道都被天兵拾回去了?」
 
「除了這個原因也沒有其他可能性。」之後水清瑤轉換了話題,「游郎,看見前方滿地的箭桿,是時候要讓大家準備了。」
 
於是游同塵大叫:「舉盾前進!」並順勢用劍尖指向遠方瑤池城正門樓上的天兵。
 
這個時候,城牆上一眾天兵同時舉弓射箭,就像要回應游同塵的舉動似的──
 
「嗖嗖嗖」的聲音巨響先從瑤池城劃破天際,再襲到來雪原上的軍隊;原本在遠方它們只是一束密密麻麻的黑點,但到游同塵頭頂卻是難以置信地整齊排列,甚至把天空覆蓋填滿!
 
游同塵見狀立即用腳踏在馬背躍起,內勁湧上劍身,猛然一揮!有如烏雲密佈的天空,頓然雨過天青,成千上百的箭都被游同塵的劍氣應聲打斷。
 
此時站在城樓上目睹這幕的老人韓不禁懷疑:「當初我不相信夏大人的兒子能單人匹馬誅殺大量地兵,但經過這兩次的戰爭來看,他的武功實確能夠與天兵元老匹敵……甚至凌駕於我本人。」
 
「如果他願意歸順母親的話就好了。」旁邊的老人田附和道。




 
「這個在打敗他們之後再想吧。田大人,反擊的時候來了。」
 
說畢,近百蚩尤再次從城牆躍下,並龍行虎步地跑向游同塵的軍隊;濺起滿地雪花,白兵戰一觸即發。
 
「游大哥,蚩尤出現了!」南宮青青大叫。
 
「不用慌張,把他們交給我吧!」
 
豈料原來進攻的士兵除了游同塵身邊的幾十人,其餘大部分都是等級低於20!他們一看見蚩尤已經嚇得動彈不得,使游同塵大吃一驚。但說時遲那時快,天兵的箭雨已經停下來讓蚩尤殺入陣中。結果,攻城部隊的氣勢一下子就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竟是一陣強光把整個戰場包圍起來!
 
──哇啊!
 
──好刺眼!
 




──是妖人來了!
 
那道光來自天兵身上的銅鏡鎧。陽光照在雪原上、照在天兵上,反射的光線令到在場士兵都瞇起眼睛,接著就是眼前一黑,紛紛送命了。
 
──霍!天兵的銀槍忽然插向游同塵面前,還好游同塵不需要視覺,只是依循本能就避開了突如其來的攻擊。之後他順著對方的攻勢,蛇隨棍上,一劍就劈下了天兵拿槍的手。
 
「大家繼續上!我們人多勢眾,不需要害怕眼前的敵人!」
 
只不過無論游同塵怎樣力竭聲嘶地喊,他身邊的雜兵都一個接一個地倒下,恍如孤軍作戰。偏偏在這一刻,從軍隊後方竟傳來更加激烈的鳴笛和鼓聲──這是第二波攻擊的信號!
 
一瞬間,從攻城軍兩側有超過一百台衝車一湧而上,更有數千騎兵在周圍掩護衝車。另一邊廂,在後方指揮的陳良終於露出了自信的表情,暗中嘲笑天兵與游同塵都中了他的計謀。
 
「既然你這麼想當英雄,我就像你捨生取義吧!」
 
原來包括游同塵在內,第一波士兵在陳良心中全部只是棄子。他們的用處就只有纏繞著天兵的主力,好讓後上的精兵專心攻破城牆。




 
結果,中路游同塵的大軍單方面被天兵地兵虐殺,但左右兩翼的衝車部隊卻越來越接近瑤池城的城牆,可說勝利在望。
 
與之相反,游同塵與水清瑤和南宮青青的形勢卻是絕望;三人被數百天兵地兵重重包圍,在可見的範圍之內已經沒有活著的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