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清瑤面對眼前敵人,只有無奈說道:「據聞百姓要抓山雞的時候,都會以母雞做囮子來吸引其他公雞前來爭奪打架。我們現在就成為了那個囮子呢。」
 
「游大哥,敵眾我寡,該怎麼辦?」南宮青青貼在游同塵身旁,架起劍勢問。
 
「其他士兵仍在奮力迎戰,我當然不可以放棄他們。」但同時游同塵亦感到愧疚,「只不過可能要辛苦妳們二人了。」
 
水清瑤回答:「我跟游郎成親、亦跟青青成過親。我們三人注定要在一起的了。」
 
於是水清瑤退後一步,與游同塵和南宮青青三人互相背靠對方,與四面包圍自己的銅鏡天兵對峙。之後首先有一天兵打破沉默,瞬間閃到水清瑤的三步前並引槍一刺──水清瑤便架劍擋於胸前,再接上一招「闕下芙蓉」躍前追斬!
 




槍劍你來我往,同時游同塵與南宮青青亦是形影相隨,緊貼著水清瑤的步法移動。因此就算有天兵忽然從水清瑤的背後施襲,游同塵也能夠反客為主,替水清瑤一劍就刺破了對方的銅鏡鎧,使銅鏡碎片掉滿雪地之上。
 
南宮青青也不甘示弱,她的絡脈運行經過連番實戰後漸漸得心應手;於是每當有天兵施以邪氣內勁攻擊,她便以食鐵劍作為觸媒化功,默默替游同塵和水清瑤擋下不少攻勢。
 
只見數百天兵不斷圍攻游同塵三人,卻完全佔不到任何便宜。那些天兵的武功明明不下於水清瑤和南宮青青,可是水清瑤擅於化解招式、南宮青青擅於化解內功、游同塵的武功則更是登峰造極;三劍心意相通,合擊八面玲瓏,說不定這就是專屬於他們三人的湘君湘夫人劍。
 
過了不久,整個戰場從天空鳥瞰的話就好像是一個旋渦,而旋渦的中心正是游同塵三人。除了前線的天兵被游同塵吸引之外,就連蚩尤的視線亦開始投向游同塵身上;結果雪原中路的混戰越來越激烈,變相讓左右兩側的攻城部隊通行無阻。
 
換言之陳良的計劃非常成功,本以為是固若金湯的瑤池城亦漸漸處於劣勢。
 




「好像吸引了所有天兵地兵前來這裡開宴會呢。」四面受敵,游同塵只能苦笑說著。
 
──砰砰砰!
 
之後從遠方傳來了衝車撞擊城牆的巨響,還有第二波攻城士兵氣勢如雄的叫喊聲,這讓游同塵覺得更加諷刺。
 
「游郎、青青,相信我們的同伴,只要堅持下去我們就能夠取得勝利!」水清瑤卻沒有放棄希望,不斷鼓勵身旁的二人。
 
可是語音未落,無數天兵地兵又向三人輪流揮刀!記得當日水清瑤提及蚩尤的弱點就是要將他們一劍殺死,否則蚩尤一旦受傷就會迫出體內潛藏的真氣,到時候要誅殺蚩尤只會難上加難。因此當蚩尤提刀劈向自己之際,游同塵看不出能夠一劍封喉的破綻,就寧願用手劈捱下一刀也不能還手。
 




「──啊!」可是事情沒有當日弘農來得順利。這下游同塵失了勢,馬上引來眾多天兵的追擊!八支長槍、十把大刀連環進襲,游同塵一不留神又在大腿被刺了一槍,結果游同塵三人的陣式在眾多天兵地兵圍攻之下被暴力地破解了。
 
游同塵看見自己處於劣勢,不得不冒險反撲,只好提劍使出三皇五神劍的六十四卦連招斬向蚩尤。但見身旁的南宮青青差點被其他天兵所傷,游同塵為了抱青青避開對方攻招而挪移了身位,反而令到自己的出劍偏差了數寸,殺蚩尤不成更迫使對方頓然入魔。
 
「抱歉,是我的失手讓他們發瘋了。」游同塵內疚地說。
 
只不過面對眾多敵人同時圍攻自己,就算游同塵能夠像昔日捱刀反擊,他也不忍心要兩位夫人陪他被斬。因此戰鬥陷入膠著可說是理所當然的事。
 
但最大的問題是現在游同塵進退兩難:繼續留在前線孤軍作戰可能會連累了水清瑤和南宮青青,選擇暫時撤退又有違將軍的責任。自古忠義兩難全,游同塵一方面出劍迎擊,另一方面亦陷入了思考的迷路。
 
另一邊廂,身處在後方的司馬幽如察覺到陳良利用了游同塵做餌,只能痛斥對方,卻什麼都改變不了。而且陳良不旦沒有理會司馬幽如,更即時下令準備第三波的攻勢,出兵繞過中路混戰直接攻入瑤池城!
 
「游夫人,妳的相公幫了我們很大的忙,妳應該高與才對。」陳良陰險地對司馬幽如笑說:「現在所有敵人都被游將軍吸引住,這場仗地上人必勝無疑!」
 
「太卑鄙了!」司馬幽如大怒,二話不說轉身就在營地搶了一匹馬,並擊倒了幾個阻止她的士兵。




 
「司馬姐等我。」薛初鶯同樣騎著白虎追上去。
 
於是二女衝出軍營,跟第三波的士兵走往另一方向,向著游同塵的所在地飛奔──
 
突然,一道刺耳的聲音,「嘰」一聲的從瑤池城發出,掠過司馬幽如的耳邊,再傳到後方遠征軍的營地。
 
「不消一秒鐘卻直達數十里,這是天兵的增援?」直覺這樣告訴司馬幽如,之後一輪慘叫就驗證了她的想法。
 
慘叫從後方營地傳來,首先是陳良的親兵被殺,同時陳良亦訝異地高叫:
 
「不可能!天兵的所有兵力應該被游同塵纏住才對!」
 
但陳良不知道第一天死去的那些天兵,他們全都被昭華夫人利用地上人的屍骸換血重生;因此這批新天兵直接聽從昭華夫人的命令,在瞬達遠征軍的本營之後,更加整齊列陣展開攻擊!
 




另一方面又由於陳良已經派出三波士兵攻往瑤池城,導致後方沒有足夠兵力對抗。結果只是區區數百天兵,就打得留在本營的遠征軍方寸大亂。
 
「妖人別囂張!」電光火石間,張超猛然從高處躍到數百天兵中間,並一槍插穿了其中一個天兵的頭頂!
 
張超大笑道:「什麼天兵啊!我呸!」接著張超連帶天兵殘骸原地迴轉連,硬生生把周圍的敵人撞開,強行撕破天兵完整的陣式。
 
「本將軍縱橫沙場數十載,豈是你們這些妖人──」
 
說到一半,有一黑影從後一掌抓緊張超的天靈蓋──緊接砰的一聲,張超就七孔流血而死!
 
「這……」陳良看見一直陪伴自己出身入死的好兄弟被陌生人一招轟斃,他才意識到自己太過低估天兵的真正實力。
 
而待那陌生人挪開了張超的頭顱,他才露出自己的臉──雖然陳良並不知道那個人正是九大元老之一的老人韓。
 
「弱者最令人討厭並不是他們軟弱,」老人韓道:「而是太過不自量力。」




 
在場的其他士兵看見老人韓滲出一種淡淡的殺氣,大家都不敢反抗,只能眼睜睜看著老人韓衝前一拳打在陳良心臟,使他當場斃命。
 
「田弟,這裡交給我就好,你去迎接夏大人的女兒吧。」老人韓拍拍手背上的血,並淡淡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