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幽如與薛初鶯身處前線與後方本營之間,她們眼見前線軍旗漸漸凋零,後方又有逃兵四散,心裡已經浮現出最壞的念頭。這一刻,就連司馬幽如也失去了主見,不知道應該回去救援本營抑或是走向游同塵助陣。
 
於是薛初鶯又拿出了水玉球偵察前方,發現不知為何,前線的遠征軍兵敗如山倒,就連兩側的攻城部隊亦被天兵從後追擊,潰不成軍。
 
「說不定塵哥已經戰死了。」薛初鶯如是說。
 
「蠢材,別說這些不吉利的話!」
 
司馬幽如斥責的同時,內心卻被薛初鶯的說話動搖了。因此她不自覺地策馬前行,希望儘快見到游同塵的身影!
 




不過走到半途,司馬幽如就看見山峰之上,有三個黑影踏著雪迎面跑來。薛初鶯用水玉球遠望,喜道:「是塵哥和兩位姊姊。」
 
司馬幽如嘆氣道:「原來是相公他們離開了前線,所以前線的軍勢就頓時崩潰。」
 
其實當初游同塵就算知道自己被當成誘餌,他為了顧全大局亦願意孤軍作戰拖住敵人。只不過陳良精銳盡出暴露了本營的破綻,使得天兵有機可乘;游同塵擔心家人安全,唯有從前線撤離。換言之,陳良的計謀竟因為自己不留餘地的利用游同塵,反而招致失敗!
 
如今後方陣營淪陷,前線潰敗。這次的敗仗的死傷人數必定比起第一天高。可是,游同塵始終不是當將軍的材料,他心裡面只是記掛著身處後方的其餘幾位夫人以及邑陽公主。所以他一看見司馬幽如,便用十分重的語氣質問她為何沒有留守本營。
 
「抱歉……我為救相公心切,居然把其他人忘記了……」司馬幽如一臉無奈,而水清瑤亦幫忙緩和氣氛,說:
 




「游郎,這不是任何人的錯。我們趕快回去本營吧。」
 
「是我抱歉才對……我不是想責怪幽如的……」說畢,游同塵便繼續施展輕功,如風一樣飛奔離開。
 
然而,當游同塵一行人回到本營時,該地亦有如暴風吹襲過後;已經沒有天兵身影,剩下的只是一片頹垣敗瓦。除了塌下的營帳和折斷的軍旗外,在空地上還坐著大批士兵等待療傷。他們當中有人神情痛苦,有人則呆若木雞望向旁邊的一堆士兵遺體。
 
「那是……陳將軍和張將軍嗎……」游同塵萬萬想不到連陳良和張超都被突襲的天兵殺死。難怪軍中傳令變得混亂,原來已經是群龍無首。
 
「是游將軍……!」有些士兵看見游同塵平安歸來,他們沒有半點高與之情,反而驚訝為何本應身在前線的大將軍居然落荒而逃!
 




但無論如何,只有一點他們能夠確定,就是遠征軍這次是徹底地打敗了仗。而事實上就算收兵的鑼鼓聲還沒有響起,前線的士兵亦開始陣前逃亡,所以鳴金收兵也只剩下象徵性的意義罷了。
 
游同塵對營中的其中一名副將說:「今天的戰爭已經結束,大軍先退至瑤池城外五十里、雪湖旁邊的大本營重整旗鼓。」
 
游同塵隨意交待後,他就急忙地走到邑陽公主在軍中的營帳,打算探望公主和正在照顧公主的幾位夫人。可惜一走到帳內,只見幾位夫人愁眉不展,姬藻還受了內傷似的面色蒼白,偏偏邑陽公主的睡舖則是空空如也。
 
「藻兒……妳沒大礙吧?」游同塵先關心一下姬藻。
 
「只是與天兵打鬥時中了一掌,幸得那個叫月氏的天兵出手相助,所以受了輕傷而已。」姬藻逞強地回答,並續說:「不過合我們眾人之力也阻止不了天兵把邑陽公主帶走。」
 
游同塵聽後面色一沉,一時間像心臟被挖空似的,不懂得說話了。
 
於是水清瑤代替游同塵問:「公主被捉走的時候她還好嗎?天兵有對她怎樣?」
 
矜兒回應道:「天兵來到營中後,他們只是跟公主說她的娘親想見她,之後公主就欣然地跟了天兵離開……至少眼見公主沒有受到粗暴對待。」




 
「游郎,你認為怎樣?」
 
「公主離開了多久?她身體抱恙不會走得太遠!我現在追回她應該還趕得上!」
 
「冷靜一點!」司馬幽如阻止游同塵說:「就算相公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單人匹馬闖進天兵的陣地救回公主。這時候我們要先整頓軍隊,這樣才有本錢去想之後的對策。」
 
「可是……可是!」游同塵勃然大怒,握緊拳頭,就像要打死人一樣。不過小珣就雙手捉住游同塵的拳頭,輕聲說:
 
「游哥哥,現在先聽司馬姐姐的話吧。這裡司馬姐姐最聰明,現在應該要相信她。」
 
「我明白,我明白的……」游同塵也只是想對自己發脾氣,因為他發現自己既不能帶兵攻陷瑤池城,就連自己的親人也被天兵搶走。而且他看見邑陽公主空洞洞的睡舖,又想起她被馬賊捉走時曾經這樣說過:
 
──下次我有危險的時候,你別再一個人跑出去冒險……你就抱住我來保護我,就像跟你和嫂子一樣就可以嘛。
 




游同塵十分內疚,因為終究他還是保護不了公主。可是他不能夠放棄,於是立即捉著司馬幽如問:
 
「我們還有機會反敗為勝嗎?」
 
「就算機會如何渺茫,我也會答應你把它找出來的。所以現在先做好撤退的準備吧。」司馬幽如語重心長地說。
 
「謝謝妳。」游同塵點頭感謝後就走到帳外,本想轉換一下心情,但又看見一眾負傷士兵逃跑回營,心裡十分難過。
 
「繼續撤退!跟著大隊撤到昨天駐紮的雪湖旁邊!」在場的副宮猛揮手命令大軍撤走,卻在此時,忽然有士兵走進軍營匯報:
 
「報告大人,在我們日前駐紮之地剛剛出現了上千伏兵!他們佔據雪湖一帶,截斷了我們的退路!」
 
「怎麼可能?」司馬幽如追出帳外反問:「要是天兵的話他們打游擊根本不需要埋伏。你們有看清楚對方是什麼人嗎?」
 
──不必問了。




 
突然從天外飛來一位武林高手,游同塵看見,意外地說:「胡前輩?」
 
「抱歉,游盟主,看來我們來晚了。」老胡一改平日嬉皮笑臉的樣子,認真地對游同塵說:「時間無多我就長話短說。現在雪湖已經集合了大約一千位武林義士,我們都希望能夠幫得上游盟主的忙。」
 
「感謝胡前輩……」游同塵道謝的同時,心中又不禁懷疑只有一千人能夠做到什麼。
 
「別垂頭喪氣了,這次來到崑崙山陣容可以跟昔盟主大會媲美。游兄弟,你的親家包括臨湘劍門、神農宮、天劍門等等也有到來,別讓他們失望啊!」
 
於是游同塵深吸一口氣,回答說:「我明白了。現在我們先回去營地重整軍勢,之後再從長計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