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姐,這邊請。」
 
在瑤池城內,邑陽公主的身分就是夏氏的千金。因此天兵對邑陽公主都是彬彬有禮,老人田更待她如愛人的女兒一般。
 
此時日落西山,城外的戰爭已經完結,城內一片寧靜。邑陽公主在十多個天兵的護送下穿越了玉龍殿,並來到天兵真正居住的地方──瑤池古城。
 
所謂古城,就是與一般地上人造訪的瑤池新城作為區別。瑤池新城是地上人舉行盟主大會的地方,瑤池古城則是天兵日常的聚居地。兩座城池由玉龍宮的地下通道互相連結,而事實上,在游同塵當上盟主的時候曾誤闖瑤池古城,也是第一個踏足這片天兵聖地的地上人。
 
「娘親就在這宮殿裡面嗎?」虛弱的邑陽公主輕聲詢問旁邊的老人田。
 




「沒錯。眼前這座三層高的圓頂宮殿叫做元老院,是夏大人處理天上地上所有事務的地方。」
 
之前也說過,兩個瑤池城的分別在於在天壇廣場之上。瑤池古城的天壇有元老院,是天兵執政的權力象徵;瑤池新城的天壇有封神台,是用作冊封地上盟主當作天兵傀儡的地方。
 
「那你們快點帶我去見娘親吧。」邑陽公主不斷催促,老人田只好照她的意思辦,馬上就帶邑陽公主走往元老院的頂樓。
 
走了兩層樓梯,在邑陽公主踏上最頂的樓層並走過屏風後,她終於得嘗所願。昭華夫人正坐在殿上觸手可及──
 
「娘!」邑陽公主突然恢復了生氣,一口氣就跑到昭華夫人面前,並跪在她的懷中。
 




而昭華夫人輕撫著公主的頭,並示意護送公主的天兵退下。因此整個殿上就只剩下她們母女二人。
 
「纓兒,好久沒見了,娘親也很是想念妳。」昭華夫人溫柔地說。
 
這時候,公主回想起兒時與母親和父皇在宮中的情境,便抱在昭華夫人的膝上痛哭。
 
「為什麼……為什麼娘親要離開女兒呢?我們一起回家好嗎?」
 
以往的日子都是美麗而耀眼的。對邑陽公主來說,沒有事情比起在宮中與父母過著溫馨美滿的時光更加幸福。她不明白為何長大之後,整個世界都變得不一樣。因為權力,娘親選擇離開皇宮,父皇也被臣下推翻了。昔日簡單的日子一去不反,邑陽公主很不願意長大成人,於是在昭華夫人面前只是變回小孩子一樣哭著。
 




「還是這麼愛哭呢。」昭華夫人微笑說:「但不要緊,做娘親的責任就是要為子女作好打算。所以妳不用再害怕了,乖乖地留在娘親身邊就好。」
 
「但是……娘親妳非要留在這兒不可嗎?這兒又冷又荒涼有什麼好?」
 
「請體諒娘親一定要留在崑崙山上。因為瑤池城擁有天兵二百年來的智慧結晶,娘親需要借助此地的機關才能控制山下的整片土地。」
 
「別再管什麼天兵和地上人了,跟女兒回家生活不好嗎?」邑陽公主哀求道。
 
但昭華夫人不領情,並解釋說:「天下間哪有父母不想管教好自己的子女?這裡的天兵都是我的家人,地上人都是我的子民,我留在瑤池城管理天下是我的天命。」
 
而且昭華夫人曾經跟別人打賭過,她比任何人都更加適合當天上地上的皇。天上地上,唯我獨專。
 
「那……女兒不如接父皇和哥哥來這裡住,我們也是一家人在一起,這樣好嗎?」
 
「可惜我和妳的哥哥他們理念不同,大家已經兵戎相見,難以就此罷休。」昭華夫人續道:「其實我亦希望塵兒能夠明白做娘親的苦心,我只不過是為了他的前途著想。不過我也體諒兒子很多時候都比較反叛,相反,纓兒妳應該會站在娘親的一方吧?」




 
「我……我不知道娘親和哥哥哪個才對……」
 
「天下無不是之父母,當然娘親才是對的。」昭華夫人溫柔地替邑陽公主抹去淚水,並道:「說起來這幾年娘親都沒有怎樣照顧妳,要妳在外面受苦。這樣吧,妳就留在娘親的身邊,我會好好的幫妳計劃一切,而妳也不用再有什麼憂慮。」
 
「太好了。」邑陽公主欣喜道:「果然娘親還是疼愛女兒的。」然後公主開始在昭華夫人的懷中撒嬌。
 
「呵呵,真是長不大的孩子。就是這樣妳才會在外面被別人欺負的。」昭華夫人微笑說:「其實妳本身的能力不比妳的哥哥差,只不過妳整天長不大的還沒有嫁人。放心吧,娘親為妳挑選了幾個好男人,妳首先要學妳哥一樣提升等級,之後我們母女二人就能夠永遠在一起……」
 
 
──啊!
 
「游哥哥怎麼了?」小珣擔心地問。
 
「沒事,只是突然內心好像有點莫名的悲痛。」




 
天色已暗,遠征軍拖著疲累的身步伐回到雪湖的大本營後,一位久違的前輩首先跟游同塵搭話:
 
「游賢侄,你這樣子叫我怎樣放心把藻兒交給你呢?」
 
「姬世伯,很久沒見了。你身體內的毒不要緊嗎?」游同塵對姬重武說。
 
「自從魔教在世上消失後,蠱毒已經對我無害。」
 
「而且隱居了一年多,是時候要走出來活動一下筋骨吧!」老胡豪邁地笑道。
 
「胡前輩,所以你還邀請了多少人前來崑崙山助陣?」
 
「不止姬家的人,幾乎你認識的人都有出現呢!所以我才說這陣容好比當日的掌門大會一樣熱鬧!」
 




游同塵感到難以置信。當初他和水清瑤花了不少唇舌才說服到各門各派的人協助守住洛陽機關,而現在居然有這麼多人請縷登山助陣,實屬意料之外。
 
老胡就解釋說:「所有事情都是物極必反,正如陰陽八卦沒有起點沒有終點一樣;天兵在洛陽的封禪大典肆意殺虐,武林上下都意識到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能獨善其身,於是就走出來反抗吧。」
 
游同塵跟著老胡走,然後在軍營中看見一個又一個熟識的面孔出現在眼前;當中還包括一直與姬重武不和的神農宮現任掌門姬重德,以及曾經跟自己在牧馬坡上決戰的臨湘劍門大師兄敖維。
 
「大師兄……」
 
不過敖維沒有跟游同塵打招呼,而是與身旁的烏洛蘭走到雪地的一角休息。
 
「那個臨湘劍門姓敖的小子也找到女伴了呢!」老胡笑說。
 
然後,有一女聲從背後跟游同塵等人打招呼:「清瑤、同塵,聽說山上大戰死傷很多,但看見你們平安無事,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娘親,原來妳也來了!」水清瑤十分驚喜,因為自從父親水中天離開之後,水清瑤的母親亦甚少在江湖上露面。這一次看來真的是集合了武林各路好手,誓要與天兵作一個了斷。




 
但司馬幽如只是搖頭說:「可惜軍中士氣一落千丈,剛剛姬小姐還偷聽到軍中有士兵正在密謀夜逃。」
 
「這可不妙。」游同塵說。
 
「所以今晚之前一定要想辦法穩定軍心……」一邊說著,司馬幽如又低頭沉思,無論游同塵怎樣叫她也沒有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