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維與老人韓,二人就在兩軍的正中間決戰;雖然同被兩軍人馬包圍,但二人附近卻圍出了一個空間,沒有人敢靠近他們。
 
此時老人韓會心微笑,道:「想不到地上竟有內功如此卓越的高手。」
 
因為老人韓只在意游同塵,如今卻見識到另一高手的劍氣比起游同塵還要厲害,便覺得十分有趣。
 
「你們這些老人終日坐在山上,離地千丈,當然不能理解地上的事。」敖維帶著殺意走近老人韓,並警告說:「但當你們終於發現自己無知的時候,也正是你們的死期──」
 
只見敖維劍影掠動,劍尖已在電光火石間刺向老人韓的左眼!但這次老人韓早有準備,馬上以右掌拍走敖維劍背,再接上左掌轟出掌勁還擊!
 




那就是天兵老人的絕學「天元咫步功」──只是咫尺的小動作,就能擊天大的威力。於是二人在眨眼之間已交手數招,但大家都十分謹慎,在沒有佔到便宜後就躍後幾步再次對峙。
 
「你是臨湘劍門的敖維吧?」老人韓語帶輕蔑地說:「等級27、精通幾乎所有臨湘劍門的劍法,內功修為亦比尋常人厲害……就這樣而已?地上人的武學早已被天兵研究得十分透徹,你是沒可能打贏天兵元老。」
 
敖維卻斥道:「你認為世上所有東西都能夠用數字表達的話就大錯特錯!」
 
又見敖維握劍的手法變了。剛才他握在劍柄低位,如今則換成高位;因此劍法消失了輕靈,揮劍也較為笨重──卻更有剛勁。
 
原本看似平平無奇的招式,敖維只是垂直劈向老人韓,但劍光所牽動的劍氣居然隆隆作響!老人韓料不到頭頂的劍氣竟是這般的快,保守起見,只好疊起雙掌運功相擋──但腳步在擋下劍氣後一陣酸痛,差點連站也站不穩。
 




「這、這不是臨湘劍門的劍法,甚至是『天兵兵法』都沒有記載的武功?」老人韓眉頭一皺,又驚道:「還有你剛才催動的是五方五老真氣,根據『天兵兵法』所錄,理應需要五個人方能駕馭才對。」
 
「所以說你手上的字典已經不合時宜。」敖維冷冷道,接著再向老人韓猛地放劍──
 
但老人韓卻輕描淡寫地看準敖維一個破綻,只是微微振動右掌,便有一道掌勁打在敖維胸前!結果這次輪到敖維不敢怠慢,退後幾步收招防守。
 
老人韓笑道:「但地上人始終都是地上人,豈能跟高貴的天兵相比?」
 
老人韓終於動了真格,一片天地之氣漸漸凝聚在他的雙瞳,感覺就像蚩尤變成暴走階段的一樣。
 




不過敖維也是身經百戰,直覺告訴他不能正面硬碰,只好再後撤數步拉開距離──
 
「敖師兄有危險!」
 
水清瑤瞥見敖維的形勢,便打算上前助陣,卻被司馬幽如在旁邊制止,並解釋說:
 
「我們的主要目的是負責吸引天兵注意,並不是把所有敵人殲滅,所以這裡只能相信敖公子。」
 
因為天兵還有五大元老聽命於昭華夫人,現在只引出一個老人韓仍不足夠。所以水清瑤她們還需要到處叫陣和破壞天兵的軍勢才行。
 
──啊啊啊!
 
可是水清瑤的前方傳來一輪慘叫,竟然是友軍的前線首先開始崩潰!於是水清瑤連忙說:「前面遠征軍擋不下蚩尤的來襲!我們不如就上前把蚩尤壓過去,這樣做應該可以引起其他元老的注意──」
 
但姬藻耳聽八方,便察覺到有危機,並喊道:「不行!右翼的自己人也是處於劣勢,節節敗退。我們現在上前很可能會被蚩尤包圍起來!」




 
此時一把男聲在不遠處回話道:「不用擔心,右翼的敵人就交給你爹和神農宮的弟子吧!」語畢,姬重武、姬重德兩兄弟便率數十弟子衝前抗敵。
 
「姬掌門請留步,」水清瑤母親阮采蘋從一眾士兵的頭頂上飛來姬重德面前,道:「前線就交給我們臨湘劍門負責吧。素聞貴派的暗器之術天下無雙,本門弟子的背後就交由貴派保護了!」
 
姬重德笑著回答:「水夫人果然是女中豪傑,兩句說話把我說服到。哈哈,那我們兩派就聯手對付眼前敵人!」
 
看著臨湘劍門與神農宮共百名弟子奔往右方的戰場,老胡亦帶領著數百名弟子,對水清瑤說:「八八門就前往左方支援與地兵的戰爭。我們與蚩尤打了好幾十年,這方面的經驗沒有其他人及得上八八門了。」
 
於是又有一眾身影衝往另一方前線。水清瑤看見同伴奮不顧身地與天兵地兵抗戰,笑著的出發、笑著的離去。下一個戰死沙場的可能是自己的同門,也可能是姬藻的家人,甚至是自己的母親,但現在已經沒有傷感的閒情。
 
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戰場上所有生命都是寶貴的,只不過所有人都正在為比生命更加寶貴的東西而戰。
 
水清瑤心想:「沒錯,這個世上總有東西是比起經驗值和等級更加珍貴、更加值得人們去追求。游郎,這邊我們一定能夠把所有天兵吸引過來,所以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嗯?
 
遠離吵雜的戰場,此時身處雪丘之上的游同塵彷彿聽到水清瑤的心聲。
 
「多心了吧,或者聽說人之將死會想起最重要的人?」游同塵以自嘲的方式來讓自己保持冷靜。
 
但這種情緒無法保持很久。因為在不經意間,游同塵發現在遠處的山谷裡面,居然有奇怪的東西正在反射著白光!
 
游同塵十分興奮,甚至全身都在顫抖著。他心無旁鶩,只管往白光的方向以輕功踏雪奔往。結果跑了幾里的路後,一座白玉古城赫然出現在游同塵的眼前。
 
「我感覺到……母親和公主就在裡面……!」
 
游同塵收起亢奮的心情,接著靜悄悄地在城牆一角垂直踏牆而上;再伏身於城牆之上,把城內的石屋木屋盡收眼底。
 




「這個就是瑤池古城嗎……但大街上完全沒有人,就像死城一樣……不對,它是死城不是由於沒有活人,而是像給死人居住一般。」
 
游同塵喃喃自語的同時,他又看見瑤池古城中央的紅頂圓建築,心想:「月氏所說的元老院就在那裡,母親大概也在那裡。」
 
──塵兒。
 
游同塵忽然聽見有人呼喚自己,在擔心被敵人包圍之際又發覺四周都沒有人。之後,相同聲音再次傳到游同塵腦中:
 
「塵兒請放心。你和纓兒都是我的子女,我是不會陷害你們的。只不過,看來我們有見一面的必要。」
 
「是娘親嗎?」游同塵問,但昭華夫人好像沒有聽見,只是回應道:
 
「來元老院找『我們』,趁我還沒有改變主意之前。而且你的幾位夫人在天兵面前也撐不了很久。」
 
於是游同塵在心裡回答:「好,我們就來做一個了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