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廂,四位元老正留守在瑤池新城的城樓之上,並討論著兩軍對決的狀況。
 
老人景道:「想不到連武林各派也來參一腳跟我們作對。」
 
老人趙回答:「畢竟那些人的盟主就是領頭的將軍,他們要來送死我們也無法阻止。」
 
不過比較怕事的老人晉就說:「可是那個盟主當日以一人之力殺掉一眾地兵。要是今天他也這樣做的話,恐怕會非常麻煩啊!」
 
「正因如此韓大人才會親自出馬,與夏大人的兒子決戰。」但老人田又感到奇怪,「只不過韓大人正在交手的那個地上人好像不是夏大人的兒子呢……」
 




「這、這會不會是對方的什麼詭計啊?」老人晉慌張地問。
 
「晉大人別自亂陣腳,地上人這幾天無論用了什麼計謀,最後還不是敗給我們?今天結果亦將會是一樣──」
 
老人田說到一半,昭華夫人的腦中魔音便打斷了他的話:
 
「各位同志,我正在同一時間與你們四位元老傳音,所以你們會聽見相同的說話。」昭華夫人續道:「現在地上人全軍出擊,雖然兵臨城下,但這亦是我們大好機會。田大人、景大人、趙大人、晉大人,你們就四人一同上陣,把地上人一網打盡吧。」
 
但是老人田盡忠職守,便把游同塵失蹤一事報告了給昭華夫人知道。
 




「無需理會游同塵,你們四人照我的吩咐上陣殺敵就可。」
 
接著昭華夫人在下達指令之後,就中斷了魔音傳話,回到元老廳中與邑陽公主閒話家常。
 
「娘,哥正在來這邊嗎?」邑陽公主擔心地問。
 
「對,很快妳就會見到他。」
 
「之後妳們打算怎樣……會打架嗎?」
 




「其實身為人母,哪個不想自己是一位慈母呢?」昭華夫人續說:「只不過當看見自己的兒子不聽話,也不得不教訓一下他。」
 
「可是娘親和哥的武功都非常厲害,打起上來大家不只受傷這麼簡單啊!」
 
但昭華夫人沒有回應。她只是離開了座位,走到與元老廳相連的露台上,並望著外面的景色說:「無論怎樣,我也不想殺死塵兒。至少不會讓他就這樣死去,而是永遠跟我們在一起。」
 
邑陽公主不明白昭華夫人的意思,只是滿心期待地說:「要是能夠在一起的話就實在太好了。」
 
昭華夫人暗自笑著,同時在露台俯瞰整個瑤池城,然後找到了游同塵的身影。於是昭華夫人在腦中與游同塵傳音說:
 
「塵兒,你見到面前廣場上的圓頂建築吧?我們就在那裡的頂樓等你。」
 
這種奇怪的魔音游同塵始終不習慣,所以每次都聽得他頭皮發麻,很不舒服。只不過游同塵又無法阻止,唯有聽從昭華夫人的指示繼續前行。
 
「呼──」游同塵噴了一口白煙,在粉雪中喃喃道:「天氣越來越冷了……不知道清瑤那邊怎麼樣……還有公主又是否平安。」




 
游同塵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踏上瑤池城的天壇廣場。兩年前他在天壇廣場成為武林盟主,如今他則在天壇廣場與天兵決一死戰。
 
於是每走一步,游同塵的心臟也跳得越來越快。接著他走進空空如也的元老院,並沿樓梯走上頂樓,終於都見到了樣子憔悴的邑陽公主以及母親昭華夫人。
 
「哥,你來了!」
 
「公主!妳沒事嗎?哥現在就來救你!」游同塵本想跑上前,卻被邑陽公主拒絕。
 
「哥誤會了。這裡的人都對我很好,也許哥是錯怪了天兵。」邑陽公主又說:「而且自從我被邀來瑤池城之後,我就更加確信娘親不是如哥所說的那般壞。」
 
「娘親嘛……」游同塵轉頭望向昭華夫人,冷淡地問:「妳有什麼要跟我解釋的嗎?」
 
昭華夫人回應道:「塵兒,娘親等你很久了,我們就先靜心坐下來慢慢商量吧。」
 




但游同塵堅決拒絕,「我們兩軍正在百里之外互相廝殺,雖然我也想和談,但這是不切實際的。娘親,要是妳真的有誠意跟我詳談的話,妳就先命令妳的天兵地兵收手吧。」
 
「為什麼塵兒你要這麼執意區分天兵以及地上人呢?」昭華夫人反問:「如果你不接受天兵管治這片土地,為何又願意被那個篡位的皇帝統治?」
 
「這麼困難的事情我不懂得回答,但我看見有地上人受苦,因此我想成為那些弱者的力量罷了。」游同塵續說:「而且等級系統只會勞役百姓盲目追求武功和等級,以致忽略身邊更加多值得留意的、美好的事情。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出招吧。」
 
「哥!你一定要跟娘親大打出手嗎?」
 
然而,昭華夫人也是放棄了說服游同塵,並瞬移到元老院外的天壇廣場。游同塵見狀,馬上跑到露台外面,並運輕功一躍而下。
 
「哥!娘!」邑陽公主同樣追到露台上,但她不會輕功,只能在抓著圍欄在高處眼睜睜看著二人開戰。
 
「無論如何滿口道理和理想,最終只有力量才是讓對手屈服的唯一手段。」昭華夫人冷笑道。
 
「這也是無奈的現實。」游同塵拔劍出鞘,「得罪了。」




 
豈料昭華夫人突然放聲大笑,「三皇五神劍!這的確是前人留下來用以對付天兵的殺著,也是你父親窮一生精力想得到的武功。不過,你認為你的三皇五神劍能夠對付得到我嗎?」
 
「這要試一下才知道!」游同塵還在擔心另一邊廂的幾位夫人,因此內心十分焦急,二話不說就先向昭華夫人斬出幾招三皇五神劍的變卦路數──
 
可是昭華夫人從袖中取出一把匕首,匕首劍刃突然變長,然後「鏘鏘」數聲伴隨火花,就把游同塵的祝融劍攔住了。
 
「塵兒,創出這套三皇五神劍的前人把劍譜一分為三,結果成功避過天兵耳目,三皇五神劍沒有被載入天兵兵法之內。因此你父親以為這套劍法能夠推翻天兵改變未來。」
 
說到這裡,游同塵漸漸明白昭華夫人的意思。也許她連自己的丈夫都利用了,所以在父親尋找三皇五神劍下落的同時,昭華夫人對於該套劍法亦有所涉獵,所以才誇口說三皇五神劍傷不了她。
 
「這情況比想像中還要棘手得多。」游同塵心裡祈求著:「清瑤,再等我一下,我必定會制伏昭華夫人和天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