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游同塵的祈求能否傳到水清瑤心裡,但此刻水清瑤正聯合幾位夫人一同迎擊來襲的蚩尤大軍,或許她真的需要有人祈福才能度過此難關。
 
「看我這招!」水清瑤以輕靈的身法走到兩隻蚩尤中間出劍橫掃,但見比自己高出數丈的蚩尤舉刀當頭重劈,勢要與水清瑤同歸於盡──
 
南宮青青便衝到二人中間,並用她最擅長的絡脈化功接下蚩尤重劈,再摟著水清瑤退後數步迴避。可是側面又有另一蚩尤上前追斬,無論速度和氣勢都非常強悍,南宮青青踏空了一步,閃避不及,幾乎就要成為刀下亡魂──
 
幸好箭比人快,就在南宮青青與水清瑤兩塊臉龐之間,薛初鶯準確無誤地射出一枝冷箭!「砰」聲更刺穿了蚩尤胸前鎧甲,染血的碎片散落一地。
 
但就算這樣也無法殺死沒有心臟的蚩尤,這一點身為八八門的司馬幽如十分清楚。於是當她察見身後薛初鶯放箭之際就衝了上前,再用判官筆上的鋼指狠狠地往蚩尤的傷口插進去去,使得蚩尤痛苦地大聲慘叫!
 




「是機會!」司馬幽如同樣大叫,接著姬藻就用盡全身氣力向蚩尤頸上死穴拋出毒針──
 
眼見蚩尤全身被司馬幽如鎮住動彈不得,但是蚩尤居然運功咆哮;氣勁不只打掉姬藻的毒針,更把司馬幽如硬生生地彈開了數尺!
 
「可惡的妖人!」姬藻縱使暴跳如雷,同時胸口卻感到異常痛楚,顯然是等級差距所做成的傷害。於是矜兒就走近姬藻並按摩她的掌上的手少陰心經穴位,以紓緩姬藻的心悶之痛。
 
姬藻便不好意思地說:「哼……謝謝妳。」
 
同時小珣又在眾人身後打氣,「那頭蚩尤已經受了重傷,還差一點點就可以擊倒他!只要拿下他的經驗值來升級的話,戰況一定會漸漸好轉的!」
 




「小珣說得沒錯。」水清瑤對南宮青青道:「待會讓我做餌引誘蚩尤出招,青青妳就一劍了結蚩尤的性命吧。」
 
司馬幽如又說:「那麼我與薛姑娘就負責牽制著其他的敵人!」
 
「嗯。」「吼!」
 
在薛初鶯與白虎都同意之後,二人一獸就開始攻擊兩旁的敵人,好讓水清瑤與南宮青青雙劍斬向垂死掙扎的蚩尤。
 
一人作餌一人攻虛,這與湘君湘夫人劍的招式同出一轍。只見水清瑤捨身以劍尖點在蚩尤的右肩並露出背部破綻,蚩尤就左手垂刀擦過雪地再猛然往上逆斬──卻在千鈞一髮間被南宮青青一劍刺破頭顱!
 




這確實是命懸一線,不是蚩尤死,就是水清瑤亡。只不過兩位夫人互相信任,沒有害怕失敗,因此南宮青青頓然升至等級25,實力又更上一層。
 
司馬幽如笑說:「恭喜南宮姐升級!這下跟水姐一樣等級25,我看相公也不能欺負我們呢。」
 
水清瑤也微笑回應:「不只這樣,我們這趟上山也是要消除等級,到時候游郎自然不能欺負我們。」
 
──妳們還有閒情談笑風生嗎?
 
忽然傳來男人冷酷的聲音,一眾蚩尤竟心生畏懼,退避三舍。接著在水清瑤前面橫空出現了老人田的身影,他悠然站在戰場之上,質問水清瑤:
 
「為何沒有見到游同塵在妳們身邊?」
 
「我跟你素未謀面,為何要回答你的問題?」水清瑤強硬的回應。
 
「那就看妳的口硬還是我的拳硬。」




 
老人田本來就不喜歡說話,實際行動更符合他的本性。因此老人田一個滑步,拳頭就向水清瑤轟了過去──水清瑤馬上提劍,左手指頭更按著劍脊支撐著長劍;但只是「啪」的一聲,水清瑤愛用的寶劍竟被打斷兩截!
 
「這就是天兵元老的實力嗎?」但水清瑤沒有擔心自己,反而擔心正在單挑老人韓的敖維,以及正在與昭華夫人決戰的游同塵。如果自己人多勢眾都處於劣勢,那麼游同塵他們那邊就更加險峻。
 
 
而事實上,水清瑤的憂慮不無道理。這一刻身處天壇廣場的游同塵的確是陷於苦戰之中。
 
作為三皇五神劍的基本劍論,游同塵本來能以伏羲總訣來拆解來自四方八面的攻擊。例如敵人從正面「乾」位攻來,游同塵至少有八種招式克敵;若然敵人之後移步往左側出招,根據伏羲八卦圖,左方為「離」,離為火,游同塵亦可以接上一招「天水訟」來化解。
 
因此三皇五神劍以八卦相錯,將自己作為中心分成六十四卦圓圈,就能夠依照不同方位的攻招而作出反擊。可是這一點昭華夫人早就知道,更創出一套有如鬼影的劍法來破解游同塵的三皇五神劍。
 
這一刻在廣場上的飄雪緩緩,游同塵的心情同樣是戰戰兢兢。忽然昭華夫人打破沉默,一劍從正面「乾」位刺來,逼使游同塵馬上撩劍拆招──但見對方的劍在空中劃出一道雪痕,昭華夫人只是一瞬間就繞到游同塵背後的「坤」位砍下來!
 
此變化昭華夫人稱之為「顛倒乾坤」。正是這種超然於常理的出手令到游同塵方寸大亂,縱使他勉強回劍反抗,但出手明顯不及昭華夫人轉換方位的快,結果游同塵就被她強砍在背,直接仆倒在廣場雪地之上──




 
但緊接下來又是昭華夫人致命的追擊!她一劍插向倒地的游同塵背脊,幸好游同塵一個翻身,劍只是插進了他身旁的地板。
 
拾回性命,游同塵立即狼狽地爬了起身,忍著痛重新架劍瞪眼昭華夫人。相反,昭華夫人游刃有餘的樣子,一看就知道哪一方正處於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