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她像個女神,任何人看到她的美貌,也覺得她高不可攀。

我一開始也以為是。

那是一個令人沉悶的周一夜晚,是駐守旺角格仔店的阿佘每星期一次的假期,另外要找兼職,我嫌太麻煩,更重要是不想花錢另找兼職。

我只好在信和的格仔舖親自坐鎮。



其實,我不明白為何有七天總要休息一天的制度,我也試過一個月看舖看足三十天,一天也沒休息。因此,我對員工出月薪卻只須工作廿五天,感到深痛恨絕。

經過周五至周日熱鬧的人來人往,周一的人流,感覺上少得可憐。

當我在筆電玩著啤牌接龍,一個女人走進來了,我從電腦熒幕前抬眼瞄了她一眼,把雙眼放回紅心Q和J,然後,我又忍不住再抬眼,偷偷看她。

我可沒有見到這樣美麗的女人啊。

對啊,我當然不是沒見過美麗的女人,但我極少會對一個女人目不轉睛。



她卻令我呯然心動,怎也不想移開眼睛。

我呆看在每個格子前觀賞的她,居然有種『你在格仔前看格仔,格仔後的人在看你』的感覺。

然後,她從那個賣手機殼的格子停定,轉頭來看我,我差點就給她發現我在偷窺,連忙縮下頭。我聽到她的聲音傳來:「不好意思,請問一下----」

我慢慢才雙眼從熒幕抬起來,用滿不在乎的神情在看她,她問下去:「這個BARBIE手機殼,有沒有粉紅色?」

我遠看一下鎖在格子內有著芭比娃娃頭像的透明殼,搖了搖頭,「這是唯一的款式,韓國入口,只此一個。」把產品拿來寄賣的,是個經常去韓國買貨的女人。若這個機殼有其他顏色,她沒理由不在我店內放兩個。



她笑笑道謝,我見她意欲離開,設法留住她:「對啊,如果妳喜歡,我可以給妳算便宜一點。」

「我覺得,BARBIE應該配襯粉紅色的啊。」她從手袋拿一下她黑色的SAMSUNG手機,「我的手機套上透明殼,好像不大好看。」

「也對。」我無法否認。

她再看一下格子內的芭比機殼,眼神裡是有不捨的。

「但我真的很喜歡這個手機殼……讓我考慮一下,你幾點關門?」

「十點。」

她這就離開了,我惘若所失的。

她好像帶走了什麼,又好像什麼也不帶走。



我已經是個二十三歲的男人,不要自己像個十三歲的懷春少年。回想一下,我甚至在十三歲時也未試過有這種奇怪的不安。

就在她消失在門口後,我便關上了電腦,在接下來的一整天裡,我像個呆子的看著人來人往的門外,期望她在下一秒鐘就會折回,可是,她一直沒有回來,我等到夜晚十一時,當附近開得最晚的賣遊戲碟的舖頭也關門了,我才真正意識到她不會回來,心情落寞地拉了舖。

那個晚上,我反覆難眠,她的一顰一笑在我心裡始終驅之不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