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介紹你自己,如何?」
「真是失禮了,我叫法蘭。在我旁邊穿西裝的小伙子是萊斯,至於這邊的是肯斯坦。」
 
短暫的對話並沒有任何成果,桌子後的人只是簡單地報上了不知是否真確的名字。但假如是軍管會的人,絕對不會對自己的名號避而不談。沒有所屬,也沒有職級,使舒密特難以判斷下一步棋該怎麼走。
 
「敢問一句,你們是什麼組織?」
「你只需知道,我們在軍管會之上。」
面對舒密特的尋問,法蘭沒有給出明確的答覆。看著三人身旁的「DP」,他唯一能確認的事實只有一個:「這三人的身份能壓住軍管會!」
 
目前還有一些疑問,舒密特得把來龍去脈理清楚。


 
「三位,其實事件的始末管理會應該比我更清楚。」舒密特試著推卻。
「上校,請你合作。」萊斯嚴正地說,但下一秒肯斯坦卻把萊斯的語氣放軟了說:
「嗯,這麼說好了,上校。我明白你在提防什麼,我也知道軍管會在暗地裡的小動作。以你的軍階,你的証言將有助我們踹掉這隻老鼠。」
 
「咳唔!」說到這裡,法蘭瞥了一眼身旁的「DP」。他清了一下咽喉,阻止了肯斯坦繼續說下去,然後正眼看著舒密特說:「事情就是這樣了。上校,請你合作。」
 
舒密特把眾人的小動作看了一遍,點了點頭,把他所知道的事件始末告訴了三人。
 
 


 
妮哥剛一出醫療室,便看見上校跟一個年輕軍人進入了電梯。在梯門關上之前,她只來得及看到那軍人的臂章,她記得那是屬於秋藏紅的徽章。
 
手中拿著多瑠交給他的卡帶,妮哥沒有多想便追了上去。卻發現上校所在的樓層竟然被電腦鎖上了,而需要的權限是她從來沒見過的「D12」。她只好先把卡帶帶在身上,回去自己的臥室好好整理一下今天發生的事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