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一間店鋪,計埋我,一共有六個人。 


職位最高既係經理:Zoe,大約二十五至三十歲,碩士畢業,主攻工商管理,店內一切零售事務佢都唔需要做,只係需要同大老闆開會,以及聽Team Leader彙報,計算生意額,店鋪貨品擺位,以及編制員工更表,處理投訴等等。甚少係店面出現,多數係經理房做文職工作。性格親切友善,對一般員工非常nice有講有笑,但對Team leader或senior 既同事就非常嚴肅,即使係年紀大過自己既長輩都一律唔會比面。 



然後係Team Leader:阿欣,大約三十出頭,比Zoe老少少,中學程度,係呢間公司由低做起既員工,熟悉店內一切大細事務,基本上所有工作,每個人既企位都由佢一個人分配。做事非常進取,不斷為公司爭取最大利益搏上位,性格果斷,自信,但往往一意孤行,唔會聽人講野。聽講佢非常唔服Zoe,覺得讀書多唔代表咩都識。 




Senior Sales:Maria,店鋪內既元老,係呢間公司做左十幾年,本身佢一直都係sales,安安穩穩咁過日晨,但做左十年左右就比人推左上去升職,非常不願意,因為覺得升左就同其他普通員工有一層隔模咁樣,寧願做返一個普通員工hea下仲好。性格非常友善,熱心幫人,完全冇機心,凡事以和為貴。 


Sales:Ken,店內除左我以外唯一既男同事,年紀二十三,比我細一年,鐘意睇波,賭馬,唔鍾意打機,唔鍾意飲酒,表現平平,得過且過,不問世事,典型既港奴青年。 


Sales:Mia,二十出頭,年紀同我差唔多,係呢間店入面既Top-sales,呀唔係,正確d黎講,應該係成間公司入面頭三名既傑出銷售員,我未黎之前已經係公司既annual dinner度見過老闆頒獎比佢。基本上成間鋪有60%既業績都係由佢一手包辦。非常誇張。我地平時係店入面東奔西跑咁去幫客,去跑數,唯獨佢一個可以係店入面hea,仲要冇人敢鬧佢。無他,因為佢一係唔開單,一開就十萬起跳,仲要係客搵佢,而唔係佢搵客。無論team leader定經理,什至老闆巡鋪都好比面佢。性格陰險,笑裡藏刀果隻,但外表非常討好,因為佢除左有事業心,仲有一條事業線。長頭髮,腿長腰幼,真係唔怪得佢咁好成績。 







所以加埋我就六個人,基本上平日每日都由「四至五個人」去營運呢間店,一至兩個人放假。 

禮拜六、日比較繁忙就多數返齊人。 

輪班分為早班、同夜班。 

早班上班時間由:早上10點至7點。 



夜班上班時間由:中午1點到晚上10點。 

當返夜班既人返到鋪頭,即係1點開始,就會由早班既人去食lunch。 

每人食一個鐘,輪流去食飯,當每個人都食哂飯,大概七點左右返早既就會收工。

所以計埋食飯,大多數都只有4個人係鋪頭。


「先生,你要的圍巾都在這兒。」我用流利既蝗語講出。 

『行行行,都給我包起來吧。』 

「咦?先生請問你是台灣人嗎?」 



『欸?你怎麼知道?』 

「哈,因為大陸人講的普通話沒那麼好聽呀。」 

『小伙子,你可真會說話!』 

「那麼先幫您開單吧,這裡三條羊絨圍巾總共一萬八千元。」 

『刷銀聯。』 

「麻煩簽名在這就可以了。而且現在買滿一萬塊可以成為我們公司的會員喔。」 

『會員?』 

「對,我們會定期發一些資訊給我們尊貴的會員的。」 



『那麼麻煩?還是不用了,我下個月就回去台灣了。』 

「不麻煩不麻煩!」我拎出會員表格:「只要填這個就行了,隨便填個電話還有名字就行。」 

『那麼…』 

「黃先生,不用再猶豫了,如果有什麼優惠,我第一時間打給你!」 

『那…好吧。』黃先生兀地呆左一呆:『你怎麼知道我姓黃?』 

「因為…」我將信用卡遞回:「你卡上有你的姓啊…哈哈。」 

『喔!你真細心!』黃先生一邊熱情咁同我握手,一邊望我名牌:『那你叫…沁…小沁對吧?哈!小沁做事果然非常小心!』 



「哪裡哪裡,」我客氣的道:「如果黃先生你有什麼不滿意的話,保留那個發票,一百八十天之內,在全世界所有分店都可以辦理退款的。」 

『哈哈,好!』 


然後我就一邊握手,一邊同佢吹水。 

就係咁,我終於係新鋪搵到第一個熟客。



當我歡送走左個客出門口之後,忽然間,我感覺到有一個嬌小既身影急速接近。 







『嘩嘩~好叻仔喎…』突然一把柔和既女聲係我耳邊傳出。 

「Mi…Mia?」我稍為定神:「嚇死人咩…下次可唔可以唔好係我耳邊講野…」 

『咩喎~』Mia扮哂小朋友語氣:『人地都係讚下你叻仔之嘛?』 

「讚我叻?」我無奈笑了一下:「其他人都或者係讚我既,但呢番說話由你口中講出黎,就變左諷刺我啦~」 

『嘻,』Mia篤一篤我心口:『咁你真係叻仔嘛,你睇下而家成間鋪都咁靜,得你開到單咋,仲要係大單添~?』 


我有種唔好既預感。 


「邊係呢Mia姐…頭先…都係多得你讓我姐…」我講得十分恭敬。 

『嗯?~』Mia戚一戚眉問。 

我謙虛地解釋:「頭先個客明明係你身後叫你,而你果時望住我,仲要扮聽唔到佢叫,當我同個客人對到眼神,我先過去幫佢,如果唔係,呢張單一定係你架啦。」 


『哦?咁你即係話…』Mia忽然哄到好埋:『我專登唔幫客姐?』 

「我…我…」我被Mia心口果條洪溝嚇到汗都出埋:「我唔係咁既意思…你誤會喇……」 

『哈,玩下你咋!你睇你緊張到出哂汗咁。』 

「玩我…?」 

『頭先個客呀,我食完飯返黎果時,見到佢去完廁所唔洗手喎,點知佢跟住我返鋪頭搵我,好彩有你咋…同埋果一萬蚊單咁少,唔值得我去幫佢囉~?』 

「哦…原來係咁……」 


終於鬆一口氣。




「Mia你頭先話個客做過咩話?」 


『頭先個客去完廁所冇洗……』 


『Mia有客搵你~~~』後方傳黎阿Ma既聲音。 

「阿Ma!我想去一去廁所洗手!」 

Maria好奇問:『點解啊?你岩岩賣左貨唔去補貨先?』 

Mia幫口講:『阿Ma你比佢去啦~~』 

『咁你快d返喇,一陣準備多人。』 



我一支箭咁衝左出門口轉角既一個商場公廁。 

然後開大水喉,一邊洗手,一邊係度諗野。 

我係度諗…我要點樣利用呢個客人好呢? 

其實,我已經諗到一個幾好既方法,而唯一既風險就只係被炒魷魚。 


方法就係:而家我有一個熟客,有哂佢既聯絡資料,我大可以私底下搵佢, 

假如佢要買野既話,我可以用員工折扣幫佢買。 

我地員工折扣買野有6-7折,假設一隻錶賣三萬,我地七折買即係二萬一。 

我再二萬五千蚊賣比個客,我都淨賺幾千。 


之不過呢個方法冇咩肉食,成本效益唔太高,而且好易比人懷疑… 

再者,個黃先生下個月就會返台灣,而且佢又唔係水貨客,都唔會成日黎買野… 

當然我估有好多人都做緊差唔多既事,就好似樓盤買樓花,電器鋪賣手機咁,都係內部認購左先… 

只不過我覺得利益實在太低,做十次先得果幾萬蚊,要做幾多次先夠?



同埋要做呢d野,當然要搵返個本地既熟客啦… 


但奈何所有有潛力既客人,都會比Mia搶左去,絕對唔輪到我上。 

唔通我叫佢比一兩個客我?傻既,同行如敵國啊…再者佢邊會咁好死丫… 

定抑或…我溝左佢好?我自問溝女經驗又唔多…何德何能呢? 

如果係阿Dee既話…可能會行得通既… 


唉,又係行唔通。 


我望一望隻錶,係廁所hea左幾分鐘,又係時候行返去開工。 

呀,差d唔記得仲有貨未補。 

當我準備入門口既時候… 



『阿沁,快d入倉啦。』阿Ken係我去左廁所既時候企左我負責個位。 

「哦,咁你幫我望我個位一陣呀,好快搞掂。」 

『唔洗咁急喎,』Ken接住講:『岩岩返左貨,你上埋貨都未遲呀?』 

「返左貨?」我未反應得切。 

阿Ken解釋:『呀…係喎,你都黎左成個月有多,第一個月呢,因為你唔熟店鋪既擺位,所以返左新貨唔洗你上貨住~而家你快啲入倉啦,阿Ma會教你架喇。』 


係…我黎左呢間鋪已經個幾月,一切都好正常,教我既野亦都好快上手, 

睇黎大家都愈來愈信任我,我亦可以處理更多店入面既事務,從而諗下有咩方法,利用我既頭腦係呢間公司搵更多既錢… 



『啊仔,嘩你跌左落屎坑呀?咁耐既?』阿Ma開左下玩笑。 

「唔係…頭先去開大姐…」 

『拿等我解釋一次返新貨有咩要做比你聽啦。』 

「好。」




語畢,阿Ma就帶住我行個大倉。 

『我地就逢星期四返新貨,而呢度呢,就係大倉,所有衫褲衣物都係哂呢度,所有野都好有條理咁放得好好,平時呢,就有姐姐幫我地打掃同執倉既,呢點你唔洗擔心。但一返新貨,我地就要輪流入黎上貨架喇~』 

「好…大致上我都明白。」 

『拿,呢度就係擺西裝,呢度係擺裙…呢度係擺圍巾…有時拎全新比客你都有印象架啦?』 

「嗯…」我隨意指住一個較為凌亂既地方:「咁呢個箱呢?d野擺得咁亂既?裝咩架?」 

『個箱…?』阿Ma行近少少:『哦,呢個箱係裝「客留」既。』 

「客留?」 

『即係客keep既貨啊,有時d客唔係即刻買架嘛,所以我地會幫佢地留起,只要拎個公司大袋入住,再釘好,要係面頭寫上客人既資料,名稱等等,就無人會郁你d野架喇~』 


「哦…咁即係留哂比個客,就冇人會掂果堆貨?」 

『嗯,又或者你個客比左錢,但唔想拎住,你就可以print多一張收據釘係佢袋貨上面,再等佢下次返黎拎又得。』阿Ma目帶懷疑既目光:『做咩呀?聽講你今日開左大單喎。』 


「冇…邊係呢,同你地比仲有排都比唔上…」 

『哈,大概就係咁啦,新貨擺左係果邊個紙皮箱,你慢慢上啦,半個鐘應該ok?』 

「ok,冇問題。」 


我望一望四周,發覺除左公司d貨,仲有我地既茶水間,locker,文件,電腦台等等。 

最最令我在意既…就只有一樣野。 


閉路電視。 


「阿Ma呀,果個係閉路電視?」我隨意問。 

『哦?』Maria望一望上方:『係啊,你上貨小心d千其唔好郁到佢呀~』 

「哦…佢係廿四小時咁錄住架?」我追問。 

『你想做咩?』Maria略帶懷疑既眼光。



「冇…你知啦,有時夏天咁熱,上貨想除下衫之嘛……」 


好彩我兜得快。 

Maria笑容滿面:『我勸你都係唔好啦,佢真係廿四小時影住架,影足三個月!』 

「三個月?」 

『嗯。』Maria點點頭:『每三個月佢就洗一次帶,重新錄過咁囉。』 

「哦……」 



成個大倉,只有一部攝錄機。呢部攝錄機位置只係影住個倉一部份既情況, 

至於貨架與貨架之間,就完全影唔到,但如果要由個倉出返去店鋪既話…… 

就一定會比部機影到。 



仲有果個熟客留貨既位…… 




〔就這樣愛…〕 


嘩屌,係我專心諗緊野既時候忽然電話響! 

雖然好多公司都唔比帶住電話開工,但我地咁多人都好少理, 

基本上除左搏上位果d呀,個個都一定會袋電話係身,呢條已經係不成文既規定, 

只要你較震機,同唔好比人發現你send訊息或傾電話就冇問題。 


我一聽到電話響,我就立即伸隻手入西裝內袋,按下個音量鍵較為靜音。 

然後企起身,係攝錄機面前,拎住件貨,行入去貨架之間扮上貨。 


當我從內袋拎部電話出黎既時候…




啪。 


頂,就連我果本客人資料薄都跌埋出黎。 

D單啊…MEMO紙啊…飛到四圍都係。 

我一邊執,一邊拎個電話出黎一睇,原來係阿Dee打比我。 

算啦,佢打比我都應該係叫我放工去食飯或者飲野姐…… 

我喇喇聲執返d單,諗住盡快上完d貨時… 


我成個人呆左一呆。 


有一股靈感湧入我腦海。 


再望一望散佈係地下,以前一張又一張既「單據」… 


有好多人曾經講過既野,係我腦海中好自然咁串聯埋一齊…… 


…… 

… 



『或者你個客埋左單唔想拎住,你可以print多一張收據釘係佢袋貨上面,再等佢下次返黎拎又得。』 

『我地就逢星期四返新貨。』 

『那你叫…沁…小沁對吧?哈!小沁做事果然非常小心!』 

『我下個月就回去台灣了。』 

『錯左都唔好比人知!』 

『每三個月佢就洗一次帶,重新錄過咁囉。』 

『今日係一年一度既Stock count丫嘛?』 

『如果黃先生你有什麼不滿意的話,保留那個單據,在一百八十天之內,在全世界所有分店都可以辦理退款的。』 

『你今日開始要調去另一間分店。』 







我拎住部電話,臉上流露按捺不住既笑容。 


終於… 

終於… 

終於都比我諗到… 



「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