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後。 




「早晨,Ken哥。」 

『阿沁,早呀』 

「咁早返既你?」我故意問道。 



『係阿,今日輪到我上貨丫嘛…咪早D返,睇下有咩要準備咁囉…』 

「咁你換完衫等埋我,我地一齊上鋪頭呀。」 



呢一日我如常咁樣返工,因為更衣室同店鋪係分開既,所以我地好多時都等埋一齊返鋪。 

今日返早既人有Mia,阿Ma,返夜既呢,就係我同阿Ken,而經理Zoe同阿欣就放假。 



成間鋪今日只有四個人。 


『喂喂,你睇下Mia,』阿Ken準備入門口前拍一拍我:『佢跟客跟到烏低個身…成對野跌哂出黎啦…』 

我向門口個方向望過去:「你條咸濕仔,咁鍾意既,去溝左人囉?」 

『超,我先唔會要啲咁既女朋友…』Ken諗左下:『不過打場友誼波又無妨呀!』 



「入去上貨啦你!仲友誼波…」 


吹左一陣水之後,大家都埋自己個崗位準備開工。 

除左阿Ken有公務在身之外,基本上其他人都係遊手好閒,因為今日係平日,所以冇咩客人。



『妖,冇錢就唔好學人黎行街啦…』Mia好細聲咁講。 


「點呀…」我慢慢行埋去Mia身邊:「條友唔買呀?」 

『咦,』Mia被我嚇一跳,連對奶都彈左下:『嚇死人咩,無啦啦係人地後面…』 



「呃…Sorry……」我低頭道歉。 

『哼…唔緊要啦,不過今日老娘真係好好火,我又唔係真係要怪你既。』 

「哦?」我有點好奇:「點解咁燥呀?」 

『妖咪鬼提喇!』Mia深深吸一口氣:『一講起就嬲喇…今日返早…跟左幾班客,個個都運吉既!好心佢地冇錢就唔好黎香港行街啦…仲要比佢地睇蝕哂…』 


又冇人叫你擺對波出黎既…我心諗。 


「哦…係咁架啦,」我嘗試安慰一下:「平日啊嘛…係會少人啲,係呢,你啲熟客呢?」 

Mia鼓起臉蛋:『我d熟客…仲好講,明明約好左既…又放我飛機…激死人啦啦啦啦!』 



「呀…唔好唔開心啦,最多一陣請你食零食喇。」 

『零食~?』Mia臉色一轉,變到好似小妹妹:『我要食朱古力…仲要係抹茶味既~!』 

「好好好~唔講住喇,去幫下客先,我地返左黎…你同阿Ma邊個食lunch先?」 

『阿Ma好似學緊編更表…係倉門口…我食先~』Mia甜笑道。 

「咁一陣見。」 




當Mia出左去食lunch,鋪頭就只剩低三個人。 



阿Ken就係倉上緊貨,我就企係門口,阿Ma就係後少少既位置編製更表。 

一切都十分平靜。 

無人覺得有咩唔同,無人覺得有咩特別唔妥,所有野都同平常無異。 

除左我自己。



『帥哥,請問這個有什麼顏色?』 


呢個時候,一位強國師奶就入左黎。 




「這個只有一個顏色,喜歡的話可以試一下。」 

我完全唔想理佢,只係一直企係度諗緊野。 


個強國人係鏡面前試來試去,好似想我讚佢咁,我就偏唔讚,睇佢幾時走。 

『你這什麼態度?』個女人忽然從鏡中倒影望住我。 

「呃對不起,」我立即扮死狗:「小姐覺得可以嗎?喜歡的話可以拿新的給你。」 

『我說你剛剛用什麼眼光看我,覺得我買不起,瞧不起我嗎?!』 

弊…如果呢個時候有咩意外… 

「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立即想一個籍口:「是因為…我剛失戀…所以才…」 

我冇講大話,我的確係岩岩失戀,因為重提舊事太真實,搞到我仲眼濕濕。 


『…不好意思,』強國師奶從憤怒轉為憐憫:『我還以為你跟那些名店的服務員一樣…』 

「沒事…是我不對…」我邊擦眼淚,邊交足戲。 

『那…我就要這條吧,你幫我開單。』 

「好…好的…謝謝你…我先去拿新的給你。」 



我叫左個客人係門口收銀處等等後,就去左店鋪後面搵阿Ma。




「阿Ma阿Ma,我幫客拎貨,你可唔可以幫我企一陣門口先?」 


『好,盡快,我都忙緊…』阿Ma拎住份更表睇到眼都朦埋。 



我入左倉,望一望隻手錶。 



1:30p.m。 




我拎完條圍巾之後,就立即出去搵返自己個客。 

但當我出到去時,除左個強國師奶,Maria,仲有另一個岩岩黎既客人。 



『啊仔啊仔,你黎就岩喇,你幫幫呢位先生先,我去編埋份更表佢。』 

我拎住條圍巾:「但係…我仲跟緊客喎…一係你幫我幫住先,我開完單跟返喇?」 

『咁…』Maria放低手上份表:『唔洗喇,你繼續跟呢位小姐,我都開下單先,反正今日個個都未開單。』 


呢個時候,我慢慢行返去搵個客。 


「小姐,要你久等,真不好意思。」 

『不客氣。』師奶從手袋中取出信用卡。 

「那謝謝你六千元港幣。」我接過信用卡後:「刷銀聯對吧?好的謝謝,如果有需要的話一百八十天之內在任何分店都可以換貨的。」 


我一邊收錢,一邊同個小姐閒聊,然後慢慢送佢出門口。 


「再見,歡迎下次光臨~」




我歡送完個客之後,立即望去後面觀察阿Ma跟客跟成點,需唔需要我幫手。 






『先生,請慢慢看,需要什麼碼可以試一下。』Maria用十年如一日既對白開口。 

「唔……這個圍巾是男的嗎?」 

『對,咖啡色其實男女都可以用的,前面有鏡子,可以試試看。』 

男客人試上身後。 

「還真的挺好看的,」男客人又指住另一條:「那這個女生用會好看嗎?」 

『好看啊,我可以試一下給你看。』阿Ma立即逞英。 


我望到真係吱一聲笑出黎,幾歲啊Maria?人地問女仔,你五十歲都黎啦。 


『怎樣,好看吧?』Maria係男客人面前轉左兩個圈。 

「唔…果然不錯!」 

『不喜歡的話還有粉紅色,粉紅灰,紫藍,深紫……』 

「不用了。」 

『吓?』Maria呆左一呆。 

「其實我朋友之前買了,」男客人從銀包拎出單據:「這是發票,我替他來拿的。」 

『哦…』 


Maria望一望張發票後…我立即擰轉身。 


『啊仔,有客搵你呀。』Maria係身後叫我。 

我好奇地望向佢:「搵我?」



『係啊,你個黃先生呀。』Maria解釋。 


「黃先生…?」我一臉疑問既表情行埋去:「你好,你是…黃先生?」 

『啊…不,』男客人搖搖頭:『我是他的朋友,我姓陳。』 

Maria將發票遞比我:『上面用原子筆寫住你個名,佢黎幫佢朋友拎貨架。』 

「拎貨…?」我有點不明白。 

『係啊,你拎住張單,去倉入面,「客留箱」果度搵下,之前教過你架啦。我去門口幫你望住。』 

「哦,」我望住男客人:「那先生請你稍等一下,我這就去拿。」 


於是,我就立即跑入去,係「客留」果個箱入面係咁搵。 

終於比我搵到兩大袋裝滿貨物既袋。 



「先生你好。」 

『欸,你來啦。』 

「這是您之前買的貨,如果沒問題的話,簽一下名就可以了。」 

男客人望左兩眼:『行,沒問題。』 

「好的謝謝你。」我禮貌地回應。 

『那…我先走了。』 

「好的,歡迎下次光臨。」我頓了頓:「呀還有。」 

男客人回過頭來:『什麼?』 

「麻煩你幫我問候一下黃先生。」 

『哈哈,一定一定!』 



送走左個客之後,成間鋪又回復平靜。



「阿Ma,頭先唔該哂你。」 


『啊仔你又係既,自己個客買過野都唔記得架咩?』 

「可能佢係我放假既時候…黎搵其他同事買架呢…?我點知喎。」 

『唉…啊仔你就爽啦,今日成間鋪得你一個人開過單咋!』 

「開單之嘛?」我拍拍心口:「一陣有單彈一兩張比你啦。係呢,你仲未編完更表?」 

『未啊…』阿Ma望住張更表搲哂頭:『呀係啊,一陣你食飯先啦…我想編埋更表先食。』 

「下?」我喊哂口:「唔係嘛…咁早食…今晚咪餓死我囉?我收十點呀…」 

『我決定左啦,一於咁話,散會。』 


呢個時候Mia亦都食完飯返到黎。 


『點啊沁沁~開唔開到單呢?』 

阿Ma立即搶答:『啊仔幾叻,成間鋪第一個開單啊佢。』 

「講呢啲…」我行出店門口:「咁我食飯先啦。」 




一踏出公司門口… 

我終於掩飾唔住…… 

果種……… 



興奮。 





************************* 



希慎道行人路。 




「喂?係邊呀仆街。」 

『老麥囉。』 

「哦,咁我過黎搵你啦仆街。」 

『好,係咁~』 

「呀唔係仆街…」 

『下?』 

「應該係…我過黎搵你啦…」 










「陳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