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十五…二十…廿五…三十…」 


當我離開四季分店,就馬不停蹄地趕去賭場酒店外既噴水池,到達同阿Dee相約好既目的地後,我就開始不斷係度數「戰利品」。 

炎炎夏日之下,成三十幾度係室外暴曬你都咪話唔熱,唉,早知叫阿Dee係賭場等啦! 


我望一望隻錶,原來時間仲好早,而家先兩點三十分,估唔到我咁快手就搞掂。 



好彩係水池旁邊有少少水氣涼下,如果唔係中暑都似。 

我一邊遮掩住個信封數錢,另一邊留意住阿Dee返左黎未。 

其實我都想打比阿Dee架,不過我地部電話冇漫遊收唔到,如果唔係聯絡起黎方便好多。 

唉,計少左呢步添。不過唔緊要,反正都唔係太重要… 

只要阿Dee順順利利就OK…諗深一層,好彩我揀左黎四季酒店咋! 



如果唔係比阿Dee遇到呢個總經理我真係放心佢唔落。 

「啱數。」 

當我數完錢,確定左係206張一千蚊紙之後,再望一望錶…距離三點鐘仲有半個鐘時間, 

去食少少野先都得喎! 





咪住先… 

又係兩點三十分? 

咪即係我岩岩去到四季酒店分店既時間?


「仆街!」 


情不自禁之下,我下意識好大聲咁叫左出黎,原來我隻手錶冇電停左! 

我立即收返埋啲錢,然後拎部電話出黎,係電話上顯示既時間係…… 

四點正! 




大獲! 

減去我岩岩係度數錢,係度hea既時間…即係話我三點半先黎到呢度! 

但…點解阿Dee仲未返黎既? 

唔通發生左咩事?! 

咪住先,要冷靜… 

阿Dee可能等車遲左都未定;始終威尼斯人比四季酒店大而且更多人,可能佢換貨要比較耐… 

我去到都兩點半啦,阿Dee應該兩點九…甚至三點先去到都未定。 



之但係,我遇到個經理都係擾攘左半個鐘姐…?阿Dee冇理由比我仲耐架喎… 

再加上,呢個噴水池距離阿Dee既位置仲近過我,有咩理由我仲先到過佢? 

咁講既話,只係得一個原因。 


阿Dee出左事。 

正當我有呢個諗法既時候。 


『喂。』 




突然有人拍我膊頭。 


「Dee?」我立即擰轉頭望。 

『阿沁……』 

「做咩咁遲先黎?!我以為你出左事呀!」 

『冇…我冇事……』 

「咁你…」我打量左佢一番,發現佢手上仍拎住個袋:「你…冇去退錢?」 

『嗯……』





「咁你岩岩去左邊呀?成粒鐘發生咩事?」 


『我真係開唔到口…』 

「點解?你唔記得要為左你屋企人咩?!」我激動的說。 

『係…我係要為左屋企人,』阿Dee吞吞吐吐:『但…更加係因為咁樣,所以我先落唔到手…』 

「你既意思…」 

『阿沁…我唔同你呀,可能你屋企負擔唔重,我記得你阿爸有留低一筆錢比你地,至少,你出左事都好,你阿媽仲照顧到自己…』 



「……」 

『但我唔同你,我阿爸淨係做散工,佢份錢淨係夠食,唔夠住…屋企入面所有野都係我揹哂架!…如果我出左咩事,長期冇工返,冇人工既話…我媽分分鐘會死架…!』 

「咁…你又辭職…?」 

『其實我都有少少後悔…但果刻為兄弟真係冇諗咁多。但到左岩岩,一踏入門口…唔知點解,我對腳就好似郁唔到咁…一切既野原來唔係我諗得咁簡單…當個Sales行埋黎果陣,你知唔知我幾驚呀?我驚既唔係衰左比人拉,我係驚我媽永遠離開我呀…!』 


「嗯…我明白你處境…」 

『阿沁…對唔住,我知我自己真係好冇用。』 

「唔關你事,」我點起支煙:「我都明白果種壓力有幾難受。」 

『阿沁……』 

「阿Dee你比我聰明,但就係因為你太聰明,做事除左諗計劃,仲諗埋後果。唔單止咁,你仲考慮埋失敗既因素,諗自己承唔承擔得起。」 

『你意思…』 

「所以我同你先咁夾囉。」我歎出一縷煙:「我做事只會諗成功,唔會諗失敗,我就係需要你做我拍擋。」 

『但…我對你黎講根本冇用…我只會拖累你……』 

「傻啦!雖然我係只會諗成功,但萬一失敗左點算?到失敗左果時先去補救已經太遲。我地唔係做咩光明正大既野,雖然,我岩岩係成功左,但將來呢?如果冇左你,將來更大更多錢既事,邊個幫我分析?」 


『係喎…話時話…』阿Dee語氣一轉:『你(換)到啦?』 

我拎出信封:「自己睇。」 

『嘩!……』阿Dee情不自禁咁叫左出黎。 

「你拎袋野比我。」 

『做…做咩?』 

「等我做一次比你睇。」



『阿沁你……』 


「你係我兄弟黎架嘛!我地由中學識到而家,大大話話都成十年啦!你今次已經幫左我好多。」 

『但…都係我黎啦…』阿Dee逞強道:『我…我得架…』 

「阿Dee。」我一臉正容望住佢:「今次就好似我地中學時踢波咁。」 

『下…?』 

「記唔記得…你果時鍾意邊個球星?」 

『西班牙後衛…佩奧爾…』 

「點解?」 

『佢…型囉!雖然佢係打後衛,但佢每每都把守住最後一關,尤其封殺人地個波特別型!』 

阿Dee一講起足球就興奮起黎。 

「冇錯,」我點頭而笑:「我地而家就好似踢緊一場足球咁。」 

『足球…?』阿Dee聽得一頭霧水。 


「你既性格就係咁,鍾意把守住最後一關,有時又會助攻比前場,又可以力保不失。」 

『哈…哈哈…』阿Dee終於明白:『…又幾似喎…我記得你係鍾意德國既波歷克!』 

「係呀,雖然波叔佢有『二奶王』之稱,到掛靴都未拎過冠軍咁制,但佢係德國既隊長兼進攻中場,亦係整隊球隊既大腦所在。」 

『嗯!』阿Dee遞個袋比我:『咁我明啦。』 

我接過袋貨:「咁我地…落場啦!準備睇我『梅開二度』!」 




************************************



威尼斯人酒店大堂內。 



「阿Dee,你係門口等我。」 

『我真係…咩都唔洗做?』 

「唔係架…」我開開玩笑:「幫我買定香檳。」 



我同阿Dee道別後,就拎住袋貨同單據行入去。 

正當我一踏入門口時,就猛然發覺呢暗威尼斯人分店同之前果間好唔同。 

首先係員工十分之多,可以話比四季酒店多兩倍以上,驟眼看去至少起碼有二十幾個員工。 

而且人流多到我一入到去,個個員工都唔理我咁制… 

我心諗:「唔理我仲好,我仲可以慢慢睇下啲閉路電視係邊。」 


呢間分店大概分為五個區域,男裝、女裝、手袋、鐘錶、圍巾;另外仲有三個收銀處。 

而每個區域都分別有一個閉路電視, 

雖然收銀處都有閉路電視,但鏡頭就只係影住個收銀,影唔到客人既位… 

所以,我決定一開始直接企係收銀處叫人。 


「唔該……」我對住一個Sales問道。 

『對對對,這款剛到的,有你的號喔!』 

仆你個街…唔理我? 

「服務員!!!」我大喝一句。



呢句係香港Sales最憎d大陸客講既一句,尤其好似我呢種大大聲既人。 


我一句講出口,唔單止全場Sales都望住我,連d客都望住我。 

唉,可能大聲得制。 

『先生你等一下好嗎?我在幫另外一位客人。』 

「我就在這了二十分鐘啊!!」佢咁串,搞到我燥燥地底。 


冇錯,我而家非常入戲,因為我係一個黎退錢既大陸人。 


女Sales即刻變超級西面人:『等一下吧!你看這裡人人都在等!』 

咁寸嘴?我心諗:老虎唔發火你當我病貓? 


「叫你經理出來!」 

『不好意思先生……』 


忽然,有個高高瘦瘦,短頭髮,斯斯文文,把聲好溫柔既女仔行埋黎。 

「………」我比佢既語氣搞到當堂非常唔好意思,但仍保持威嚴。 

『先生…請問你是要付款嗎?』個女Sales見我係收銀就以為我想埋單。 


「不是,我來退貨的。」 

『呃…好…』女Sales走進收銀處內:『麻煩發票。』 

「在這。」 

『那請稍等一下……』 


唔知係我惡得制定點,個女仔比我嚇到好似鵪鶉咁。



「行了沒有!」我開始等得唔耐煩。 


『先生…你…你這裡全都退嗎…?』 

「對呀!」 

『為什麼呢?我看這裡都是全新的,如果不適合要不要換貨?今天有特價貨…也可以換喔…』 

「不用了,我是做水貨的,我的客人都退了單,所以我也退款。」 

呢個係我一早準備定既第二個籍口。 


『但…但…先生你買的貨是不能退款的…』 

「為什麼!!」 

情不自禁地因為太入戲,令我大聲到又比人望左一眼。 


『因為你是在香港分店買的…基於港幣與澳門幣滙率不一樣,所以辦理不了退貨的。』 

「你是白痴嗎?」 

『先…先生…你是什麼意思…』 

「我買的時候他跟我說全世界的分店都可以換!你叫經理出來!」 

『我…我們經理在開會……』 

我就知道佢會咁講。 

「那你叫資深一點的來!」 

『請您稍等……』 


等左一陣,個女仔就帶住一個年介五十既阿嬸埋黎。 

我一見到呢個情況,當然唔可以比佢拋窒啦,即刻擺埋個bad面樣先。 

佢地一邊行一邊講…我隱約聽到個女仔交代… 



『呢位先生呢…就係香港買左貨…想係呢度退錢…但我同佢講左滙率唔一樣…退唔到…』 

『你傻左呀?』阿嬸聽到後眼都凸埋:『個客黎緊係退比佢啦!』 

『下…但之前唔係咁教架喎…』 

『之前邊個教你?我一陣先返黎審你!』 


我聽到佢地咁講內心不禁竊笑,但同時地又覺得個新入職女仔好可憐..



『先生,您好,不好意思,是可以退款的。』該名資深阿嬸說道。 


「好。」 

『那請問要退什麼呢?』 

「這一袋,裡面,全部。」我簡短而直接地說明。 

『這……』阿嬸見到咁大袋貨,隻眼比剛剛睜得更大。 

「不行嗎?」 

『行…行……可是你不適合要不要換貨?今天有特價貨…也可以換…』 

「我操你媽的b丫!剛剛她說完,現在到你說嗎?!趕緊給我…退!!!」 

『行行行……』 


我以為佢咁順攤一黎就幫我退,頂佢個肺,點知佢講埋同果個女仔一樣既對白。 

我諗佢地呢間分店做開既規距就係:如果個客退好多貨既話,第一時間一定建議佢換貨。 

第二就用滙率差既問題去推佢,到最後冇方法,客人堅持先至真正退款。 

佢地做咁多野,都係唔想大拿拿冇左一大筆數。因為有退款既話,果日既生意額可能就會倒扣! 

所以佢地就教d新入職既同事都要咁做,唔怪得之岩岩個女仔都會咁講啦! 

至於點解我上一間鋪d同事冇咁樣拒絕我呢? 

好簡單,因為佢地以為我會第二日返去再買。 


一邊係增加業積,另一邊係倒扣業積,可以見到兩邊既做法係非常唔一樣。 

所以,亦都係點解我會將呢個退貨籍口留做後備。



『這裡十萬零兩千塊…請你點一下…』 


「好,我看看。」 


當我一開始數錢時… 


『先生你真的不挑一下嗎…我們有很多新……』 

「你再說挑,我就挑你媽的!」 

『…………』 


我數完岩數之後,就拎住疊錢準備出門口。 

係我離開左收銀Counter,準備行到去門口時,見到岩岩果個女仔比人安排左係門口摺衫。 

但忽然間,有個身影慢慢由門口行入黎。 

我睇唔清楚係邊個,但我感覺到四周既氣氛有少少唔對路。 

因為,我身邊既所有員工,望左一眼個門口,都不約而同咁認真起黎。 

抹台既更加努力抹台,幫客既更加努力幫客,摺衫既更加努力摺衫… 

明明輕輕鬆鬆,輕鬆到我可以發火,可以做客屌人既氣氛, 

頃刻之間,忽然一百八十度轉變。 


『阿女呀,唔好摺住喇,去幫客先啦。』我身旁既阿嬸Sales叫嚷道。 


我望住門口岩岩比我嚇到傻傻地既女仔,聽到阿嬸咁講,都彈左起身。 

因為佢本身係背對住門口摺衫,所以佢冇望到門口,仍然傻下傻下咁唔知發生咩事。 

但比阿嬸一講,佢一望門口後,就開口… 




『總…總經理…』 

『傻妹,叫返我Athena啦,我地差唔多大之嘛。』 

『Athena…』 





係佢?! 





果然,無論我上半場領先幾多都好,我都未算羸。 



因為,一場足球比賽係…… 





有下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