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得,阿沁,你叫我做咩都得,但呢樣真係唔好搞…』

我一有呢個想法,阿Dee就態度凝重起黎。


「阿dee,你放鬆d先…我都係講下姐,你覺得難既話可以唔做。」

『我唔係唔信你呀…我知阿沁你有計劃既話,就算唔係完美都近乎無破綻,但…呢份工唔單止係我一個人做架。』




我諗,我知道阿Dee擔心d咩。

「你係怕你阿爸會知?」

『嗯…唔係怕,係一定會知。』阿Dee望住杯檸茶:『唔單止咁…呢一行其實好細,如果做既話…唔單止我阿爸知,可能全行都知,甚至上埋新聞全香港都知呀!』

「我都明白……」

『阿沁,我唔係信唔過你,但呢d野真係唔好搞喇!唔係好似肥婆咁一兩個人既事,係整間銀行既事啊!』



「但如果成功左,我同你都唔洗再做喎!」我試圖不斷誘導阿Dee。

『如果失敗呢?』

「我唔會失敗。」

『阿沁!我知你凡事都向好果面諗,但你醒下啦!呢個世界唔會有永遠立於不敗之地既人架!』

「我知…」我嘗試緩和一下氣氛:「可能我係第一個呢?」



『萬一衰左,我同你呢一世就玩完架喇!』

「如果成功左,我同你呢一世都唔洗再做。」

『屌,講極都唔明!阿沁你係咪上撚左腦呀?』

「我上腦?」

『我知你呢方面好叻好聰明,但你知唔知咁做你唔淨止係同一班人鬥,而係同成個香港既人鬥呀!到時整個警處既人,重案呀,銀行呀,我公司內部都會查呢件事架!』

「………」阿dee開始激動,而我就選擇沈默。

『你醒下啦!就算你幾醒,幾聰明,只要一個破綻,你就玩撚完架喇!』

「嗯……」



『你覺得你一個人可以諗得哂所有線索咩?就算加埋我都冇可能啦!到時件事通哂天,全香港咁多人,我地點鬥呀!』

「得啦…我明架喇…」

『阿沁,做兄弟我真係唔想見到你死,呢d野唔係唔可以做…但…搵d低調d架啦…』

「好…Sorry阿Dee,我唔應該咁講野。」

『我明白你想快d搵多d錢…但…安全永遠係最緊要。』

「嗯……」

『呢疊錢…』阿Dee指住個信封:『交比你先喇…你覺得時機岩先去『洗返乾淨』佢。』



「好。不過同阿Dee你講聲,你要預返半年後風聲冇咁緊先用到d錢。」

『嗯……』

「同埋多謝你岩岩果番說話。」

『做兄弟,冇計既…你知我為你好先屌醒你就得。』

「呀,係喇,如果你呢排有需要用到錢,同我講,我一定會幫你。」

『好。』

「阿姨身體有冇好返d?」

『有心喇…不過阿媽佢身體愈來愈差…每次做完電療都食唔到野,食完都會嘔返出黎…』



「嗯……有時間我都探下佢…記得中學果時去你屋企佢都會煮埋我飯…估唔到…」

『人生無常…我地都廿幾歲啦…家人開始老,病痛一定會多…』

「喂,時間都唔早,你聽日應該仲要返工?」

『係呀…』

「咁…再約啦!有其他荀野一定搵埋你。」

『嗯。』

「咁下次見。」



『阿沁,你都搵份工做下啦。』

「下…?」

『你仲記唔記得,半年前係澳門返黎香港時你同我講過d乜?』

「半年前……」

老實講,我真係唔記得左。

『果時我辭左職,冇野做,你同我講返到香港唔好hea,個人唔好懶散,如果唔係好易沈淪落去。』

「咁你都記得……」

『點會唔記得啊?你知唔知我一開始真係走去搵d sales既工,但好多見到我份工作證明都唔請…我有諗過放棄,但每次一放棄就諗起你句說話,我怕比你講中呀,所以就算呢份工咁辛苦我都繼續返!』

「哈……」

『你都係呀!阿沁,搵返工邊做邊諗啦,你而家幾個月冇做野,個腦一定實哂,雖然今次強國肥婆單野成功左姐?但我覺得你可以做得更好。』

「做得更好…?」

『係呀,以我認識既阿沁,應該可以做到更不留痕跡。』

「我唔係好明你想講咩?」

『其實你個計劃唔係唔好,只不過有好多地方可以改下。』

「例如呢?」

『好似我故意比肥婆捉住左,拖延佢時間,等你可以爭取時間去碌佢張信用卡咁。』

「你覺得應該點做…?」

『我覺得其實唔洗比佢捉住囉,因為要驚動警方…而且,我仲比人點左相,會唔會有其他辦法可以拖延佢時間呢?又或者扮下sales叫個肥婆做問卷調查…等等啦,當然阿沁你諗既話一定比我好。』

「………你…果時唔講…?」

『因為我尊重你囉。』

「嗯…你講得岩…今日既事的確有好多地方可以再做好d……仲可以令你既風險減低…對唔住…可能我太自私…唔記得左諗你…」

『人腦就係咁架喇!一懶散就會退化。』

「得啦,我知應該點做,喂咁下次見啦。」

『嗯,好。』



呢一晚,阿Dee真係教左我好多野。

原來我不知不覺,被傲慢,懶惰,慾望…等等人類既劣根性佔據左自己。

唔係阿Dee佢點醒左我既話…假如佢蠢少少,盲目咁支持我既,可能我已經出左事。

呀。

唔係可能,係一定出事。

當一個人做一件事愈來愈熟練,愈來愈習慣,自己既謹慎程度反而會大大降低。

相對地,自信,自滿既決心卻一步一步咁增加,到最後成為左一個不折不扣既廢人。

就好似每一間公司入面既老屎忽一樣;

自恃住經驗豐富,資深,有歷煉等等,就唔聽取其他人既意見。

故步自封,不思進取,永遠只係會用返舊有既一套去做人。

到最後害死既,只係自己。

更悲催既係我呢種年少氣盛既人。

比果d老屎忽更加自大,自信,自滿,自負,

我諗呢個時候既我,就好似一架裝滿燃料既火車咁。

不斷係軌道上橫衝直撞,雖然可以撞死好多人,而火車都唔會有事;

但萬一脫軌,爆炸,我呢架火車就會死無全屍。


幸好…阿Dee佢制止左我。

將我呢架火車既速度減慢落黎,再重新計劃應該點做…



諗返起覺得自己真係好好彩,好彩唔係因為我做犯法事冇比人發現;

而係因為我有呢個同我相輔相成既好兄弟。

我同阿Dee,就好似一陰一陽咁。

每次係佢衝動時,我就會冷靜。

但有時我盲目既地方,佢反而又會睇得更透徹。


係…我諗我都係搵返份工,等自己既頭腦郁動一下,再操返好既狀態先算。

岩岩咁比阿Dee講一講,的確我有好多事都計少左。

就以今日果件事黎計,相信我安全既程度大概有90%,但我既拍檔…可能只有60%安全。

至少,我應該做到兩兄弟都唔受人懷疑先係!


『唉~~~~~~~~~』


返到屋企後,我大字形咁達落床度,望住個天花板,不斷回想起阿dee今日講既野。

愈諗…我個人就愈內疚…唉!阿Dee其實比我仲聰明,

甚至今日佢為左尊重我既計劃,都唔好意思去當下落我面教返我做野,

反而係事成之後,檢討時先提出…

為左尊重我,竟然用自己既安全去冒險…

我竟然仲懶聰明咁去諗下一步行動,屌!醒下啦好嘛?


唔係阿Dee…我應該早就死左十世。

而家應該做既,應該係照過日常生活…喇喇聲搵返份新工。

令到自己有返d衝勁先。

話唔定…我係下一份新工又有d咩新靈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