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


「喂?」

『喂,阿DEE呀?』

「係呀…榮SIR有咩事?」

『你轉頭返總部門口,今晚我地有Order。』



「下?」我望一望屋企個鐘:「而家夜晚十一點喇喎…同埋我聽日放假…應該唔洗開工…」

『屌,咪咁多聲氣啦!公司接左個緊急Project,機密黎,總之你11:30係總部等,係咁。』

「但我……」

『唔好但喇!總之計返OT鐘比你啦!』






機密…?

到底係咩事?

今次,係榮sir第一次係我工作時間外打比我。

一見到個來電顯示,仲以為我做錯左d咩所以佢打比我…



等我仲約左阿沁出去飲野添…失驚無神要返工…唉屌!

本身假期已經少架啦,而家仲要無啦啦緊急召回我,真係當我唔洗抖咩?


於是,我就立即換衫幸返去公司。

我份人比較準時,為左唔好遲到,我都立即飛的趕返去。

大概二十分鐘到,就去到公司門口。

係我去到公司門口果時,誠哥,榮sir,陳仔三人已經係車外準備好。


『阿dee,唔洗入公司,直接出車。』榮sir一見到我就講。



「但…我唔洗睇下表,知道有咩工作先咩?」

『唔洗,我一陣會同你講。』

「明白。」


語畢,榮sir就打開車門上左前座,而我同誠哥就係後座。

唔知係我多疑定乜野,唔知點解,我覺得成架車既氣氛怪怪地。


『人齊,開車。』榮sir邊攬安全帶邊講。



『嗯。』陳仔收到指令立即開車。


奇怪…

非常奇怪…

我望一望身邊既誠哥,佢平日明明好多野講,成日撩我傾計,

但今日竟然一反常態。唔單止咁…

佢平時係車上都一定會玩手機,用果d交友apps去溝女,睇j圖咁;

但今日佢竟然冇,只係合埋眼訓覺。




唔係,係扮訓覺。


我坐係誠哥隔離,其實果個距離係好近,我可以清楚咁聽到佢既呼吸聲比平常沈重。

而且,仲留意到佢眼皮不斷跳動,應該係瞇起眼偷望我。

點解佢要咁做?

時間已經接近凌晨,街上既店鋪陸陸續續收鋪,街燈亦都減少。

車內平日熱鬧喧嘩既氣氛,都變得死寂。




雖然,我明知有唔妥,但…我唔敢開口問。

不過應該冇事既,話哂都係係公司做野之嘛?

但…點解成個rundown隊長竟然唔同我講…


疑心終於令到我忍唔住問口。


「榮sir。」


我一開聲,陳仔立即將車速減慢,誠哥亦即刻醒返,兩個人好似等待睇戲咁。

而榮sir本來係望住前方,一聽到我講野,就從倒後鏡中直視我雙眼。


『點?』

「請問…」我望出窗外:「我地而家去緊邊?」

『去到你就知道。』

「但,我地今日既order要做咩?公司唔夠人咩?點解會叫我返黎OT?」

『幫銀行押運,其他唔洗理。』

「…………」


呢個時候,坐我旁邊既誠哥拍一拍我,我即刻同佢對望,然後誠哥搖搖頭,

示意我唔好再問。


佢地愈係咁,我就覺得愈奇怪。

不過,作為一個新仔,我只能忍氣吞聲。

當我一望出窗外,打算平靜一下不安既心情時…

發現愈來愈唔對路。


因為,我見到我地部車行緊天橋,而天橋對出正正面對住一個海。

呢d都唔係重點,重點係,我地去緊貨櫃碼頭。


岩岩榮sir話,我地今日既order,係幫銀行做押運。

根據我做左半年解款員,如果幫銀行押運現鈔,應該只會去金庫…有咩理由會去貨櫃碼頭?

我不斷係度諗,銀行有咩野會用「水路」既方式去運戴?

文件?設施?

唔合理…太唔合理,一係就太細,一係就太大,而且唔係d咩貴重物品,

應該唔會需要到我地出馬。


就係我費煞思量之時。


『到location。』


榮sir一聲令下,陳仔立即煞停部車,而誠哥亦都迅速咁開車門。

唔知係我未慣咁夜做野定點,個人呆下呆下,慢慢咁跟住誠哥落車。

落左車後,迎面而來既係一個意想不到既境象。


係我面前,係一個四十五尺既紅色大貨櫃,而唔尋常既地方就係,

呢個貨櫃係獨立咁放左係場內既一個角落地方,而且…四野無人。

幫銀行押運…?

唔係應該有銀行職員架咩?

萬一出左事點算?

仲有登記,落薄,點算,入箱…等等既程序都要我地同銀行既職員一齊做。

但…竟然一個人都冇。


呢個時候誠哥見到我縐哂眉好似諗緊野,佢又再拍一拍我膊頭,示意我唔好理咁多。

陳仔係車上,而我地三個就繼續係貨櫃外等待。

到底…等緊咩?

我唔知。


只見榮sir拎住槍枝,不停咁望手錶。

見到佢望,我都望一望…時間係…11時59分。


當搭正十二點,榮sir既電話就即刻響起,而且,係用震機功能。

榮sir接左電話,一句野都冇講。

甚至,連個「喂」字都冇。

大概傾左…呀唔係,係聽左十幾秒之後,榮sir就收線。


『開工。』


榮sir望住我地講左呢句,我仲未回得切神,誠哥一個箭步就上前。

佢同榮sir一齊打開左個貨櫃。


果道門慢慢咁打開…

入面…到底會係咩黎…

唔通…入面既軍火…?毒品…?走私貨物?

我唔知,只係知道,貨櫃一向比我既印象都唔係咁好。

尤其受到電視電影荼毒,見親貨櫃都一定係犯法野。


『阿dee,過黎幫手搬上車。』

「哦,係。」


我加快腳步行近貨櫃,由於天色入黑,貨櫃內又唔開燈,

令到我完全望唔清楚入面到底裝住d乜。

當我一踏入去貨櫃,擺係我面前既…係一個又一個既箱。


紙皮箱。


「點…會……」


我喃喃自語,可能一般人見到紙皮箱會覺得好正常,運野就梗係用紙皮箱架啦!

但唔好唔記得,我地運既都係同金錢掛勾既物品。

用紙皮箱裝住既話…第一,保險可能唔會賠;第二,風險會極高。

而且…我眼前有…二…四…六…八…十…二十…三十個!

三十個紙皮箱…!

太唔尋常…銀行一定冇可能會全部都用紙皮箱裝野。

更加唔會用水路運錢!

我諗下諗下諗到入哂神,完全冇哂動作。當我回過神來時,立即回頭望一望榮sir既身影。

榮sir竟然唔係望住我地…亦都唔係望住d貨。


作為一個隊長,一定要確保員工,同貨物既安全!

呢個係鐵則,一眼都唔可以望少,因為係關乎金錢。

而榮sir呢一刻…竟然唔係望住我地…

係因為開始信任我地?所以懶左?定係佢唔夠訓…所以閉目養神?

可惜佢背對住我…我望唔到佢個樣…

而且,今日既榮sir同平時好唔同。


佢既狀態明明係比平時更認真,但做出黎既野係同平時完全相反。

就以我岩岩落車為例,佢平時一定第一句就破口大罵,粗口橫飛。

但今日…竟然粒聲唔出?


奇怪…太奇怪…


加上榮sir而家……

已經有兩分鐘時間,榮sir既視線冇望住我地,甚至係貨櫃。

佢呢個狀態…硬係好似似曾相識…

係咩呢…

好似…


明明係好專心,但視線卻唔係集中係應該專注既地方…

呢點…

……






!!!!!




榮sir佢係…






「睇緊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