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錯,榮sir確確實實做緊把風呢個位置。

到底而家發生緊咩事…係我既角度的而且確好應該係平常心做野,

因為,我只係返緊工幫公司押運,而呢個亦都係我既職責。

身為一個解款員,某程度上都算係半個紀律部隊,對上司、隊長既指令要絕對服從。

但而家呢個時間我仲可以咩?



而家我做緊既…分分鐘唔知係唔係犯法野,唔通我明知犯法都仲啞忍繼續做?

但,我又冇證據證明到係犯法既事…


榮sir點解要睇水呢?

定抑或我誤會左佢?

我究竟幫緊咩人做野?



而呢d箱又會還去邊度?

點解呢件事會係機密?

紙皮箱入面裝住既係咩?


太多太多謎團未解開……不過…冇錯喇!



雖然我唔可以問,就算問左佢地都唔會答我,但係,我可以從「死物」開始著手!

只要搵到一個缺口,就可以突破出去,到時榮sir想唔講都唔得!


決定點做之後,我立即加快動作,即刻拎起個紙皮箱。

當我一拎既時候,發覺重量唔算係太重。

雖然平日都拎開銀仔,每次都有十幾二十公斤,但呢箱明顯比之前果d來得輕。

而且,箱入面我感覺到係塞到滿哂,行路時感覺到個箱入面冇任何空隙;

相信應該係比野墳滿左。




我故意行果時行快d,搖一搖,幸好…冇聲音,亦都感受唔到任何野郁動。

因為假如係軍火,一定唔會塞到個箱咁滿;

另外係毒品,行果時都會感到入面一包一包既野移動碰撞,

就算係高純度既磚狀毒品,都會有粉末脫落。


最危險果兩樣野已經排除左,總算可以鬆一口氣。

我一邊搬,一邊留意住紙皮箱上面既封條…內心一邊盤算應該點打開佢。

我唔係想偷入面d野,我只係想望一望係咩黎,等個心可以安心一下。




雖然,我地既職業指引係絕對唔可以打開,但而家可謂關乎我既一生人既命運…

諗諗下…我決定直接係邊位界開一條缺口。

因為佢紙皮唔算厚,只係好普通既紙皮箱,係內籠塞到滿既情況下,好容易一撞就爆;

情況就好似一個肥婆著一條Just fit既褲一樣,只要用力少少就會爆開。


我就利用呢一點,去嘗試偷窺入面到底係裝住d咩。


[嘶---]




手起刀落後,一條長5cm既刀痕隨即亮出。

我從右胸袋拎出一個火機,等誠哥搬完一箱走左後,我再打開照個究竟。

貨櫃同解款車距離大概有三十米左右,誠哥來回應該都要分半鐘。


[躂-躂-]


一拙火苗緩緩亮起,將漆黑一片既貨櫃視野清楚起黎。

我輕輕用手指將條裂縫掀開……唔知點解,個感覺有d似破處咁。



唉,而家唔係講笑既時候。

貨櫃內既溫度比室外要高五至八度,而且而家正值夏天,加上緊張不安既心情,

我經已滿頭大汗,成身都濕哂。

當我成功打開後…終於見到裝係紙皮箱入面既係咩喇!

咪…咪住先…

唔係…

唔岩…


仲未見到!


頂,因為入面既「貨」仲比一張報紙包住!


[嘶----]


好奇心已經令到我失去常性,一心只係好想知道,入面到底係裝住d咩!

就係呢個時候。


『Dee!』誠哥忽然一下拍落黎。

「……」我目瞪口呆。

『你冇事丫嘛?』

「冇…冇…」我立即用身位遮住,再拎實個箱:「仲有幾箱,好快搞掂。」

『嗯。』


好…好彩…因為貨櫃只有一個出入口,誠哥要入黎好自己就係係我留面。

所以…佢應該見唔到我岩岩界開個箱既事…

之不過…


我一邊搬去車,途中有留意榮sir既眼神,發覺佢一路望住大馬路同天橋果邊,完全冇望我地做緊d咩。

另一邊廂我右手不斷試圖用指甲去刮穿果張報紙。

終於!

我feel到終於刮開左。


[噗-]


一放低箱野,我立即望住果個缺口。

而我見到既野…係一堆類似係紙張疊埋一齊既物體…

無論從顏色…質感黎睇…果d的而且確係…


錢。

而且仲要係一張張既現鈔!


假設佢係一千蚊既大細,每綑一百萬,估計一箱可以放到二十綑!

即係話…一箱裝住既錢有二千萬!…

而果度…仲有…三十箱…咪即係…六億…?

就算唔係一千蚊紙…有一半係五百蚊既話,四至五億都走唔甩。


大拿拿咁多cash,保安仲做得咁差,萬一有咩事點算?

我地運送現鈔,會有好多程序,就算係由location to location都好,

用黎運載錢既箱都一定會用「煙箱」。


「煙箱」,係一種防盜既盛載箱。故名思義,係上左鎖之後,假設有人強行打開的話,

個箱就會出煙,然後,入面會有一個裝有染色粉既裝置會爆破,令到整箱錢都會染色用唔到。

呢個亦係連載現鈔必備既過程。


當然,凡事都有偷雞位。

有時候假設銀行有特大量既現金要運走,基於可能會唔夠煙箱用,

我地都會用俗稱A箱既膠箱裝住。然後再用兩張封條封實,再放入一個特大既麻包袋。

假設A箱唔夠,到最最最後迫不得己,先會用紙皮箱。

但用紙皮箱只限於出入銀行,上車的話一定冇可能。


所以,今次用三十個紙皮箱運錢,絕對有古怪。


『阿dee,過黎幫幫手。』誠哥係對講機入面叫我。

「應該…冇喇喎,明明搬哂。」

『係呀!D錢係搬哂,但仲有一件貨,比較大件,我一個搬唔到。』

「哦,好,即刻黎。」


我放低最後一個錢箱後,就立即跑過去貨櫃。

奇怪…因為d錢箱係平放既,冇疊高而放,所以我岩岩一數就數到三十箱。

但誠哥話仲有一件野要兩個人先搬得郁…?唔通我睇錯?



『阿dee你係入面,我企出面,我地一頭一尾搬出去。』

「Okay。」


我行到貨櫃最入最入,原來…真係仲有一件貨。

因為岩岩入面太暗喇,所以我睇漏眼。

不過果件貨有d奇怪…


因為件貨個「面積」,係我做解款咁耐以黎都未見過。

再講,我地走一轉車,就只會運一種物品,即係話,要運錢既話,好少會連埋其他大型既貨物一齊運走。

而且…我眼前呢件貨足足有一米闊,兩米長,就好似一道門咁大件。

照咁睇,呢件貨應該係一直放係貨櫃最入面,所以我一直睇唔到。


「呢件…咩黎架…」我借勢扮無知咁問。

『鬼知咩,收到order就要運架啦。爽手喇。』

我同誠哥夾手夾腳,一齊抬住上車。

唔知係咪我錯覺,硬係覺得誠哥比岩岩更小心翼翼…唔通…

呢件野比岩岩果d現鈔更重要?

唔會…應該係我多心姐。

我估誠哥都唔知入面係咩黎,只係一心唔想煩所以先盲目咁去做。


『嘩屌…終於搞掂…熱撚死人!』

「嗯…咁而家點?」

『我同榮sir去關貨櫃門先,你上車先啦。』

「收到…」

『做咩呀阿dee?唉聲歎氣咁?』

「冇…有d累姐…今朝返完突然又叫我返黎開工…」

『放心啦,有double pay既鐘錢比返你架喇。』

「double pay…?」

『呃……』誠哥望一望榮sir:『黎~~黎緊!』


之後就一支箭咁跑左去。

點解今日會有double pay…?明明平時OT都只係計普通OT錢…


[啪]


我一邊諗,一邊上車…見佢地仲未上返黎,我打算問陳仔知唔知到底我地做緊d咩。


「陳仔…我想問下…」

『咩事~?』

「哦…冇…岩岩誠哥話我地今晚會有double pay既OT錢?係咪堅架?」

陳仔好奇地摸摸後腦:『Double pay?冇聽過喎~我都冇check既,有糧咪出囉!』

「嗯…咁你知唔知今晚order係邊間銀行?咁奇怪黎貨櫃碼頭既?」

『唔知喎!』陳仔渣實個軚盤,愈來愈緊張。


照咁睇陳仔一定知道d咩!


「咦,」我係後座靠近前方:「陳仔你岩岩果半個鐘都冇熜匙?」

『冇…冇呀…屌果一陣唔洗啦!』

「同埋你平時都會係車煲煙架,做咩今日唔食?」


就係我旁敲側擊之時。

[啪]


『陳仔,人齊可以開車。』

『好…』


係關鍵既一刻,榮sir又上車咁岩打斷左我既對話…

不過…都係算啦,反正應該都問唔到d咩。

陳仔踏一踏油門,我地部車就絕塵而去。

雖然今日有好多流程都完全唔符合公司基本既要求,但,算啦…

我都係打份工姐…就算公司要做犯法野都唔關我事…掛?

我而家只係想安安穩穩收工,然後返屋企訓返個靚覺。

好彩聽日放假咋!如果唔係真係神都死。


不過諗諗下…我地今日保安咁疏散,如果係阿沁既話…

佢一定會搵到機會…承機偷箱入面既錢!

箱入面d錢,真係好唔尋常,唔單止冇包裝,冇封條,仲要用報紙?

十足十好似d毒犯運毒咁…

唔通…入面果d係…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