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dee,咁你返屋企抖下先啦。」

『好…』阿dee幾日冇訓過成個人落哂型咁。

「葉律師,我如果一搵到證據可唔可以聯絡你應該點做?」

『可以,你用返office電話打比我就得,另外呢個係我wtsapp既電話,有需要聯絡我。』

「唔該哂你。」





道別後反正我都冇咩野做,所以決定左加緊腳步去調查呢一件事。

首先,我要分析一下現在既狀況,繼而再作下一步既行動。


第一、相信警察方面會搵阿dee以外果三個人去調查,但聽阿dee講佢地全部都有唔同既不在場證明…所以需要去證實果d不在場證明係假既…

三人出現過既地方包括有總部、碼頭、倉庫…以我既權力根本做唔到d咩,只可以靠警察去搵附近既天眼。



至於佢地返大陸一事,到底佢地點解可以冇出入境紀錄?

睇返份口供,係阿dee返屋企拎回鄉證既呢段期間,佢地已經返左大陸,再會合既時候,已經係大陸既酒吧,即係話佢地係「偷渡」返大陸!


咁講既話,一切都係有預謀。


阿dee係準備上車先發覺唔記得帶回鄉證,從而折返屋企。



即係話,阿dee係係工作至到折返屋企前,已經被人放左支迷姦水係佢身上面!

然後好自然返得屋企就會換埋衫…咁阿dee就會將被陷害既證據;親手收埋係屋企。


呢一段期間都搵唔到證人證明果三個人返過大陸…

票係佢地事前準備既…

酒吧又冇可能有人認得出…

可以證明既,就只有兩個人!




被迷姦既女仔,同骨場後門帶佢地入去既果個人。


但係果個女仔既完全冇提過記得有其他人,只係記得阿dee一個請佢飲過酒,然後就暈左。

所以,就只剩低骨場果個守後門既人。

我決定第一時間要搵佢,所以我立即馬不停蹄咁就返大陸一趟。



『下一站,老街。』


過左關之後,我立即轉乘堔圳既地鐵,向住老街呢個地方進發。



老街呢個地方係大陸黎講,就好似我地香港既旺角一樣。

佔據住路面既,都係大大小小既小食店、衣物鋪,仲有尤如先達一樣既手機商場。

係近呢十幾年已經愈來愈多香港人返黎行街shopping買野,

而且絕大多數都係年青既男女,所以你好少會見到中環打扮既西裝友係度。



冇錯,係西裝友。


由我出地鐵站開始,呀,唔係,應該更早之前既時間,已經有一個人不斷係咁跟蹤我。



係幾時?

出警局時?定係我搵阿dee之前既事?


呢個男人一身黑藍間條西裝既打扮,但佢唔同電影入面既偵探咁帶哂太陽眼鏡,驚死人唔知佢係跟蹤咁。

佢拎住個公事包,外表睇落去就好似一個三至四十歲既中環打工仔一樣。

而且佢跟蹤我表現非常專業…若果唔係我偶爾發現到,我一定唔知佢存在。


我點發現呢個人?




因為,我對大陸既地鐵站唔係好熟,黎到老街呢個地方好自然少不免會東張西望一下。

而且,我對西裝都略有研究,當我在一個潮童mk、龍蛇混雜既集散地…

忽然見到一個身穿ermenegildo zegna高級西裝既男人,我眼球好自然少不免會被佢吸引住。

加上佢仲要不斷係我附近徘徊,佢呢身打扮令佢係呢度表現得格格不入。


我一邊經地下隧道,另一邊慢慢行上樓梯,

而佢就非常謹慎,好似怕比我察覺到一樣,係我身後差不多接近五十米既地方!

如果我用眼角既餘光去望,基本上冇咩可能可以望到佢。

但我若要同佢正面交鋒,係我仲未知佢係咩人之前,我絕對唔可以輕舉妄動。


係喎,佢係咩人?


警察?…冇理由下嘛,唔通佢地懷疑埋我?想跟蹤我而調查我一份?

定係暗中監視我?

咪住先…會唔會係之前Athena公司既人?

嘩!咁樣既話佢地咪跟蹤左我幾個月?

唔會…應該唔會掛…?


等等,我要冷靜,我要表現得自然,絕對唔可以比佢知道我察覺到。

不過對方好似係專業…我又應該點?

冇錯,佢跟得咁遠,我係老街d橫街窄巷絕對可以放甩佢!


尤其係手機商場,樓底矮不單止,加上而家四五點既人流非常之多。

我曾經試過同朋友黎呢度,唔好話四五十米,分分鐘四五個身位都可以失散到。

而且商場入面有接近三、四個出口,我要甩開佢絕對唔係難事。


呀,我記得有一個出口正正係大馬路出面,

我可以利用果個位,一出去就截的士去骨場,然後去後門搵我要搵既人。


「兩串鴨肉。」

『八塊。』


我去到一間小食店前面,買左d小食,然後襯機停留左一下。

因為我想知道我身後既人到底係咪真係跟蹤緊我。

而且係等小食呢段時間,我仲可以東張西望一下。


果然,一開始我都發現唔到佢,不過佢呢身打扮實在太顯眼。

尤其佢果個藍芽耳機,一望就知道佢唔係普通人。

其他人可能以為佢係傾生意,但我一望就知佢係另有目的。

耳機既作用應該係隨時報告比佢上頭知道,睇電視電影都有唔少例子啦。


確認左目標之後,我輕描淡寫咁行入去眼前呢個手機商場之內。


「西華宮」


甫進呢個手機商場,人流即時迫到水洩不通,

我立即左穿右插咁穿過人潮,向住二樓既位置出發。

而且腳步仲加快左唔少,因為雖然人流多,但大多數既人都係停留,

或者係慢慢行,就算撞到佢地,大家都會見怪不怪。


我跑上電梯之後,甚至我倒後望都已經再見唔到有任何西裝打扮既人影。

然後,我果斷咁上埋三樓,再走向人比較少既地方。



『你好先生,隨便看看。』

「我想試一下這一件。」



我入左去一間專賣男裝既店鋪之內。

然後揀左一套同我本身完全唔同風格既衣物,然後進入左試身室搵衫。


跟據我既步速,同埋呢度咁曲折離奇既地形,相信佢應該都已100%經跟甩左我。

而且我仲入左試身室,呢間店仲要幾大下,小鋪黎講都有三間試身室就知道。

再者佢地客人甚多,我大可以試返半個鐘先走都未遲。



『先生,請問你試好了嗎?』

「行行行,快好了。」


我係試身室入面坐左大概十五分鐘到,就有售貨員過黎催我。

將d價錢牌剪哂之後,我換上一套全黑帶有韓國風既休閒西裝。


「我穿著走,麻煩你幫我把本來的衣服先包起來。」


我望一望電話,已經過左二十分鐘,相信跟蹤我果個人已經走左。

比左錢之後,我慢慢一步一步咁行出去店鋪。

然後沿住另一條路線,行去搭升降機。


呢部升降機,有九成時間都係比商場內既商戶用。

因為第一層係賣手機配件多,第二、三層都係賣時裝,所以我可以利用呢部升降機,

跟住果d搬貨既人入lift,然後去返地面再搵另一個出口走人。


「叮」一聲後,升降機到達,有另一個搬貨既同我一齊入lift。


果然不出我所料,唔洗三兩下手勢就甩開左果個西裝友。

返回一樓之後,我打量一下四周,完全冇可疑人物。

大概,我可以放心咁離開。

我沿住入口既相反方向,準備行去另一個出口時。

唔知點解……



我有一種不詳既預感。



因為,我離遠已經望到有一個身影係門口等緊我…

冇可能!果個人點解會知道我係呢個出口走??

唔通佢知道呢度係唯一既大馬路?

唔會,因為就算要行去,係正門口出會比較快。

咁即係話…佢係預計到我已經察覺到佢?

所以佢想封我後路?


而且,我已經離開左佢五十米範圍內…一早已經甩左佢。

佢唔係應該走左架喇咩?



我愈行愈近大馬路既出口。

只見有一個人挨住右邊門口,食住煙咁好似等人。

好彩,我見到佢呢身打扮之後,終於鬆左一口氣。

因為佢唔係岩岩果個西裝友…佢只係一個普通既阿叔姐。

屌,嚇得我。


等我仲以為咁醒咁都封到我路?心諗點都唔會啦!

果個人點會知呢個商場有幾多個出口呀,除非佢好似我咁成日黎姐!


不過,係我鬆左一口氣之後,

我拎住袋野係佢身邊經過,雖然,我同佢冇眼神交流,

佢有佢食煙,我有我扮冷靜。


但…我終於明白…

點解…頭先…果個西裝友會放心係我身後五十米跟蹤我。

原因係…

我用眼角既餘光望左身邊既阿叔一眼。

佢外表上,衣著上,氣質上,都同一個普通既大陸阿叔無異。

但…我留意到…佢都有一部…藍芽耳機。


頓時,我既呼吸好似停頓左咁。




我終於察覺到,呢一切一切,只因為一個原因…


「多重跟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