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中年男人既身位只有一米左右,正當我想伸手截的士之際…

我感受到背後既身影愈來愈接近我。

我下意識反應橫身一移,直接對視果個跟蹤我既男人。

別無他法底下,我只好同佢正面交鋒。


「你…」我打量一下佢:「係咩人。」




果個男人冇回應我,只係默默咁企係度。


「你唔出聲…我就走。」

『………………………』




正當我準備轉身截車離去之時,一輛黑色既豪華房車已經係我面前突地出現。

我不自覺咁被嚇到退後兩步,因為,我心底有種被包圍既感覺…

無論我要跑走,定係搭車就我都插翼難飛。


架寶馬房車停定左之後,車門徐徐打開,唔止係一道門,

而係四道車門,應聲出現既係四個高大且黑色既身影,



我回望左一眼身後既中年男人,佢地打左個眼色,睇黎呢次真係佢地策劃黎跟蹤我。


到底係因為咩事?

以我估計警方應該冇可能有咁大權力,仲可以搵幾個人跟我跟到返大陸。

我腦海中唯一浮現既,就只有半年前athena一事。


果四個黑色西裝既人甫出車後,慢慢…車上面有一個比較嬌小既身影亮出。

果個女人著住黑色既貼身連身裙,就好似平時去老蘭見到既女仔一樣。



不過,佢盤起左既頭髮…為佢增添左幾分成熟既味道,比到我一種人妻既感覺…


果個女人落左車之後,我身後既中年男人就行左埋去同佢交頭接耳。

不消一會,果個女人就示意佢退下,十足十好似一個皇后咁。


佢地講緊野既時候,我仍然故作振定,打算保持最大既冷靜,

想辦法甩身…不過,強行突破係完全冇可能,事關佢地有四個壯碩既保鑣,


點算呢…



冷靜d…一定有辦法既…

果幾個保鑣既視線完全冇離開過我,

本身我想利用身後既商場混入去,再係混亂中逃脫。

但唔得…要跑既話我未必夠佢地四個人跑。

加上係岩岩既多重跟蹤之下,我基本上可以確定佢地有幾個人封死哂所有出口,

繼而等待我出現既一刻。如果唔係佢地根本冇可能搵到我。


『你好。』




忽然間,果個女人面帶笑容咁開聲,而且係用純正既國語口音。


「你是…」

『初次見面,我叫趙政祺,相信你就是月沁了吧?』


大陸人…?咁即係佢唔係athena既人…

咁…到底佢係咩人?

而且佢應該係早有準備,更加起哂我底,連我叫咩名都暸如指掌。




「是的,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請你立刻暫停你在做的事情,然後回香港。』

「下?」我聽到後唔小心講左廣東話。

『沒錯,不然的話…』

個女人同旁邊既保鑣打左一下眼色,然後果個保鑣輕輕掀開西裝嬲既衣領,

露出一樣黑色既物體。


手槍。


我第一次見到警察以外既人持有槍械。

內心有一股莫明既恐懼,眼前呢班人必定唔係善男信女,

若果我唔聽佢講既話…好有機會…會死!


但,另一邊廂我唔可以放棄阿dee…我一定要調查清楚…

不過我又有咩可能呃到呢班人…只要出一個小差錯,我就會立即命喪黃泉。


戰慄、恐懼、徬徨…係頃刻之間已經佔據我全身。


『怎麼樣,行,還是不行。』果個姓趙既女人露出殺意既笑容。

「你…是什麼人…」我分析唔到應該點做,只能拖延時間。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

「……」

『重要的是,你還想不想做人。』

「………」

『逆我意的話,一秒,你就變死人。』

「我…還有朋友要救……」

『朋友?』趙政祺冷笑道:『朋友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嗎?拉倒吧。』

「他不只是我朋友,還是我兄弟!我一定要調查清楚去救他!」

『所以說,你就是要跟我作對嚕?』


弊…再咁落去我一定會死!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是趙小姐對吧?我香港的兄弟現在在被陷害,我一定要想辦法去救他!他家裡還有重病的媽媽要照顧!我不能放棄他!」


『喔…?』

「我知道你要殺我很容易,但如果我就這樣回去!我怎對得起他家人!」

『棠月沁,』

「…?」

女人拎出一部ipad:『父親是棠忠偉,六年前去世;還有一個媽媽卓慧君,你住在香港太子,母親在沙田居住。棠月沁曾任職高級時裝店店員,策劃過一次盜取公司資產的行動,其後在澳門賭場內兩家分店,分別兌換三十萬港幣,而且沒有任何人察覺後逃回香港。』

「你…」


佢…到底係點知道咁多野…?!

就連我做過d咩事都知道?唔通係athena查到後同佢講既?

唔會…如果係佢自己查到,佢大可以打去香港分店去搵我資料再報警。

加上應該所有證據都冇哂…呢個女人…係點知道咁多野既?

頓時間,我臉上流露既全是愕然。


『我呀~』女人向我走近:『我看你是能做大事的人,放棄你的兄弟,跟我工作,怎麼樣?』

「…………」

『沒關係,我知道你一定需要時間考慮。』

「………」

『我就給你十分鐘。』

「……」

『要你的兄弟,還是自己跟母親的命,你自己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