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得選擇。


「我答應你。」

『爽快,』趙政琪點起香煙:『我沒看錯人。』

「但我有一個要求。」

『喔?』『你覺得你有本錢跟我談條件嗎?』



「我知道我現在沒資格跟你討價還價。」

『那麼你還瞎說甚麼。』她冷笑道。

「但我如果幫你辦事,難保日後某一天我會出賣你們,如果你答應我的要求,我保証,我一定會忠於你。」

『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嗎?』

「怕…我當然怕,但你能找上我,我一定有別人沒有的東西,而且是你需要的。」



『呼…』趙的態度稍稍軟化下來:『你說吧,我不一定答應你。』

「謝謝你…我只想我的朋友,跟我家人都能安全。如果我的朋友能安然沒事,除了要我死以外,甚麼危險的事我都願意做。」

趙政祺聽到我講既條件之後,有一剎展露左笑容,但只係一剎。

『可以。』

「下…?」



『我說可以。』

「那麼爽快?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唬弄我。」

『哈哈哈!』趙見到我認真個樣更加忍俊不禁。

「你…笑什麼。」

『笑你傻。』

「我…?」

『你根本沒分析過就答應我,現在我滿足了你的要求,你可別忘了自己說的話呀。』



「滿足了我的要求…?那是什麼意思?」

『你的朋友本來就不會有事。』

?!

「我怎麼能相信你!現在我的兄弟背著幾條罪名!你叫我怎麼可以相信他會沒事!」

『說的沒錯。』趙吐出一口煙:『如果你幫我,只要我隨便在大陸找人頂包,把罪名都扛下來,你覺得你朋友會有事嗎?』

「頂…頂包…?」

『看你呆成那樣的樣子,還不明白嗎?』趙政祺用廣東話說:『頂罪呀,小朋友。』

「…可是…他罪名可不輕…迷姦…洗黑錢…」



『根據香港警察的證據,除了迷姦應該都告不進吧?』

「我哪知道…」

『小朋友,讓姐姐教你一些東西,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錢解決不了的警察的。只要在大陸隨便開個一兩百萬,不要說是坐牢,就算槍斃都有人幹!』

「……」

『所以,就這樣囉,你可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

「還有…我還有一個問題!」

『有屁快放。』



「你…是怎麼知道我曾經騙公司的錢的…」

『喔…你說這個嘛?』

「連澳門分店的經理都查不到…你又怎麼可能……」

『你確定嗎?』

「嗯……?!」

『我說喔…』趙靠近我耳邊:『你確定…你舊公司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嗎?』

「……?!」我心中一陣愕然。

『先這樣了,過幾天我會用暱名電話打給你,記得別關機。』



「等…等等!」

『開車。』


短短既十分鐘對話,就令我變成一個來歷不明既人既棋子。

我一心只想幫阿Dee洗脫罪名…但我岩岩完全冇分析過阿dee被告得入既機會率…

唔係,我冇做錯,因為我唔答應佢一樣係死。

我唔知佢係咪真係救到阿dee,定抑或係呃我,但我根本冇野做到,肉隨砧板上。

我第一次見到警察以外既人有槍係身,而且…目標仲要係我…

心底果種恐懼支配住我全身,係趙政祺架車走左之後…我仍然企係原地久久不能走動。


到底…呢個女人係咩人?

而佢又用咩途徑知道我既事?

佢話用人去幫阿dee頂罪,只要花一百幾十萬就搵到人願意獻出自己既生命…

點解人命係佢眼中可以變得咁低賤?

定係窮人既命本來就唔值錢?生命都有價值之分?

我唔知道。

我只係知,法律唔單單係保護有錢人,即使係惡貫滿盈既壞人都好…只要有錢!

有錢你做咩事都得!


唉,而家唔係慨歎既時候。


我應該諗下成件事既來龍去脈。

呢個女人既然搵得我,咁佢係洗黑錢既主腦,相信應該冇咩懸念。

佢咁做得,即係話早已經疏通左阿dee公司既所有人。

由阿dee份口供睇得出,同佢同車既三個人,除左阿dee之外全部都冇事,可想而知,阿dee本身係果個代罪羔羊。

但…咁我就唔明。

呢個姓趙既女人,無非都係求財姐?

點解會有一單迷姦罪牽涉到阿dee身上?

淨係洗黑錢已經夠麻煩,點解仲要節外生枝?


迷姦水…發現既地方係阿Dee既衣服,而果件衣服著過返工一次…

咁講既話,呢條迷姦罪應該唔關趙政祺既事!

係有人另外設局陷害阿dee…!

冇錯…係…!我想起頭先趙政祺既說話。


『根據香港警察的證據,除了迷姦應該都告不進吧?』


咁講既話,其實趙政祺一早已經準備好哂所有野,阿dee本身都會因證據不足而不獲起訴。

但有人節名生枝,即係阿dee果三個同事中有人色心起,繼而陷害阿dee…!

咪住…應該唔係色心起…因為果枝迷姦水係阿dee未返大陸之前就已經放左係佢身上面…

唔係色心起…咁係故意想阿dee死…?!


到底因咩事咁想阿dee死…我唔知,我只係知而家要盡快離開呢度。

既然阿dee冇事,我暫且只能相信果個叫趙政祺既女人。

然後…就要等待佢將會比我既任務。


根據頭先佢既口音,應該係台灣人黎。

一個台灣人黎到香港犯罪,而且頭先話幫我救阿dee,連一百萬都隨便就話用就用。

我估計我將會做既事,失手既話,我應該會有生命危險。


回想起頭先既對話,我最在意既係佢到底點知道我既事。


『我說喔……你確定…你舊公司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嗎?』


舊公司會知道我呢件事既人…

既然果個女人唔話比我知佢係邊個,咁我就唯有靠自己去搵出黎。

而我呢一刻要搵既人…我仲以為冇機會再見佢…哈,估唔到我同佢都仲有緣份再見。

半年冇見…你幾好嘛?


Athe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