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安,澳門四季分店,請問有咩幫到你?』

「唔該…我想搵Athena。」

『哦…先生請稍等。』

「好,唔該。」

『Hello,This is Athena。』



「嗨…Athena…」

『你好…請問你係…?』

「我地有半年冇見面喇。」

『你…你…雅先生?!』

「你仲記得我?」



『哈…哈……當然…!當然記得!』

「你真係好記性…athena…」

『邊係喎…?我咪講過冇咩朋友囉…雅先生你係我好重要既一個朋友,我又點會唔記得你喎?』


呢個athena…竟然仲當我係朋友…




「多謝你…其實我今次搵你…係想約你食餐飯…」

『食飯…?好呀~!』

「下?」

『呃…唔係…我既意思係…我今晚咁岩冇野做…所以…就…』

「冇事冇事,我仲以為你好忙…所以有d意外姐…」

『唔唔,唔會呀…我通常都好準時收工既~』

「咁今晚我請你食餐飯呀,不過澳門我唔係好熟,你有冇咩好介紹?」

『嗯…咁我book位啦~就係……』



「呀…等等先…」

『嗯…?』

「by the way,可唔可以唔好係你公司附近d酒店度食?成日比人望住好有壓迫感架嘛…」

『呀…哈哈…唔好意思呀…上次嚇親你…』

「唔緊要,我都冇擺係心度。」

『咁…咁我訂定位呀…就係觀光塔既360cafe好嘛?』

「嗯,好。」



『咁…今晚見…』

「今晚見。」



估唔到Athena一口就答應左我既相約,等我仲以為佢會好忙…唔得閒應酬我添。

諗起返上一次,athena同我講;我係佢唯一既朋友,初時我仲以為佢係講笑,

但從岩岩既態度我聽得出,佢真心當我係一個朋友…


咁即係話…佢仲未知道我呃左公司錢既事啦…?




唔知點解,我總係覺得athena好似對我有d唔尋常咁。

唔通係因為佢對我仲有疑心?係因為上次果件事?

不過算啦,既然佢當我係朋友,相信我問咩佢都會答到我。


趙政祺…我就睇下你咩料。



『Hello Sir, Welcome to cafe de 360。』

「唔該…我訂左位。」



『哦,先生,請問留左咩名同埋幾號電話?』

「電話呀…我都唔知喎…不過應該係留athena。」

『let me see …athena…table for two,先生呢邊,請跟我黎。』

「好,唔該。」


傍晚,我從大陸返香港換左套衫後,就立即過左澳門。

估唔到Athena揀既呢個環境都幾靚…梗係啦,呢度係全澳門最高既觀光塔;

氣氛好不突止,連餐廳既風格,侍應既服務都好到完美。

更加唔少得既,就係呢度可以飽覽整個澳門半島既夜景。


諗返轉頭,自從同Hyuna分左手之後,我已經好耐冇用女仔一齊食飯喇。

唔知…佢過成點呢…?

會唔會掛住我…?定抑或同果隻肥佬纏綿緊…?

唉,屌。

呢種女人根本唔值得我咁,冇左咪算柒數囉,何必再諗佢呢?


『先生,』

「下?」我想得入神。

『前面果間房就係。』

「前面…?」我一望:「哦…vip房…」


侍應離開左之後,我一直企左係房既門口躊躇著,遲遲未能打開門入去。

除左係因為我剛剛想得入神,仲未ready之外,我就好似電影入面既男主角咁;

唔知第一句開口應該講咩。


話就話我係約athena食飯,但諗深一層,其實我同佢真係唔係好熟…

只係見過一次面,我應該講d咩好?

唔通我一入去就單刀直入講:「喂,你知唔知邊個係趙政祺?哦?唔知?好,咁拜拜。」

咁樣咩?!

傻的嗎?

如果對方唔係一個女仔,我都仲可以放鬆一下。

但佢唔止係一個女仔,佢仲要係一個好靚好可愛既女仔…!

要我同一個咁既女仔食飯…我真係想唱一句:難道沒練習太耐…

唉,死就死啦!


啪。


係我握住門柄既同一時間,我感覺到有人拍我。

『嗨…雅先生…』


我一轉面athena竟然成個棟係我面前!

「下…?你…唔係係入面咩?」

athena搖搖頭:『唔係呀…我頭先去左toliet嘛…』

「哦…哦哦…」我有風度地幫佢開門:「咁…入去……」

『唔該…』


甫進vip房之後,迎面而來既係一塊特大落地玻璃,係五十四樓既高處,

整個澳門就好似係你腳底咁君臨天下。

房內既佈置高貴之餘帶點優雅,有幾張長形既餐台,加上浪漫既蠟燭,

柔和既燈光,還有幾對情侶係度撐台腳,我諗,呢度應該係拍拖聖地。


「呢度…」我目瞪口呆。

『係咪好靚呢~?』

「嗯嗯…你眼光…都好好…」

『嘻…多謝你既讚賞。』


去到呢d地方,我成個人就好似上左身咁,表現得好唔自然。

幫女仔拉凳,談吐輕聲,舉止斯文…

我真係好唔慣。

妖,早知道就叫佢去大排檔食啦…不過佢呢種千金小姐又點會食得慣丫。


『係呢…?雅先生。』Athena望住窗外既夜景。

「上次咪話叫我阿沁咪得囉……」

『嗯嗯…』Athena凝視著我:『阿沁……』

「………」


我望住佢果雙水靈靈既大眼…就好似湖水咁空洞且深不可測,

長長既睫毛將我整個人既靈魂都勾左去咁際…

仔細一望…原來Athena今日經過飾心打扮,稚氣既臉龐畫上高貴既妝顏;

凹凸有緻既身材穿上修身黑色短裙,長長既秀髮加上微微既卷繞…為佢增添左幾分成熟既味道。

乍看之下,有邊個想像得到呢個只係一個二十歲左右既女仔…?


『我…塊面係咪有咩野…?』

「唔係…你今日好靚。」

『……』athena怕醜得臉上泛起兩朵紅暈。

「你岩岩想講咩…?」

『岩岩……』她想了一下:『呀…想問你…想食d咩……之嘛…』

「哦,普通set dinner得架喇。」


Athena點點頭後,就立即叫waiter過黎,用一口流利既英文點完餐後就一語不發,好緊張咁雙手捉住個水杯。

比著第二個用英文點餐我一定覺得果個人好扮野,但係athena身上完全冇違和感。

我都係時候單刀直入。


「其實……」

『嗯~?』

「其實我今日約你食飯…係有d野想問你。」

『係咩事~?』

有個侍應行埋黎:『Caesar salad with parma ham.』

「係咁既…你認唔認識一個人叫趙政祺?」



啷噹-----------


「喂你點做野架!?Athena你冇事嘛?!」

『冇…冇事。』

「好彩水黎姐,我有紙巾…你抹一下。」

『好…唔該…』

「我頭先講果個人…你認識佢嘛?」我追問道。

『唔識。』Athena冷淡道。

「哦…」



唔識…?!

頭先我一講個名之後,我留意到athena有一剎那呆左…

然後個侍應放低沙律撞跌杯水之後,佢既態度就完全唔同左。

明明本身望住我…我仲感受到幾分親切,但杯水倒瀉之後,唔係,應該係我講完「趙政祺」呢個名之後,athena既態度就一百八十度轉變。

到底點解佢會有咁大反應…?

係巧合…定係athena真係唔識呢個人?

話係巧合既話…唔合理,所有野都唔合理。

直覺話比我知,Athena一定認識趙政祺,就算唔認識,佢同呢個女人都一定有關係。

即係話佢有野隱瞞。


如果係咁就弊。

因為如果要係一個唔願意講秘密既人口中,去迫佢講既話。

除左用刑之外,單憑言語去說服,機會可以話微乎其微。

但除左Athena,我根本唔知趙政祺係邊個,要我冒險同一個來歷不明既人辦事…

我諗我成世都食唔安訓唔落。

假如我同一個呃阿婆棺材本而置富既奸商做野,唔單止我原諒唔到自己,連我老豆都會係棺材跳出黎打我。

既然佢唔願意講…我只能利用另一個方法。


一個對女性有效、既簡單又白痴既方法…



溝左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