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講,

我唔係情聖,亦都唔係D咩夜場溝女既高手。

僅有既愛情經歷,就只係Hyuna一段咁大把…所以要我即時將眼前呢個女仔把到手,

絕對唔係一件容易既事;至少,我根本冇咁大把握先。


『Sorry啊…阿沁…我去一去洗手間先…』



「嗯,好,我等你。」


Athena尷尬地一邊掃走條裙上d水跡,另一邊往廁所既方向步去。

咁都好,係佢去洗手間整理既呢段期間,我有足夠時間可以諗下有咩對策。


Athena雖然係一個事業型女性,但以佢既年齡,接觸社會經驗都一定唔會多。



見佢返工時刻意隱藏真實既自己,就知道佢根本唔係d咩女強人。

佢,只係扮出黎。

老實講,我係社會打滾左都有六、七年,轉工,調鋪等等都經歷過唔少次。

就以我岩岩調果間新鋪既女經理Zoe為例;

佢同athena都係擁有高學歷,但處事既方式完全唔一樣。



Zoe經理只係會對直屬既主管嚴厲,而對普通既員工反而係非常親切,亦受到大家既專重。

相反athena,岩岩讀完書就出黎做野,經驗尚淺,一心只係知道自己同其他人唔同,佢怕被其他員工睇唔起,所以就強迫自己擺起個款,令到大部份既員工都唔臣服於佢。

呢d,就係果幾年社會經驗既分別。

照咁睇,athena仍然有一顆小女孩既心,單憑上一次佢對住我哭訴,我就知道佢一個女仔撐得好辛苦,除左冇應該有既少女生活之外,佢仲肩負起佢家人,佢職位等等既責任。

佢需要既,係一個可以令佢做返自己既男朋友。


『阿沁…唔好意思呀…要你等。』athena撥一撥秀髮。

「唔緊要…」我打了一下響指:「唔該可以serve喇。」



『嗯…?』athena好奇問。

「冇,頭先我見你去左洗手間,我叫waiter遲少少先上菜之嘛。」

『哈哈…你真係細心…同你個名一樣。』

「哈!我記得我返工有個客都講過話我細心架,不過其實我都只係對重視既人比較著緊姐。」我想起曾經幫我買過野既水貨客黃先生。


『哦…?』athena突地一問:『阿沁…你唔係水貨客黎架咩…?』


大獲…!一時忘形唔記得左自己身份!



「哦,」我故作自然:「係啊,水貨客都有自己既客人架嘛?」

『喔……我仲以為你都做過sales添…因為你知道做你呢行…應該都好少同客人接觸架嘛?』

「嗯,係啊,我搞網上商店既,不過有時d客想急要d貨,我都會親自出黎交收,所以佢地咪會讚我細心囉。」

『嘻…人地話細心既男仔會加分架~』

「哦?係咩?」


呼…總算過到骨。


『嗯嗯~』athena稚氣地點點頭:『其實…我覺得阿沁你比我叻好多…』



「我比你叻?」

『係啊…唔知點解呢…我覺得阿沁你有一種親和力咁……』

「親和力?」

『嗯~』athena凝視著我:『就好似第一次見你咁…會覺得你好親切…就好似親人一樣。』

「………」我有點尷尬。

『係同你傾計既過程中…會感受到你係一種好可靠、好值得信任既人…不知不覺會放低對你既戒心……』

「哈…乜…乜係咩…」



『上次唔知點解…我會同你講出自己心底既說話…』

「上次唔好意思呀…我唔係有心鬧你……對唔住…」

『唔唔…』athena搖搖頭:『都係因為你,我先知道自己有d咩不足,仲有好多待人接物既事我要去學,係你教識我讀得書多唔代表出黎社會做得野架…』

「邊係…你言重喇。」

『係真架,我未遇到你之前,我淨係一心知道自己要堅強起黎,對住所有人都要擺出一個高高在上既態度,令到人屈服於我…係我公司既老臣子教我架…』

「點同啊?果d老屎忽做事方式點同你一樣呢?」

『有咩唔同…?』


「果d老屎忽,做既職位經常要對住d員工,佢地梗係要擺起個款啦,但你唔同呀!你係總經理,有咩必要同普通員工既關係搞到咁差?」

『因為…我怕…佢地會唔尊重我……』

「你覺得擺起個款尊重人咩?人地真係會從心底咁尊重於你?」

『……』athena彷彿被我驚醒,無言以對。

「傻女,你只係需要做返自己就可以,唔係話你唔需要擺出一副經理既架子,而係要睇人去擺,你只需要管住d高層,普通既員工一樣可以同佢地做朋友呀~」

『阿沁……』athena雙眼泛紅:『多謝你…』

「唔洗客氣。」


打開左話題之後,我同athena係呢一餐飯都不斷有講有笑。

氣氛好融洽,就同身邊既情侶比人既感覺一樣,驟眼睇我地就好似一對戀人一樣。

但可惜,我同佢係處於一個對立既位置。

佢係公司總經理,繼承家族生意,飽讀詩書,前途無可限量;

而可笑地,我只係一個偷呃拐騙既騙子,永遠唔知聽日事,可能橫屍街頭,可能身敗名裂。

不過,命運就係咁鍾意作弄人。

而我地偏偏係呢度相遇,相識,相知,甚至乎,我察覺到athena已經開始對我有好感。



望住眼前呢個善良既女仔…我既內心有一股不安既情緒。

明明我已經係做過唔少壞事,點解我仲會咁猶豫不定?

良心…唔係一早已經被我泯滅左架喇咩?

我仲未開始下一步既行動,內心已經不斷有一把聲音斥責緊我自己。

利用別人,從小到大每個人都試過。


但利用感情去得到另一樣野…唔知點解愧疚感不禁由然而生。

Athena既每一個笑容,每同我講既一件事,都係打開心扉,坦白咁同我傾訴心事。

而我,只係不斷去編大話去搏取佢既信任。


佢係我面前可以做返自己…

咁我呢?



真正既「自己」,早已係我讀完書之後已經切底消失,被呢個殘酷既社會吐食無骸。

為生存,要生活,博上位,我不斷去戴上面具,去迎合所有人,去做到面面俱圓。

直到最近我逃離左千篇一律既打工日子,我戴上既面具反而一日比一日多。


晚風颼颼,我同athena享用完晚餐之後,就出左去餐廳既露台,一邊摸住酒杯,一邊談笑風生。

回想起過去呢幾年,出黎做野既呢幾年,我到底…做過d乜?

讀完書就投身社會,為家人,為享受,完全冇諗過日後既日子。

我同大多九十後既年青人一樣「餐搵餐食餐餐清」,就如一般既月光族。


辛苦搵返黎既錢,每日就係為左減壓而洗返出去。


點解人會咁戇鳩?


為左搵錢而辛苦,好喇,到你搵到錢喇,就為左冇咁辛苦而洗錢。

咁點解我地仲要努力返工搵錢?

唔搵錢,咪唔會辛苦囉?

直到我踏上左呢條路之後,我先知道以前做既野全部都係錯。

又唔可以話錯既,只係一般香港人唔願意面對現實,先會不斷返工,不斷做野,總會覺得自己打份工會有出頭天。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可能打一份工仲會有出人頭地既一日。

因為物價唔高,地產商少,百業待興,只要平平實實穩穩定定,要置富絕非難事。

但奈何我地出生在一個飽和左既社會,前人既足印已經唔到我地去行。

所以,要出頭,一定要擁有一顆唔甘於平凡既心。

無論係咩發達橋,咩犯法事,咩偷呃拐騙都好,係現今既香港,只要你肯搏肯打破規條,

放棄一直有既良心、自我、尊嚴、朋友等等其中一樣,有朝一日平凡既年青人總會飛黃騰達。


除非你學富五車,或生於富裕家庭,又或者係好運到仆街,如果唔係,你要出人頭地都幾難。


平凡?只不過係廢物的代名詞罷了。


『阿沁?…諗咩諗到入哂神咁?』

「冇……」我望住澳門既夜景:「athena。」

『嗯…?』她撥一撥耳邊被吹散的頭髮。

「我有件事…想問下你。」

『咩…事…?』

「你覺得家人對你黎講,重唔重要?」

『點解咁問既…?』

「上次聽你講,你同你媽媽相依為命…可想而家你應該好錫你媽咪。」

『都算係既…雖然佢唔係一個好老婆,但…我相信佢都會係一個稱職既媽媽。』

「我同你一樣。」

『阿沁……』

「除左我自己之外,最重要就係我家人。」

『咁…你女朋友呢?』athena下意識問道。

「女朋友?」我苦笑搖頭:「我冇女朋友。」

『哦……』

「既然你媽咪對你重要,萬一佢有事,你會點?」

『我唔係好明你既意思……』athena面有難色。

「假如你知道,你媽咪聽日就要死,如果你有能力,你會唔會嘗試去救佢?」

『會…當然會!』

「假如連你自己都會死,你都會去救?」

『當然呀!我最重要就係我媽媽…比起咩人都重要!』

「咁就好。」

『下…』athena猶豫地問:『阿沁…你係咪發生左d咩事…?』

「Athena,我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答我。」

『咩…事…?』

「求你話比我知…趙政祺到底係咩人!」我捉住athena膊頭堅定地望住佢。

『我…我…』athena逃避我眼神:『我都話唔知……』

「點解你唔肯同我講真話!?」我開始激動。

『………』

「我同我屋企人,仲有我好朋友既前途,甚至係生命,都被呢個女人脅持住!」


『點解…?』

「我暫時唔可以同你講,只要我一唔順從果個女人既意思,我就會死!我死唔緊要,我條命根本唔值錢,但我最重要既家人,仲有朋友,我唔想連累埋佢地!」

『………』

「所以!」我深吸一口氣:「請你話比我知!趙政祺到底係邊個!」


我深切既剖白,堅定既眼神,加上激動既情緒,以至講既每一字每一句都好;

都包含住我內心既悲慟。冇錯,我頭先講既都係千真萬確,我既安危的確好危險。

相信Athena亦感受得到,因為我頭先既舉動絕對係「演」唔到出黎。

即使佢本身對我仍存有疑心,係我呢番話之後所有陰霾都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阿沁……』


我低下頭,基於頭先既情緒太激動,令到我不禁流下男兒淚。

不過聽到Athena溫柔婉弱既一句稱呼,我就知道佢既態度已經軟化落黎。

而下一步…就係知道趙政祺既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