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招呼了嗎?』趙把注意力拉回去:『你們給我安靜點。』

………


趙接著說:『首先Hyuna在未來三個月都會代替我去傳達所有命令,在這件事中hyuna將會是主持大局的人,你們倆必定要服從她的指令。』

『三個月…?』阿dee喃喃自語。

「服從…」我橫了hyuna一眼:「點解要我服從佢?唔係應該你親自指揮咩?」



『怎麼樣?很不願意嗎?』趙政祺白了我一眼。

「唔係…只係……」

『總之你不要管那麼多,我有指令會傳達給hyuna,而你們只要遵從她的意思就行了。』


………



點解?點解趙政祺會咁信任hyuna?

乜佢唔怕hyuna會出賣佢咩?

但我仔細諗一下,其實hyuna同我可能係一樣被佢操控住,咁講既話,一切都變得合理。

因為所有行動由hyuna同我地指揮,就算畀人捉到,主謀都只係佢…

佢就係趙政祺既替死鬼。



即使警方覺得事情唔單純,係威迫利誘等等既手段下,hyuna都必定唔會出賣自己。

因為hyuna就係咁貪錢既人。


話說回頭,接落黎要做呢件事…竟然足足要籌備三個月咁耐…!

可想而知將會係一件轟動既大事。

不過我仲有一件事唔明白。



「點解你要搵我地三個?!你搵我都算,點解要搵hyuna?以佢既才能你覺得會勝任到咩?」我裝作揶揄她一番。




我同hyuna相處左幾年既時間,我知道佢根本唔係一個做大事既材料。

先唔講佢冇指導、應變等緊能力,更甚者佢連自己都未照顧得掂。


平時成日大頭蝦,叮食物可以唔記得係微波爐拎出黎食…成日唔記得period要我幫佢買m巾,落雨又唔記得拎遮…成日忘記時間遲到…

點解…?

點解要搵佢?

我雖然憎佢…但…我都唔想佢死…點解…

………



「點解呀!!」


『月沁,你自以為很了解她嗎?』趙嘲問道。

『…』hyuna低頭不發一聲。

「我點會唔了解佢!?我同佢一齊左四年喇!」

『你果然很自以為是。』

「你講咩呀!?」

『也就罷了,這些無關痛癢的事,你們自己私下慢慢談吧。』



「你!」

『你別亂動。』趙從衣襟取出手鎗:『分清楚一下立場比較好,你沒有跟我討價的餘地。』

阿dee拍一拍我:『算啦…阿沁…』

「………」


我冷靜後徐徐坐下,因為hyuna既出現,令到我個人有種奇怪既感覺。

明明我好唔想理佢,明明我根本不在乎佢既生死,甚至明明我恨不得hyuna死!

但點解…點解去到呢個關頭,明知佢同我一樣係將死之人…



我卻仲有一絲希望想…

去保護佢…?

其實我心底一直都未放低佢。

四年既感情唔係話冇就冇,即使有好多唔開心,有好多不快都好。

兩個人係埋一齊…幸福既日子即使少,但都絕對係存在過。

去到關及生死既時刻…我內心都只係想佢可以平安無事。

儘管我表面上係奚落hyuna。


『我選她是因為你們未來三個月要常見面,因為你們本來就認識,所以沒有人會懷疑。』

………


『再說了,』趙凝視著我:『如果hyuna有事…相信你也不會見死不救吧?』

「我恨不得佢死。」我冷靜地說。

『喔?是嗎?』趙彷彿看穿我心底的話。


眼角餘光偷瞄左hyuna一眼,只見佢望向窗外,逃避我眼神。






『那……』趙政祺直入主題:『準備好了吧?那現在我跟你們暫時說一下計劃的概要。』

「嗯。」


『首先你們要做的事很簡單,就是製造煙幕就可以。』

「煙幕…?」我好奇道。

『劉一二的工作是運送現鈔,』趙從桌上拿出一份表:『這是你公司在今年內的所有業務時間表,包括大大小小所有行動,只要是跟你解款公司有簽訂合約的銀行,他們的押運全都寫在這份表格當中。』


阿dee嘖嘖稱奇:『你連呢d機密都拎到手…』

『這有什麼難的?』趙續道:『我要你們做的事,就是在這天。』

我沿著趙的指尖位置,定晴一望後見到一個日期。


十二月二十四日。


即平安夜。

「呢日……」我欲言又止。

『你想我地做咩?』阿dee追問。

『派錢。』趙是如此平實的回答。

我完全唔明白:「派錢…?點派?」


『哈哈,』趙冷笑道:『就是當聖誕老人去派嚕~』

『趙小姐,你係想我將解款車上既錢…跌出路上被人執?』阿dee將佢分析講出。

『正是。』


『但…!』阿dee追問:『根本冇可能!你知唔知我地既解款車有幾嚴密!每一部運送現鈔既裝甲車,放置錢既車廂內都有"三重閘門",而且仲有最少兩個人看管先會關上車門,你要我咁明顯犯法?將車上既錢掉出街畀人執?』


趙不屑一顧。


阿dee十分激動:『你咩意思呀!你講過會確保我同我家人會冇事!我先會幫你!如果出錯被人拉我自己會負全責!但咁做傻既都知會畀人拉喇!做完根本唔會冇事!』

我亦呼應著:「阿dee講得冇錯,裝甲解款車我平時係街都見過,保安係非常嚴密,你要我地派錢,即係叫我地比人拉冇分別。」


『呸。』趙不斷鄙視著我們:『叫你們派錢,你們就只想到光明正大的去派嗎?』

「你既意思係…」

『啊你們是不會製造意外嗎?』



「意外…?」我始終不明白。

阿dee仍然激動:『意乜野外呀!成部裝甲車啊!三重防彈幕門!邊有咁易有意外三道門都冇閂埋呀!』

『我有說是用裝甲車嗎?』她反問。

………


『劉一二,你們當天的裝甲車絕對不夠用,因為各大銀行都有押運的行動,所以會出動普通"鋪幣車"。』

「鋪幣車…」我望向阿dee:「你地公司運現鈔…會用另一種車架咩?」

阿dee冷靜落黎分析道:『都…都有試過…鋪幣車既保安比較冇咁嚴密,只有一道閘門…但…』

「但…?」

阿dee望住趙政祺:『但你點知道公司會唔會用鋪幣車?再加上…你又點知我當日會唔會接到押運現鈔既order…仲有車上面既其他同事你確保全部都係你既人?』


阿dee不斷提出一大堆問題。


『編制行動表的事你不需要理會,總之你當天會和你那三個老伙伴一起辦事。到時候表面上那個叫榮sir的是隊長,但他會聽你的指揮,你可以放心。』趙解釋。


『唔合理…根本就唔合理…咩唔洗理會…你呢個計劃根本就係送我去死!』

『你給我閉嘴!』


趙一聲怒喝,整個密室都安靜落黎。


她深呼吸道:『你們四個人都曾經被警察扣查,你們公司已經不會再把甚麼重要任務交給你,你是在懷疑這點嗎?』

『係…』

『你這樣想也沒錯,可是你不知道編製行動表是由一個人負責的,既然我有辦法把這份表拿到手,我同樣有辦法把它修改,這樣你放心了吧?』



阿dee點頭,默不作聲。

『那好,我再說下一步。』

「可能我未做過保安,仲有少少野唔明。」我追問。

『甚麼?』趙問。

「你話形造一個派錢既意外,但係車尾果道門係開車前都唔關?會唔會太明顯?而且當時出車前一定有銀行既人檢查放鈔票既門關好左未,有咩理由仲會有意外?」

『係…係啊,』阿dee加把口:『車後門如果未關上既話,部車行左一陣就會截油,咁仲點扮意外啊?』


『我都沒說完,你們就在問問問,煩不煩?』

…………


趙續道:『到時候劉一二的車子會運載大概五億的舊鈔港幣,五億要放在容量較小的鋪幣車是絕對不夠位置放的。』

「然後呢?」

『然後,』趙自信地笑言:『劉一二就是你的任務了。』

阿dee目瞪口呆:『…我?』

『你們車上的座位,與車後放貨物的中間有一道側門,對嗎?』

『嗯…』阿dee點頭:『果道側門係畀我地上車之用,算係一條小型既通道。』



(裝甲車圖解)




(鋪幣車圖解)


『說得沒錯,我意思就是要你把沒位置放的三箱現鈔放在側門的通道內。而當日根據資料只只會派三輛解款車去運送十多億現金,另外二輛是裝甲車,有足夠的空間,而劉一二你們的是鋪幣車,銀行的職員不會知道你們的車子比較小,所以你把所有箱子都放上車就行。』


原來係咁…

因為車後既空間唔足以放哂五億既現鈔,所以大概有三箱左右既現鈔放唔到係車後而需要放係車側門之內。

『然後呢?』阿dee追問。

『行動之日是下午午飯的時間,你們要挑一個最多人的地點把車內那三箱現鈔散落在鬧市之內。』

「但d箱應該都有保安系統?就算跌出車都冇咩可能會散落一地呀?」我問道。

『劉一二你說吧,你最清楚。』

『阿沁…你講得冇錯…』

「咁有咩方法?」

『正常途徑的確會用煙箱去裝鈔票,如果有人強行破壞個箱拎入面啲錢,個箱就會冒煙,箱入面既錢都會染成藍綠色,而唔可以用。』

「咁你仲咁鎮定…?」

『但煙箱既存量其實唔係好多,有時我地會用普通膠箱用封條膠紙黏住就算。』

「下…」

『唔好話膠箱,連紙皮箱我地都試過。』阿dee想起幫趙運黑錢一事。

「原來解款都咁唔安全…都有人偷雞做野…」

『這點你應該很清楚吧?月沁?』趙突如奇來一句。

「………」可惡,又畀佢借機會抽我水。


『話就說完了,你們離開以後自己去尋找一下長沙灣總部到筲箕灣銀行金庫的路線圖吧,別說我沒提你們喔,記得別用家裡的電腦去搜尋。』

…………


『話說完了,你們可以離開。』

「下…?就係咁?咁我要做d咩?hyuna又要做d咩?我地咁做對你有咩好處?」


我聽哂成個過程,由頭到尾都冇提過趙政祺會有啲咩明顯既利益關係。

單單係將三箱現鈔散落係鬧市,最多都只係會被新聞所大肆報道。

無請係傳媒,定係警察,抑或係重案組都好,都只係會全力調查呢件事…

呢件「意外」成因。

就咁諗已經預計到阿dee將會被扣查多一次,而且分分鐘係一件轟動全港既事。

但,趙政祺咁做,將所有注意力吸引走,佢到底要做啲咩野?

不過佢諗到用第三方既金錢去制造混亂,想必佢計劃所得既利益,遠遠唔止呢個數。


『我沒必要回答,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全力支援劉一二就可以。』

「我要點支援…?」

『很簡單,你最自豪的不是應變能力嗎?』

………………

趙續道:『你只需要勘察一下當日有可能的行車路線,再沿途蒐集所有附近大廈的天眼攝影機位置,還有行動當天製造一些小混亂分散劉一二隊員的注意就可以了。』

………

『至於劉一二,你不只是當天才有事情要做,你還要準備"缺口"。』

『缺…口…?』阿dee不明白。

『沒錯,就是車子側門的缺口。』

『要點整…?』

『那自然就是你的事了,你自己想,光是一道普通的門,又不是保安門,對你來說要把它弄壞,又或是裝成日久失修,應該不難吧?』

『我……』

『不要再磨蹭了,走吧。』

我站起說:「等等!你仲有一個問題未答我。」

『哦…?』趙政祺一伸懶腰,悠閒地躺在沙發:『還有什麼事?』

「你要我地做呢個煙幕,將所有傳媒、警力視線都轉移,到底對你有咩好處!?」

『關你屁事?』

「你……」

『我有必要跟你說嗎?』

「……我地有權知…」

『你別逗我笑了,你若知道了,豈不是知道我的動機?』

「………」

『月沁,你可別誤會我是看上你的才能,別以為自己有多重要,你只是我其中一隻棋子罷了!把自己看那麼高?真可笑。』

『阿沁,算啦。』

「…………」我緊握雙拳。

『不過有關利益的事,相信你女朋友會知道吧?』

我橫了一眼:「hyuna…會知道…?」

『哈哈,當然了,不然你以為她只是傳達訊息而已嗎?』


Hyuna從剛剛到現在都一語不發,就好似一隻冇靈魂既木偶一樣;叫佢講就講,收聲就收聲。

而且佢半眼既眼神交流都冇同我接觸,一心只係專注咁聽趙政祺講行動既內容。

甚至,比我地聽得更加專心。

我地都知道呢樣係關乎自己,同身邊既人生命既事,所以我地聽到不合理既疑點會提出疑問。

但hyuna竟然冇…就好似完全信任趙政祺既計劃一樣。


唔通佢比人洗左腦?唔會……呢個世界邊有啲咁既野…

不過從佢動態睇得出,佢比我地身負既責任好似更沈重咁樣。


「hyuna…你可唔可以講我知…?」


佢望左我一眼,沒有任何回答。

比陌生人更冷淡既眼神。


『你就試試吧,看看她會不會說嚕?就用你那自豪的嘴巴去說服她吧。反正知道了我也沒有影響。反而她會告訴你的話,我可掉眼鏡了呢!』

「Hyuna…」

『行喇…我地先離開呢度啦…』hyuna企起身準備走。



到底你有咩苦衷…

趙政祺既目的…又係為左啲咩…

為什麼我總覺得…你當初做既事…

好似…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