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

有咩可能!趙政祺搵上阿dee,都係因為留意到我先會搵我身邊既人。

Hyuna有咩可能比我更加早認識趙政祺?


「下?!果時我地仲拍緊拖,你冇同我講既!?」

『我……』她欲言又止。



「果時佢應該仲未係老闆,你係點識到佢?仲有兩年前佢搵你做咩事?佢呢種人只會利用人!你做咩唔同我講!?」

『阿沁…』

「點解你唔同我講呀!我真係冇睇錯你,你果然冇當過我係你男朋友。」

『你錯啦……』hyuna歎氣:『兩年前…我當然有同阿沁你講…』




「有同我講…?」


『嗯…不過果時你只係掛住打機…冇聽入耳…』

「下…?」

『其實…阿沁你自己都應該知道,過左頭兩年熱戀期之後…你有冇發覺自己已經冇咁鍾意我…?』

我否認:「邊…邊係…」



『傻瓜,我感覺得到架…』

「………」我沈默。


『其實我一直每日都臨訓前都會打電話比你…從第一年你會唔肯比我收線…到第二年傾一陣就收線…去到最近呢兩年…你已經唔再想同我傾喇…』

「乜係咩…」

『你當然唔知喇,因為你已經冷淡左喇嘛…』

「Sorry…」

『不過我冇怪你~』hyuna眼角閃著淚光:『其實每晚你願意聽我講,就算,我知道你冇心聽都好,只要臨訓前可以聽到你把聲…就算係敷衍,我都心滿意足…』



「hyuna…」

『唔緊要啦…都過左去…仲提黎做咩呢~我冇事啊~』

「對唔住…我一直忽略左你。」

『不過…我知道阿沁你係好專一既~』

「點解?」

『直覺囉~』

「車…呢啲都好信既。」



『係呢…呢半年黎…你過得幾好嘛…?』

「好好,我總算搵到第一桶金。」應該係呃到第一桶金。

『嘻~傻仔…』hyuna好似睇穿我咁:『扮咩喎…肯定做埋哂d危險野啦~』

「總好過畀你睇唔起。」

『你肯努力…咁就好喇…』她露出一個安慰的微笑。

「咁你呢?…你幾好嘛?」

『我?都係咁啦…………』

「嘩,你咁叫答左我架喇?~」



『我係點…你有眼睇到架嘛…傻瓜。』

「咁你同果個人…佢點?」

『邊個?』hyuna好奇問。

「咪扮啦…果件肥佬經理呀!」一諗起就無名火起。

『……呀~!我肚餓啦!一齊行咯?』

「咪以為拉開話題呢招有用。」

『咦呀…黎啦~黎啦~去到先講啦…呢度好曬好熱好多蚊呀~』



「怕左你。」


望住hyuna呢個表情,一切就好似返到去初初相識佢果時一樣咁鍾意扭計,咁鍾意撒嬌。

於是,我帶住佢去到新城市廣場,入面一間我地曾經拍拖時成日去既快餐店內。

果時我地冇錢,冇事業,冇包袱,輕輕鬆鬆…優哉悠哉。

可惜事過境遷,今日既我地重遊舊地,地點無變,可惜我地既關係已經變左。

如果可以,我希望時光可以重返一次過去。


就算平凡都唔緊要,我會慢慢儲錢,我唔會再掛住打機,努力為同hyuna既將來而打拼。

比起夢想,比起金錢,比起名利;到呢一刻我先發覺另一半先係最重要既事。

我好後悔,當初hyuna講分手…我就連問都冇問,完全無挽救就放棄左佢。

hyuna講得好岩,變淡左既…可能真係我都未定。


「hyuna…」

『食咩好~?』

「你當初…點解要同我分手既?」

『你唔記得左喇咩…』

「唔係,」我搖頭:「我怕記錯左姐。」

『我咪話我要既野你比唔到我囉~』

她是答得如此輕鬆。

「你要既…真係就係錢咁簡單?係咪?」

hyuna冷笑地搖頭:『正確黎講…係你做唔到承諾。』

「承諾…?我邊有,我一直都對你好專一,又冇出去玩…!」

『你仲記得…你話想幾歲結婚嘛…?』

「下?我有講過咩?」

『哈…你有,但當時我同你仲未係埋一齊架…』

「幾時?」我有點出奇。

『就係…我地岩岩相識時…有一次我問起你…』

「咁我答你咩?」

『你呀~』她欲言又止:『唔記得左囉~』


「點會!你講啦,你講左可能我有印象記得返呢?」

『重要咩?』hyuna反問。

「………」





『阿沁…我地…已經返唔到轉頭。』hyuna追問:『你頭先唔係想問趙政祺啲野架咩?』

「嗯…」

『如果……』hyuna凝視著我雙眼:『只比你問一個問題,你會想問當初我地既事定…』




我沒有考慮:「結婚…」



『嗯…?』

「我係咪講過我二十六歲要娶你?」


『你…』hyuna低下頭:『你應該揀問趙政祺既事…咁會對你有好處…』


「二十六歲,我記得,我話過二十六歲要娶你,係咪?」

『………』



Hyuna無回答我,係我講完呢一句之後,佢剎那間呆左咁望住我。

然後就低下頭,逃避我眼神…雖然,只係好微細…好細好細…但,我清楚見到有一滴眼淚…

從她臉上…滑到下巴…儘管佢扮得有幾唔在乎我。


「對唔住…」我拎出紙巾。

『唔緊要…估唔到你仲記得…』



原來,係我曾經承諾過呢件事。

雖然,呢句只係我地仲未正式一齊時閒談間既一句說話…但原來hyuna一直都記係心入面。

二十六歲結婚,的確係好多人小時候既夢想。

但出左社會做野幾年就會發覺,根本冇本事,甚至冇錢去結婚。

所以日子就會不斷推後…推到…永無了期。

到最後就會變到好似我咁,連自己講過呢番說話都唔記得。

而另一方既女仔…就會好傻咁因為一句簡單既說話,而盲目咁愛上男仔。

即使身邊有幾多優秀既追求者,有幾多有錢既富二代都好,

只係一句,就令到hyuna對我耿耿於懷…

而我卻將之拋諸腦後,無行動…無計劃…

掐指一算,我今年已經二十五歲…過多年就廿六…三十都黎緊。

但我既人生仲係渾渾噩噩咁,亦難怪…hyuna會做出呢個決定。


儘管我而家有足夠既金錢,儘管我地可以係返埋一齊,

儘管我地仍然深愛著對方…我地都唔會有開花結果既一日。

因為我知道三個月後,可能就係我人生中既最後一天。


「係呢,你仲未講…你…同佢而家點?」

『我……冇同佢一齊喇…』

「點解?」

『唔…你問我點解呀…?唔知啊…不過佢都唔係公司lu~』

「下?咁突然…咁佢去左邊?」

『我都唔知…就好似人間蒸發左咁樣~有啲人話佢爭人錢,有啲人又話佢得罪左人…咁囉。』hyuna托著頭想。

「咁你…」

『哎呀~唔好再講啦~~』hyuna扁著小嘴:『快啲快啲叫野食喇~我要雞翼~』

「好好好……」


呢一餐飯…係我呢大半年黎食得最安穩…最幸福快樂既一餐飯。

若非我們背負住沈重既包袱,呢一切彷彿都回到以前一樣。

眼前既呢個女仔…係我最深愛既人…呢一點一直都冇變。

佢既一顰一笑,都喚醒緊我內心深處既快樂回憶。


『走囉?』

「嗯?」

『反正都食完…唔好阻住人等位嘛…』她望著旁邊說。

「哦…好……」我好想時光係呢一刻停落黎。

『咁…我行呢邊搭車喇。』

「我行果邊。」

『咁…有指令…我再call你?』

「嗯,好…」

『咁…拜拜…』

「拜拜…。」



現實,我同佢只係合作既伙伴。

一切都無辦法回到重前。

到左聽日,我又變返孤獨一人…

不過我冇時間諗呢啲野,我必須計劃聽日要勘察既事情先算。


反正緣份既野…未到最後都未知結果既…係咪?